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兮良,恐怖游戏,考试进行时小说免费阅读

最后还是谷梁熊吸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学游是公认的取名困难户,盗用考生名字给NPC经常发生,不用管他,我们上楼吧。”他们上到楼上,兮良还趴在阳台边缘张望,姜清馨站在兮良身后,时不时看看兮良,又望望靠在外

书评专区

恐怖游戏,考试进行时

恐怖游戏,考试进行时》免费阅读

最后还是谷梁熊吸了一口气,解释道:“学游是公认的取名困难户,盗用考生名字给NPC经常发生,不用管他,我们上楼吧。”

他们上到楼上,兮良还趴在阳台边缘张望,姜清馨站在兮良身后,时不时看看兮良,又望望靠在外窗台上的男生。

瞧见韦铭浪他们上来,兮良问道:“怎么样?那脑袋怎么回事?”

韦铭浪先拉着兮良检查了一圈,确定他没受伤,才开口道:“楼下多了一具尸体,和那脑袋一套的。”

兮良惊讶:“有考生死了?”

韦铭浪摇头:“不是考生,是NPC,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”

似乎是刚注意到兮良身后的人,韦铭浪抬抬下巴问:“他们是谁?”

兮良介绍道:“这是姜清馨,隔壁女子高中的,想和我们组队,问问你们意见。”

韦铭浪瞟了一眼谷梁熊,谷梁熊看出他询问的意思,便对着姜清馨道:“可以带着你一起,但得提前声明一句,能帮则帮,我们也只能做到量力而行,希望你理解。”

姜清馨怯生生地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谷梁熊摆摆手:“而且跟着我们的话,不要乱来,最好大部分行动都服从指挥。”

姜清馨道: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

兮良又指了指旁边的男生,道:“这位……我也不知道是谁,在楼上遇到的。”

那男生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到自己身上,抬手很随意地打了个招呼:“我叫谢柯,五中的,要是不介意,也带个我呗。”

谷梁熊不动声色地蹙了下眉头,一组人太多,目标就大,很容易吸引监考老师。

不过人多也不是没有好处,这样查找线索会更快一些,当然,前提是没人滥竽充数,等着坐享其成。

谷梁熊道:“也可以,和那位女同学的要求一样。”

谢柯脸上没什么表情,淡淡道:“可以。”

虽然说学校好几栋教学楼里,只用调查高三教学楼,但其实整个范围并不算小。

整栋教学楼有六层,最少的一层都有四间教室加上男女两间厕所,往上基本都是六间教室加男女厕所。

谷梁熊给他们五人分了三队,一队检查两层,看看教室里有什么线索。

本来谷梁熊的意思是,他自己一人一队,韦铭浪和兮良分别带一人,但是韦铭浪没同意,非要和兮良一队,硬是把姜清馨挤开了。

姜清馨含着眼泪盯住兮良,并不想和那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谢柯一组。

最后谷梁熊没办法,打算不然干脆只分两组。

谢柯在这时举手道:“我一人就行,你带着那小姑娘吧。”

谷梁熊看向姜清馨,目光询问她的意见。

姜清馨见那边韦铭浪没有让步的意思,再看谷梁熊人高马大的,性子也还不错,便同意了。

兮良和韦铭浪负责查探最上面两层,兮良觉得一人一层会更快些,韦铭浪不放心,两人就先上了最上面一层。

在顶层走廊的时候,兮良往体育馆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因为站得高了,视线也好,没有太多树木的遮挡,兮良甚至能看到篮球馆旁边的游泳馆阳台站了两个人。

那两人有点奇怪,看起来仿佛是在吵架,一人推了另一个人,另一人撞上旁边的射灯。

强烈的光线突然打过来,兮良慌忙抬手挡了一下,等光线过去,他再看的时候,那边游泳馆顶上已经没人了。

韦铭浪扶住被光刺激得流眼泪的兮良,问:“还好吧?眼睛有事吗?”

兮良摆摆手:“没什么事,就是我刚才看到游泳馆楼上有人,突然一下又没了。”

韦铭浪瞧了一会儿道:“没看到有人啊,你看错了吧。”

体育馆楼上的射灯是会转动的,虽然一般不往教学楼这边转,但也不是绝对的,所以谁也说不清刚才到底是射灯自己转过来了,还是有人撞上了射灯才转过来的。

兮良挠挠头道:“可能是我看错了吧。”

他们学校的体育馆比较老,就分了篮球馆和游泳馆,篮球馆在他们进考场的时候就亮着灯,游泳馆却没灯,那应该不会有人跑到游泳馆上头去,毕竟亮灯的地方可能有线索这一点,不会只有他们一群人发现。

最上头一层教室没什么异样,到是下了一层后,两人在九班教室发现一张翻倒的桌子。

兮良把桌子扶起来,从桌肚掉出来一本薄薄的本子,打开去看,是一本日记。

“这里有本日记。”

兮良翻开第一页读道:“四月十号,那些人又聚到一起了,肯定憋着什么坏心思,一群恶心人的。”

“美子的日记?”韦铭浪问。

兮良摇摇头,日记本上并没有写名字,也不知道,但感觉像。

又翻过一页,“四月十二号,没想到他们居然隔了一天才下手,孬种。”

“四月十三号,又来了,就知道哭,有什么用,他们都是傻子,全部都是。”

“四月十五号,不会发现我了吧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不会的,没有,肯定没有。”

“四月十六号,不太对劲,有没有什么办法?应该不会的。”

“四月十八号,完了完了完了,都完了,转学吧。”

“四月十九号,不会有以后了。”

读完所有内容,兮良一头雾水,“这什么啊?没头没脑的,也不知道什么意思。”

韦铭浪沉默着把日记翻到第一页,点了点本子脊骨位置。

兮良扯了一下,发现硬皮封面掉了下来,刚才不知道什么粘连在一起,现在分开看,很容易就能发现,整个封皮中间能容纳的纸张厚度和实际不太符合。

兮良翻了翻纸页道:“难怪老觉得不顺手,这前边被人撕掉了好多纸,本子都薄了。”

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他又接着道:“会不会还有其他日记遗留在什么地方?”

韦铭浪保留这个可能性。

兮良带了背包来,便把日记塞进了包里,两人一起下了楼。

谢柯和姜清馨已经在楼下了,兮良扫了一圈周围问:“谷梁熊呢?”

姜清馨道:“在三楼的厕所。”

教学楼有点老旧,按的是以前的建楼风格,每栋只有一处上下楼梯。

本来韦铭浪担心他们下来会看到那个NPC谷梁熊的尸体,琢磨着怎么安抚兮良的时候,却发现尸体不见了,地上只有一滩水渍,在灯下挺明显。

兮良下楼的时候还不小心踩到了,嘀咕一句:“哪来的水。”挪到旁边甩了甩鞋子。

四人又等了一阵,依旧不见谷梁熊下楼。

兮良有些不淡定了,他转头盯住姜清馨,问:“你确定学长是去上厕所了?”

这时间是不是太长了一些,怕不是蹲坑蹲睡着了。

姜清馨摇头道:“不是啊,他不是去上厕所的,他说听到厕所有动静,要去看看,我当时害怕,就先下楼等着了。”

兮良和韦铭浪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地向三楼厕所跑去。

厕所亮着灯,但是很暗,五个隔间的门都关着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兮良,恐怖游戏,考试进行时小说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