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陈玄《我在纽约卖冥币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美利坚,纽约。巷子深处,一位面部略微有些疤痕,浑身绣满不知名邪神纹身的黑人男子,吹着口哨,拉开裤子拉链,对着墙壁尿尿。突然,天空之上,一阵惊雷落下,万钧雷霆声势浩大,巨雷所产生的光线划破天空,一瞬之间

书评专区

我在纽约卖冥币

我在纽约卖冥币》免费阅读

美利坚,纽约。

巷子深处,一位面部略微有些疤痕,浑身绣满不知名邪神纹身的黑人男子,吹着口哨,拉开裤子拉链,对着墙壁尿尿。

突然,天空之上,一阵惊雷落下,万钧雷霆声势浩大,巨雷所产生的光线划破天空,一瞬之间,如同白昼一般。

银蓝色的闪电就如同万千游龙一般,四散开来,不停地呼啸,轰鸣。

黑人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惊雷下了吓了一大跳,险些尿在鞋子上。

嘴里破口大骂了几句。

似乎是对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影响了自己尿尿的兴致而发泄着不满。

就在这时,黑人男子的身后不远处的垃圾堆,大概离地面垂直距离一米多高处,一道微弱得几乎无法察觉的光圈一闪而过。

随后凭空落下一男子,以及一只装满了东西的黑色手提袋,因为打雷的原因,掩盖了声音,所以黑人男子并未察觉。

巧合的是,这男子落下之后,漫天雷霆很快便停了下来。

伴随着光圈而凭空落下的男子名叫陈玄。

陈玄从小就在西南小县城的一处孤儿院长大。

后面他稍微大了些,在政策的扶持下,加上自己的勤工俭学,自己也算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。

今年毕了业后,陈玄就在上学的城市租了房子,开始工作。

工作了也有几个月了,明天就是今年的九九重阳节,也是中国传统的祭祀节日。

传统祭祀节日,陈玄无论再忙,他都会买些香蜡纸钱烧给已经去世的老院长,仪式感很重要。

这也是老院长去世后,陈玄每年都会做的事情。

他打开手机上的地图app,寻找附近的店铺。

小区附近就有一家红白喜事一条龙的店铺,里面就有香蜡纸钱售卖,店铺下面还有一些评论,大多数都说店家很热情,老夫妻人很好。

还有一个人说,自己八岁的时候这家店就在,如今二十八了这家店还开着呢。

陈玄看了评论,感觉很靠谱,也很满意,就去这家店了。

到了店里,招呼他的店家是个五六十来岁的老头,果然和大家说的一样,十分热情,聊天给人的感觉很好。

还会讲述一下自己上一辈祭祀的一些礼节和注意事项,这其中就有很多陈玄不知道的东西,让他感觉受益匪浅。

这时,屋里出来了一个老太太,手里端着一碗汤,一直招呼着老头快些吃饭,还告诉他生意要做,饭也要吃嘛。

这味道,炖好的鸡汤,加了些当归,还有些不知名的药材,味道真的很香,陈玄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没喝过这么地道的鸡汤了。

这老头也是爽快,很快就把东西给陈玄弄齐了,嘴上还一直不停的说着,都是新来的上好货,最后还送了他一个黑色的尼龙手提袋。

陈玄也是满意,服务很贴心,确实值得信赖,群众都满意的店,肯定是没错的。

因为这家店就在小区附近,所以陈玄收好东西后,还给这店家说,以后还会来照顾老板的生意。

这老头哈哈的笑了笑,表示感谢,让陈玄以后一定要多来。

陈玄提起黑色手提袋就要离开,而这老头也转身接过了老太太手里递过来的碗,喝汤的声音传到陈玄的耳里。

陈玄又看了看他们老夫妻俩,两人有说有笑,相互扶。

此情此景让陈玄心生感慨,世间迷人的或许就是这些藏在生活中的烟火气息吧,祝愿两位老人健康。

陈玄感慨完了以后,双腿朝店门口迈出一步。

头有些昏,陈玄的眼皮如千钧坠地一般,有些不受控制的就要合上。

陈玄强撑着不让自己昏过去,快速环顾四周,目光落在了屋内正在喝汤的老头与老太太,想要寻求帮助。

原本正常的两人却平静的看着陈玄,突然默契的一同发出了一丝渗人的怪笑。

陈玄这才意识到不对劲,想在撑不住之前快速离开店铺,可惜自己的步子怎么也迈不开,想大叫引起外面行人的注意,嘴巴就像被缝住了一般,怎么也叫不出来。

此刻的他只剩下了视觉与听觉。

老头头张了张嘴巴,嘴角突然就撕裂开来,血肉落下,但落下的东西更像等风干了的木头,一片一片。

\”无启,就他了吧,来不及了。\”

