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文占,辅国大将军小说免费阅读

窦璇一丈的身高在人群中,如同鹤立鸡群;六尺长刀加上他的臂展,接近一丈,一刀横扫出去,覆盖范围惊人。青甲军中不泛骁勇之辈,利用灵活的身姿躲过长刀横扫,贴近之后想要解决眼前给他们带来麻烦的敌人。谁知窦璇突

书评专区

辅国大将军

辅国大将军》免费阅读

窦璇一丈的身高在人群中,如同鹤立鸡群;六尺长刀加上他的臂展,接近一丈,一刀横扫出去,覆盖范围惊人。

青甲军中不泛骁勇之辈,利用灵活的身姿躲过长刀横扫,贴近之后想要解决眼前给他们带来麻烦的敌人。

谁知窦璇突然展现出惊人的反应能力、以及速度……左肩往前一顶,被重甲覆盖的身躯,有着堪比野牛的破坏力,他身前的青甲军被撞得口吐鲜血的倒飞出去,并撞倒两人后才停下来!

窦德虽没有他弟弟那般高大身躯,但他的力量却不会逊色太多,几个月的训练之后,他的反应以及出手速度远超常人,站在敌军中,稳如泰山。

三人里,也就只有文占稍弱,但是有肖继和刘毅的长枪帮忙,一时间倒也没有危险。

站在高台上的壮汉将战场尽收眼底,肖继一行人深入己方军阵,引起了不小的混乱;让原本实力有差距的两方,战果变得更加悬殊起来。

原本就怒火中烧,看到这样的场景,他捻指搭箭,锁定人群中异常显眼的窦璇,松开了带着扳指的手指。

“咻~”刺耳的破空声响起,箭矢直指窦璇面门。

二石长弓射出的箭矢(此处一石为60公斤),如此近距离下,即便是重甲都不一定能防得住,若是被射中面门,断无活命的道理。

一根长枪突尤的从窦德身后窜出,如闪电般拍在箭矢侧身,让其偏移了些方向,落在窦璇身侧的位置,堪堪救下了窦璇一条命。

箭矢没入地面,深达一尺有余!

能有这样身手的,只有肖继。

看着高台上的壮汉将军,肖继脸色阴沉。

壮汉将军似乎认识他,脸上露出意外之色:“肖继?”

激战中的肖继没听到他的自语,挑偏了箭矢之后,他的神色变得凝重,眼角始终注意着壮汉将军所在的方向。

被一个能用二石弓的神射手盯上,即便是肖继,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,电光火石之间,他没有把握每次准确挑飞箭矢,稍有大意,有可能就是一条人命!

壮汉将军神色复杂的看着战场,手上的长弓几次抬起,又放下……最终,他还是没有再射出一箭。

青甲军面对虞巢人显得有些无力,几次的交战,几乎都已溃败告终。

本以为是被骑兵的战斗方式克制,面对同样是步兵的霍家军,应该可以一战才是。

但是,等真正面对霍家军的时候,他们才发现,自己实力跟面对什么兵种似乎没有关系。

全身重甲的霍家军,凶煞之气并不比虞巢人差;等死伤的人渐渐多起来之后,青甲军的溃败之势逐渐显现。

“将军,死伤太多,回头跟丞相不好交代啊。”身旁的副将提醒壮汉。

壮汉将军看着溃败的青甲军,面露沉思……

一车车的粮草,由随着霍家军前来的民夫推搡着出了军营。

双方不敢闹得太大,都是互相试探;从劫粮,到双方发生冲突,一切都在两位将军的预料之中。

霍家军只带了三营将士,真正参加战斗的,只有一营;青甲军参加战斗的,同样只有一营将士。

“肖继。”壮汉将军喊了声。

“是庞德啊。”肖继走上前,笑了笑,没有小兵见到将军的拘束,倒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,在他胸口轻轻打了一拳。

“你还是个伍长?”庞德眉头微蹙。

“是啊,你都成将军了。”肖继自嘲的笑了笑。

“他还是不肯放过你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肖继叹了口气:“这么多年了,他虽然没有刻意针对过我,但是两家的世仇摆在那,谁又敢去触霉头呢?”

