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山中修行者(李亦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此时天色已晚,李亦背着女孩走了许久,周围竟然变的越发荒凉,再加上天色昏暗,又分不清东南西北,最后竟然迷路了!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,出门又遇堵山石,天上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而且雨越下越大,时不时的

书评专区

自由庭园岛的赵清思:写的很好非常精彩

爱新觉罗丶崇祯:谢谢大家的支持,我一定用心雕琢这本书,给大家带来一场视觉盛宴,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!

哒啦哒啦哒哒哒哒:有点东西,还很多!

山中修行者

山中修行者》免费阅读

此时天色已晚,李亦背着女孩走了许久,周围竟然变的越发荒凉,再加上天色昏暗,又分不清东南西北,最后竟然迷路了!

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,出门又遇堵山石,天上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,而且雨越下越大,时不时的还伴随着轰隆雷声。

每次一打雷,李亦背上的女孩就颤抖一下,急忙将头紧贴李亦,看得出很是害怕。

而李亦就完全不受影响,从小在山上长大,野外本领那是一绝,这点雷雨对他来讲,就如毛毛雨。

李亦不害怕,但他知道女孩肯定很害怕,想了想还是准备赶快找一个藏身之所,等雨停了之后再找出路。

可在这陌生的环境中,又失去了方向,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深入了丛林,而且时不时又惊起夜游的飞鸟,冷不丁的很是吓人。

古人云:人间恐怖三场景,旧楼、枯井、黑森林。李亦和女孩现在是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。

漆黑的森林仿佛空无一物,但胡思乱想中又可以幻化一切,牛鬼蛇神、妖魔鬼怪,或有?或无?谁能说请!或许下一刻就会出现在眼前,又或许一转身就会来一个碰面,好不渗人。

此时两人已经被雨水淋了个通透,李亦还好,但女孩已经瑟瑟发抖,不止是冷还是怕,所以寻找避身之所那是迫在眉睫了。

可世间之事都有一个定律,那就是越想找到什么就越找不到,而且人之不如意,十之八九。

一番寻找,别说蔽身之所,就连遮雨的密林之下都时不时的有果子掉下来硬生生的砸在头上,两个人只好继续摸索着前行。

李亦扶着树,伸出脚往前探索,突然,手上不知道被什么虫子咬了一下,瞬间感受到了刺骨之痛,不由的甩了甩手,可就是这一下甩手,脚下一滑,突然失去了平衡,背着小女孩倒了下去。

原本李亦以为只是简单的摔倒,反正这一路上也摔了不少,也是不以为意,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倒,两人的身形就犹如皮球一般,直接滚圆,而且越来越快,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。

女孩此时已经吓得尖叫起来,好在李亦听声辨位,一把抓住了女孩,将它紧紧的抱住,并伸出手护住了她的头。

两人就这样一直往下滚,也不知道滚了多久,突然轰的一声,两人还来不及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,瞬间就变得透心凉,竟然掉进水里。

本以为掉进水里就结束了,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乎人的意料,正所谓刚出虎穴,又入狼窝。

两人掉进的竟然是湍急的湖水,而且寒冷刺骨,不时还被卷入水中。

李亦是山上长大的孩子,从小到大也就只见过桶里的水,算是一只彻头彻尾的旱鸭子,不过好在李亦有着秘术护身,就算在这情急之下,一口气也能憋很久。

可小女孩的情况就不乐观了,已经喝了好几口水,呛的直咳嗽。

发现此情况,李亦顾不上那么多,紧紧的抓住女孩,拼命的将她往上举,让她的头能伸出水面,不至于呛水。

一时间两人算是稳定了下来,女孩子也从惊吓中恢复过来,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,颤抖着声音问道:“怎么办?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!”。

李亦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说丧气话,虽然他自己心里也没底,但还是强装镇定安慰道:“放心吧!有我在,我们不会有事的!”。

绝境中的鼓励显得尤为重要,听了李亦的话,女孩心安了不少,两人就这样顺水漂流。

说也奇怪,不知道是因为被冲的太远还是天气骤变的原因,天上的雨水竟然停止了,转而露出皎洁的月光。

有了月光的照耀,两人这才看清了身边的景象,那是一条无比宽阔的江河,两人此时正在江河中间漂流,难怪刚才李亦想要往河边挣扎,可费了半天的劲,仍然没有要靠岸的迹象,又加上要保留体力托着女孩,只好作罢。

可能是刚才把霉运用完了,原本湍急的河水竟然慢慢变得安静平缓,并且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一面镜子,平静而又祥和,与刚才的汹涌之势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而李亦和女孩就犹如那镜中之人,人与景相衬,唯美两绝伦。

虽身处于绝美之境中,可二人却没有任何欣赏美景的心情。

可谓是:

