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窦阮阮宋时烨小说《捡来的太子爷今天也在装穷》全文免费阅读

两方僵持,窦阮阮一动不敢动。太可怕了!窦阮阮努力把快要渗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。又有人进来了,警察叔叔拿着文件夹站在病房门口:“谁打了谁?谁又想赖掉医药费?”四只手都指向了窦阮阮,窦阮阮抬头,张大了嘴,震

书评专区

焦糖奶油冻:就真的灰常灰常灰常好看!!!

我有一只羊:那个……这是我写书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本言情……(*/∇\*)
求轻喷,求手下留情……(*/∇\*)
因为历史原因会不自觉的着重刻画男主,我也在努力调整……希望大家能看得高兴……(*/∇\*)
还有打分的时候球球了……(*/∇\*)

捡来的太子爷今天也在装穷

捡来的太子爷今天也在装穷》免费阅读

两方僵持,窦阮阮一动不敢动。

太可怕了!窦阮阮努力把快要渗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。

又有人进来了,警察叔叔拿着文件夹站在病房门口:“谁打了谁?谁又想赖掉医药费?”

四只手都指向了窦阮阮,窦阮阮抬头,张大了嘴,震惊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“就是她!”小护士义愤填膺,“可凶了!把老公打进了医院!还企图丢下人擅自跑路!”

医生摇头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……”

宋时烨机械重复:“老婆,不要丢下我,老婆,不要丢下我。”

成为众矢之的的窦阮阮一度试图辩解,但警察叔叔的表情太凶了,迫于警察叔叔的威严,愣是被压制得战战兢兢开不了口。

警察叔叔上前几步,站在了窦阮阮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坐在椅子上的小红裙,义正言辞的问道:“叫什么名字?把身份证拿出来,还有他是不是你打伤的?!”

窦阮阮猛然回神,不是我不是我!真的不是我打的!这个不能认!这个认了就完了!

宋时烨的胳膊开始被人剧烈摇动,小红裙眼巴巴的盯着宋时烨:“我没有打你!我真没有打你!你记得的对不对!你快说呀!快说呀!你这伤不是我打的!”

宋时烨扭头,看了窦阮阮一眼,又神情落寞的把头低了下去,语气委屈:“对,不是她动的手,是我自己嗑的。”

窦阮阮:“……”

当窦阮阮发现季磐出轨的时候,窦阮阮都没有这么憋屈过。

但是当病床上的男人一遍一遍的反复澄清:“不是,不是她打的,真的是我自己磕的。”

“对,是我,都是我的错。”

“警察同志,我不报警,别记,误会,都是误会。”

“其实她对我挺好的。”

窦阮阮只想掬一把辛酸泪。

宋时烨说得情真意切,眼皮微微耷拉着,不动声色的营造出了些许的卑微感,看得警察叔叔与小护士心头一软。

整个病房里只有窦阮阮的拳头硬了。

“你老公对你不挺好的么?!”警察叔叔笔尖对着窦阮阮一点一点,“怎么日子就不能好好过?!”

窦阮阮低眉顺眼:“是、是。”

警察叔叔:“有话说话!动什么手?两个人能走到一起不容易!且行且珍惜!不要作!”

窦阮阮继续妥协:“是、是。”

估计是看窦阮阮认错态度良好,警察叔叔拉了拉衣领,对着身后的小护士点了点头:“就这样吧,既然当事人不想报警,我们也可以暂时不予处理。如果她再敢胡闹,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小护士一身正义的陪着警察叔叔出去了,出去的时候还悄悄回头,给了宋时烨一个你尽管放心的眼神。

窦阮阮没敢动,在椅子上静静的团了五分钟。

五分钟之后,估摸着警察叔叔应该已经走远了,窦阮阮这才缓缓扭头,把放在棉被下已经硬成一块铁的拳头举了起来。

宋时烨张嘴:“警……”

窦阮阮深吸了一口气,紧成一块铁的拳头又慢慢松开,露出了掌心里的四个指甲印。

“其实你都记得。”窦阮阮悟了,“你就是想碰我的瓷,对吧?!”