“大将军还怕他?”庞德有些不信。

“倒不是怕,只是不想节外生枝。”肖继神色平淡:“大将军要对付虞巢人,没空跟他多做纠缠。”

“说到底,是你自己不愿意大将军牵扯进来吧?”庞德叹了口气。

“如今不也挺好吗?”肖继无所谓的道:“就算不统兵,我照样能发挥作用,照样能击杀虞巢人。”

“倒是你,虽然成了将军,但是你手上的这些兵卒,有点不堪一击啊。”肖继再次开启嘲讽模式。

八月里的草原气候微凉,地上的青草已经开始泛黄;再不久,等草原彻底枯黄之后,虞巢人就只能用囤积的草料,来喂养牲畜,艰难地过完整个秋冬。

野狼会在冬季缺少吃食的时候,踏进不属于它的领地,袭击人类的牲畜,甚至人类本身;虞巢人在冬季的时候,得时时刻刻的提防野狼袭击自己的羊群。

或许是从野狼那里得到了启发,又或许是因为别的原因,当他们发现楚国人在他们面前如同羊群一般柔弱的时候,他们便如同野狼一般,对楚国发动劫掠性质的战争。

这么多年,每次战争过后,虞巢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收获,这些收获,会让他们在比较难熬的秋冬之际,过得舒服许多。

看着地上逐渐泛黄的草原,肖继目光深沉;夕阳如虹,将整个草原染得红彤彤,就像是整个草原燃烧起来了一般。

回到自己的营地之后,他罕见的沉默下来,脸上的神色证明,他之前面对庞德的开朗,是装出来的。

真的不在意吗?

满腹韬略无处施展,怎可能不在意!

破家之恨,又怎可能轻易忘却?

可是呀,形势不饶人;他能活着,他还能上战场,是托了朝中许多大臣和将军的福,这些都是他父亲遗留下的恩情,他无颜要求太多。

“我还年轻,就算熬,也能熬死他!”许多时候,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他父亲一辈子跟虞巢人厮杀,将安定边关、平定虞巢之乱当作平生夙愿,然而,却半途死在官场的尔虞我诈之中。

他这个做儿子的,年轻的时候没能孝敬他,说不得,只能继承父亲的遗志,替他完成平生夙愿。

眼角有些潮湿,他用双手大拇指按了按太阳穴,顺便带走了属于眼睛的湿润。

这么多年的煎熬,有时候,他只想凭借自己的武力,潜入那老家伙的家中,将其在睡梦中杀死。

以他的身手,这样做成功的几率很大!

可是转念想到自己的母亲和妹子,他又生生按捺住自己内心的冲动,任凭愤怒与屈辱在胸膛燃烧,也不敢有所动作。

这些年的憋屈和压抑,让他的脾气变得怪异,像是被按住脖颈的猛虎,不停挣扎,却挣脱不了,还弄得自己遍体鳞伤。

他掩饰得很好,即便心中早已伤痕累累,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恨意;即便是最了解他的人,也只是觉得他说话变得刻薄了些,并无其他异样。

“就算熬,我也能熬死他!”夕阳下,他咬牙切齿的呢喃。

他的心情,就和此刻燃烧的草原一般。

报仇——肖继已经不做奢望了;他只祈望有一天,能重建肖家军,再次和虞巢人作战,完成父亲的遗愿。

只是……他自己心里清楚,事情,恐怕很难按照他的设想的轨迹行走。

不除掉自己,那老家伙恐怕下到黄泉都不安心。

如今的形势让他绝望,所以,他才会在面对虞巢人的时候,那般疯狂。

似乎,每杀掉一个虞巢人,他对他父亲的愧疚,就能减少一些!

说到底,若不是他当年行事太过鲁莽,他父亲又怎么可能死!

每每想到自己当年引来灾祸累及父亲,导致父亲身死……他懊悔之余,心痛如绞。这痛……来得那么的强烈,以至于,他都恨不得抓挠着胸膛,将那疼痛的源头撕扯出来捣碎掉。

懊恼、心痛、愤怒……诸多情绪在这无人旁观的时候,真实浮现于他脸上。

“你们快些来吧,快些来吧!”看着如火焰般的草原,他神色狰狞、疯狂 ……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文占,辅国大将军小说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