这是陈玄彻底昏迷过去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

陈玄醒来后,就发现自己被丢在了垃圾堆,还有这只装满了香蜡纸钱的手提袋,晦气。

图财?自己什么东西都没掉,甚至自己买的香蜡纸钱都还在。

至于图命?遇见这种诡异的事情,没有断胳膊断手,还活的好好的,那更不可能是图命了。

陈玄揉了揉太阳穴,他可以确定的是,这个世界并不平安,或许真的有妖魔鬼怪。

此刻他的正前方大概十来米,就是一黑人男子,陈玄感觉自己的小腹右侧有些疼痛,用手摸了摸,才发现有些血迹。

但是伤口早就已经被缝合好,甚至伤口都已经结了痂,就快要痊愈的样子。

黑人男子并未发现有人落在侧后方的人,所以撒完尿,自然是要离开巷子。

黑人男子等会儿还要去他们帮派附近的产业,去给下面的马仔新货。

他嘴里哼着最新单曲,很是悠闲,除了突然打雷吓了自己一跳,一切都很正常。

\”站住。\”

陈玄也算是高材生背景,不算太难的英语交流还是没问题的。

黑人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,吓了一跳,难道是有人想要黑吃黑。

他也不傻,有人能精准跟踪自己到这种地方,肯定是做好了必定能拿下自己的准备。

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自己进来的时候,也没人啊。

不管了,先跑了再说,到了自己的地盘就不怕了。

短暂的思考,黑人男子下意识的就已经跑出了十几米开外。

\”让你站住,你听不见么,那个死老太婆让你把我丢在这里干什么。\”

陈玄几乎是吼出来的。

老院长接手孤儿院之前是一名道士,国家危难之时,道观的师兄弟都一同出山,是参加过抗日战争。

老院长常说的,现在虽然道馆没了,但是孤儿院的孩子愿意学习他功夫的都可以跟着他学,这样多少能传承点东西下来,不算辱没了师门。

陈玄名字中才有一个玄字,就是老院长亲自给的名字,他从小就和老院长练习了一些道家典籍外加一些拳脚功夫。

后面离开孤儿院去上学,陈玄也没有落下这些功夫,等闲数人是无法近他的身的。

所以吼了也就吼了,只要没枪,他是不怕的。

此刻的处境陈玄并不清楚,换做任何人,都不可能觉得自己此刻到了平行世界的纽约,所以他觉得在国内,有枪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黑人男子回头一看,垃圾堆旁确实有人,但是仅仅只有一人。

因为是夜晚的缘故,再加上巷子内光线微弱,陈玄的具体面容以及肤色他是不太能看清的。

但是只有一人,黑人男子底气瞬间就上来了。

这个社区有十来个帮派盘踞,一般的都是些是小闹小打,唯有手里掌握了白色粉末的帮派才算是大帮。

虽说他们国家也禁毒,但是力度不算很强,只要不波及到富人区,其他人的死活,都不是那么重要。

但是,即便是这样,粉末这玩意儿也不是一般人能搞出来卖的。

刚刚好黑人男子他们帮派就有这个路子,仗着这玩意儿,自然也就成了这个社区最大的帮派。

黑人男子人送外号黑手杰克,人命也是背过几条的。

所以除了上面几个大佬,从来没怕过谁。

竟然敢诈老子,今天就得让你见点血,黑手杰克狠狠的想到。

黑手杰克走近陈玄所在的位置,开口说道:\”什么老太婆我不知道,但是我现在不但站住了,还往回走近了几步。\”

\”小子,你说说看,这多出来的几步怎么算?\”

话刚刚说完,又从包里掏出来一把匕首,用舌头舔了一舔,打趣的看着陈玄。

黑手杰克早就已经看见了陈玄身旁的黑色手提袋,用刀尖对着陈玄,示意他把黑色手提袋丢过来。

“小子偷渡过来的吧,又是想来蹭我们美利坚社会福利的东亚病夫。\”

\”不怕告诉你,就算当狗也只能吃个温饱罢了,大爷我今天心情好,东西都留下,学声狗叫就饶你一命。”

黑手杰克又晃了晃匕首,随口又说道:“否则,你们东亚偷渡者的命是最不值钱的,明白么?”

偷渡么,这个信息很重要,虽然不知道怎么就跑国外来了,还是美利坚。

陈玄也不是泥巴捏的,火气也是上来了,杀个人,收拾好,应该没人能查到自己身上吧。

但是小腹有伤,这黑鬼还有匕首,不可力敌,沉思片刻,陈玄心中就有了定计。

一把提起手提包,抛向黑手杰克,黑色手提包重重落在地上。

黑手杰克捡起黑色手提包,拉开拉链,看了一眼,竟然全是钱,虽然认不出来是哪国的货币。

但是这么一大袋,再差也能换点美金。

黑手杰克往地上吐了一口痰:“哈哈哈哈哈哈,果然是东亚病夫,胆小如鼠,天真的东亚病夫。”

小巷的光线又暗了些。

突然,一道寒光闪过,黑手杰克快速移动步伐,一步之遥,手里的匕首就要落在陈玄的脖子之上。

人都爱欺负比自己弱的人,那种刺激与快感,能使人获得极大的满足感,甚至是成就感。

黑手杰克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陈玄,要拿走黑色手提袋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废话。

一步步玩弄这个懦弱的东亚人的,挑动他的愤怒,又无可奈何的被自己杀掉,才是黑手杰克的目的。

袋子动了动。

滋滋滋,血肉炸开的声音,动脉破裂,喷血的声音。

脑浆散开,血染在脑浆之上,就如同沾满落红的白山茶花。

从开始到现在,小巷内,前所未有的静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陈玄《我在纽约卖冥币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