夜渡春江天上水,无心赏这月下美。

不是无心不识趣,只是忧心怎返回。

两人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快离开这冰冷的湖水,再找个地方取暖也就知足了,不过要是再弄点吃的,那就更加要完美了,人就是这么不知足。

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漂流,李亦也慢慢掌握了技巧,套用爷爷经常说的一句话“顺势而行”,李亦托着女孩,在河水的推波助澜之下,慢慢的靠了岸。

就是上岸的一霎那,李亦身子一软,直接倒了下去,好在下面是柔软的沙砾,索性就躺在沙砾上休息。

女孩可能也是因为在水里泡了太久,一上岸也是腿下一软,倒了下去,刚好就倒在李亦的身上。

两人这一路都是相拥而行,也不觉得有何不妥,竟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,可能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吧!

休息了片刻,李亦体力恢复了不少,抬起头准备起身,可发现女孩竟然趴在自己的胸前睡着了。

李亦与女孩虽是同桌,也有过交集,可从未仔细看过女孩到底长什么样子,现在李亦才有机会仔细打量。

月光下的女孩,生的一副好面容,琼鼻柳眉、凝脂娇媚,虽是有些娇嫩,但不碍为美人坯子。

李亦这山里出来的土包子,以前见女人都少见,更别说这么零距离的接触,而且还是这么美的美人胚子,看着看着就移不开视线了。

怎么形容呢?就是没出息吧!

李亦不忍心打破这么旖旎的氛围,就这样一直看着女孩,心想着“她不睡醒,我不动!那怕山水有相逢!”。

但是,美妙的时光往往很短暂,一阵寒风吹过,再加上二人全身湿透,就连李亦这种身体素质上佳的阳刚小伙都忍不住打个寒颤,更别说那柔柔弱弱的女孩了。

女孩睡梦中都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,下一刻就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还压着李亦,急忙起身表示歉意:“不,不好意思!”。

“没事没事,我不打紧的,主要是你,你没事吧?”,不知道是因为人家小姑娘长的漂亮还是怎么的,李亦那态度是说不出的谄媚,与之前那个高冷清淡的李亦判若两人。

“我没事,我们先离开这里吧!”,还是女孩率先提议,李亦这才起身背起女孩继续前行。

有了月光的指引,李亦走的没那么艰难了,而且大概能看清他们现在的处境,已经不再是刚才的峰峦林立、悬崖纵深,转而变成了平缓之地,继续前行竟然变成了耕地,这让二人那是喜出望外,放下了悬着的心。

耕地边往往就是路,这一点李亦很是清楚,果不其然不费任何功夫就找到了一条路,有路就有人家,有人家就能把这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换了!如果再吃点东西告慰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,那就更好了。

此时的李亦已经是望梅止渴了,一扫刚才迷路时的颓废,浑身充满了力气,背着女孩大步大步的往前行,沿路而行,在穿过一片桃林之后,忽然见得前方有零星亮光,那赫然是一片村庄,可把两人高兴坏了。

不由分说,再次加速。

千米距离,转瞬即至。

初入村庄,本着深夜不扰民的初衷,李亦一路上都是轻手轻脚,不吵不闹,其实也是怕惊醒村中游狗,带来不便。

可说也奇怪,村子的规模并不小,居然一条狗都没有,而且安静的出奇,这让李亦很是差异。

不过想到已是深夜,也就没有多想,赶快找个人家换身衣服吃顿饱饭才是重中之重。

正所谓:选不如撞,与其去选一家敲门,不如就眼前这一家,李亦背着女孩是就准备上前敲门。

可走近之后才发现眼前的这家是一栋奇怪的木楼,为何称为奇怪呢?因为这木楼不但颜色多异,就连造型也是独行特立,看起来总是觉得怪异。

但转念一想,在这陌生的地方,可能风俗就是这样,所以李亦也就不在纠结,抬起手就开始敲门。

“咚咚咚!”

李亦敲了几下,没反应。

“咚咚咚!”

又敲了几下,还是没反应。

见屋里许久没有反应,李亦以为是睡的太沉,转身准备另换一家,可没走两步,身后突然就传来询问声:“你们是谁?”。

这声音来的太突然,吓的李亦和女孩不由得身子一颤,李亦急忙转身查看,发现门外站着一人,借着月光,只识得模糊表样,中年模样,干瘦修长。

见到有人,李亦没功夫去想这人为什么没有一点动静就出了门,满心都是换身干净的衣服,吃一顿饱饭,完全把自己清修几天不进食的本领忘在九霄云外了。

“大哥,你好!深夜来访,如有冒犯,请多包涵!是这样的,我们一时迷失了方向走错了路,又掉进了河里,现在是又冷又饿,冒昧想跟你讨两件干净的衣裳换洗一下,要是你再让我们吃顿饱饭,那我们就更感谢你了,嘿嘿!”。