宋时烨微笑,还不算太傻。

“五千七百六十一块医药费我不要了。”窦阮阮可怜巴巴的说,“我想回家,你放我回去行不行?”

宋时烨手指一摇:“不行,你走了谁管我?去给我买份早饭,敢跑?小心我找警察抓你啊。人出去,包留下。”

宋时烨把窦阮阮的小红包扣下了,窦阮阮走得一步三回头。

宋时烨皱眉的时候有点儿凶,窦阮阮都没敢大声说话:“……你不要乱翻啊。”

嘴上应着行了快走谁要翻你的东西的宋时烨,扭头就把窦阮阮的身份证翻了出来,上面的女生比现在看上去还要更稚嫩一些,眼神干净得很纯粹。

宋时烨比着身份证念了一遍:“窦阮阮。”

念完又倒着改了一下:“软豆包。”

很快软豆包回来了,一手提着稀饭卤蛋,一手提着肉饼油条。稀饭卤蛋是给宋时烨的,肉饼油条是留给自己的,但宋时烨不同意。

“谁要吃稀饭?”宋时烨伸手,“拿来,稀饭你吃,肉饼给我,软豆包。”

窦阮阮从小学就被人叫软豆包,一直叫到了高中都没能甩得掉这个绰号,越叫越软,窦阮阮不爱听,当时就有些急了。

“我不是软豆包!”窦阮阮亮出了拳头,拳头比一个鸡蛋也大不了多少,“我超凶的!”

宋时烨眯眼,眼神一凛,腮帮子用力,脸部线条瞬间又凌厉了几分,全方位演示了一遍什么叫我超凶的,然后窦阮阮麻溜的把拳头撤回去了。

窦阮阮:“……大哥,油条也要吗?”

宋时烨狂拽酷炫屌的挑了挑下巴:“必须要。”

软豆包委屈的又开始录像,只给自己开美颜,不给宋时烨开,隐晦的报复了一下。

软豆包的声音很好听,清亮如溪水,字正腔圆的,对准摄像头一字一句的说:“朋友们,你们知道什么是碰瓷吗?”

窦阮阮悄悄的把镜头转向了宋时烨:“这,就是碰瓷。”

宋时烨斜了窦阮阮一眼。

窦阮阮赶紧把镜头转了回来:“我救了他,可是他除了想赖掉我的医药费,还想长期捆绑救助,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?”

“还有这说明了什么?”

“这说明了,不光扶老人的时候要权衡权衡再权衡,扶年轻人的时候也要小心谨慎,人心险恶,一个不慎就会摊上事儿,我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
“但是我相信。”窦阮阮的音调开始变得慷慨激昂,“天理昭昭,疏而不漏,终有一日会真相大白,而我也终将沉冤得雪!碰瓷的他始终就是个碰瓷的!而好人,一生平安。”

宋时烨咽下嘴里的肉饼:“你背台词呢?有这闲工夫,还不如过来给我捏捏腿,我腿麻。”

主治医生拿着检查结果走进来的时候,窦阮阮正在给宋时烨捏腿。

主治医师语气感慨:“你早这样不就好了?非要闹到进医院算个什么事儿?”

窦阮阮只能含恨带泪的点头:“是、是。”

“行了。”主治医师摆了摆手,“检查结果出来了,没什么大问题,后脑勺暂时不要碰水,这几天好好休息,今天就可以出院了,一会儿赶紧带着他回去。”

带他回去?

回哪里去?

窦阮阮眼神迷茫。

宋时烨擦了擦手上的油,拎住窦阮阮的后衣领往上一揪:“走,回家。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窦阮阮宋时烨小说《捡来的太子爷今天也在装穷》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