不知不觉间,李亦的性格居然都发生了变化,换做以前,这些话他是绝对说不出口,不知是因为这些天接触了各色各样的人还是经历了各种各类的事,像是掉进了世俗的大染缸,性格都发生了变化,竟然有些厚脸皮了。

“哦!这样啊!那……”

可干瘦男子话还没说完,背后突然就多了一女人,打断他的话道:“明哥,怎么了?发生什么事了?”。

干瘦男子立马回答道:“哦,莲妹,你别怕,他们没有恶意,只是想借两件衣服换换,再吃顿饭!不必多虑!”。

“哦!是这样啊!那赶快请他们进来吧!”,女人这才从明哥背后走了出来。

看着又突然的出现女人,李亦不由的眉头一皱,觉得不对劲,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。

虽然满心好奇,但听到人家同意,李亦还是急忙上前致谢,又是一通感谢之词,这次李亦自己都发现了自己的变化,忍不住为之一愣,心里感叹,这么快我就变了吗?

“小兄弟,你快进来啊!”,明哥见到李亦还站在那里,开口提醒。

“哦!”,李亦这才回过神来,背着女孩走了进去。

一进屋,李亦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,像在那里闻到过,可一时间想不起来,也就只好作罢,弯下腰将女孩放在凳子上,抬起头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。

眼前的屋子一片昏暗,只有两根蜡烛散发出微微亮光。

用蜡烛照亮李亦还是第一次见到,就算是自己跟爷爷住在山顶之上也是有煤油灯照亮,最起码比蜡烛亮很多,真是奇怪。

很快,明哥就拿着两套衣服就走了出来分别递给李亦和女孩,李亦看着手里的衣服,又是一阵奇怪,那是从未见过的花纹与服饰。

这次不止是李亦觉得奇怪,就连女孩也有些发懵,手里的衣服怎么看怎么怪异,但两人也没多想,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才是首要的。

“额,你们是一起换还是分开换啊?”,明哥站在那里,没来头的来了一句,弄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。

莲妹立马白了他一眼道:“他们还是孩子,你乱说什么?。你们别介意,他这人平时就这样,说话不经过脑子,小妹妹,你跟我来!小弟,你跟明哥去那屋!”

莲妹扶着女孩去了旁边的房间换衣服,而明哥就带着李亦去了另一间。

换掉身上湿漉漉的衣服,李亦忍不住伸了个懒腰,那感觉太舒服了。

片刻功夫,女孩也换好了衣服,两人相视一眼,同时忍不住大笑起来,因为他们两人身上的衣服实在是太怪了,那风格都不知道是什么旧年代的产物,跟现在那是格格不入。

两人还在嬉笑,突然不知是谁的肚子开始咕咕鸣叫,像是在抗议他们衣服换好了,不知道肚子还在受罪吗?也不知道赶快吃点东西垫一垫。

察言观色还是女人更加细心,莲妹听到了肚子抗议的声音,急忙转身去厨房忙活。

一会儿功夫,几个菜就摆在了桌上,李亦二人早已是饥肠辘辘,也不等主人家招呼,自顾自的就上桌就开动。

李亦从小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,桌上的饭菜对于他来讲已经很不错了,吃的是津津有味。

可女孩就不是很自然了,虽然她已是饥饿难耐,但桌上饭菜的味道让她有些难以下咽,而且口感也是极为怪异,跟平常吃的饭菜完全是大相径庭,而且还有一种奇特的气味,让女孩吃的很是别扭。

趁明哥和阿莲离开之际,小女孩用手肘碰了碰李亦。

“怎么了?”,李亦就跟饿死鬼投胎似的,嘴里塞的满满的,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。

“你不觉得这饭菜的味道很奇怪吗?”,女孩忍不住问道。

“奇怪?挺好吃的啊!你要是吃上十几年树根野草,那你就不会觉得有难吃的东西了!快吃吧!吃了好睡觉,休息好了明天好赶路!”,李亦继续大快朵颐。

可小女孩怎么也没有胃口,强行的吃了几口之后还是无法习惯,也就放下了筷子,看着李亦吃。

李亦见女孩不吃,他也不客气,一阵风卷残云,一桌饭菜被他霍霍个精光。

待李亦放下筷子,阿莲也收拾好了床铺,招呼女孩去休息,但李亦有些不放心,让明哥帮他在女孩的床前打了个地铺,女孩睡床上,李亦就睡床下。

这样的安排,女孩也是乐于接受,毕竟一起经历过生死,男女有别已经不用那么在意,而且现在又是在陌生人家睡觉,总是有些担心,所以两人睡的近一点也算有个照应。

经过一天的折腾,两人早就疲惫不堪,很快就进入梦乡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山中修行者(李亦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