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憬淮《青春枉生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憬淮通过和婉晨简单的聊天中得知,天晴是集团企业,旗下涉及的产业以娱乐为主,依靠娱乐发展衍生品,从而形成的集团产业。憬淮根据婉晨隐晦的表达,大约能猜到,现在娱乐业在国家政策的调整下,创收日渐下滑,集团希

书评专区

一只粉红色的男人:我觉得作者写的很真实,可能是因为咱们认识,把自己的生活剖析成这样,看得出来作者已经放下了所有的一切,撒开了写的,哈哈哈,希望憬淮能有一个好结局

汽水柠檬精: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。

青春枉生

青春枉生》免费阅读

憬淮通过和婉晨简单的聊天中得知,天晴是集团企业,旗下涉及的产业以娱乐为主,依靠娱乐发展衍生品,从而形成的集团产业。憬淮根据婉晨隐晦的表达,大约能猜到,现在娱乐业在国家政策的调整下,创收日渐下滑,集团希望有人能够帮助娱乐产业转型。而婉晨表示自己之前是在海外做金融产,因为当时公司给她开的条件很好,而且只是说让她主持公司转型的工作,自己并没有想到直接被推上了董事长的位置,当时的婉晨便欣然答应前往,但她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如此尴尬。

憬淮听完婉晨的抱怨,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:“婉总,我能不能用一句话帮您概括一下您现在的状况。”

婉晨多少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样子,点点头,她也并没有想过眼前这个年轻人能帮她总结出什么惊天动地的结论,或者提供什么样切实的帮助。憬淮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:“举目无亲。”

这四个字像钢刀一样深深的刺进了婉晨的内心,她的身体轻轻一颤,憬淮没有再说话,婉晨注视了很久眼前的人,憬淮也抬起眼睛看向眼前这个三十七八岁的女人,她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,憬淮第一次听见婉晨说出他内心想法时的恐惧和震惊,憬淮抬了一下自己的眉毛,看了眼墙上的时钟,问:“婉总,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六点了。”

婉晨这才缓过神,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和憬淮一起赴宴。

当憬淮把两只脚踏进包间的那一刻,就发现自己被骗了,大约今天会来十几个人,婉晨管这叫“晚宴”?这很明显是内部的私人聚会,他悄默声的躲在婉晨身后,真的很希望现在能用脚趾头抠出一条地道直接逃走,婉晨跟面前的几个油腻老男人热情的打着招呼。现在,憬淮就差把自己拧巴成一个屎壳郎,一直躲在遁地而逃,他默不作声,生怕引起对方的注意,憬淮抬起眼睛看了一眼,对面打着官腔的老男人,谢顶的脑袋,圆圆的啤酒肚,一条巨大的爱马仕腰带缠绕他那肥硕的身躯,看了一眼他的脸,憬淮看着这张脸就好像90年代卖不出去,20年代又砸手里的感觉;让人既不舒适又反胃。

婉晨一把扯过还没从反胃里回过神的憬淮,婉晨介绍道:“这是我以前的学生,叫憬淮,搞法律的,这次的劳动纠纷案就是他代理的。”

油腻的地中海男人阴阳怪气的接过话茬:“呦,就是你呀,年轻有为呀。”

憬淮赶忙赔上笑脸:“没有没有,职责所在,但这不是把自己搭进去了吗?”

憬淮对自己的嘲讽明显降低了对方的攻击欲望,油腻地中海男人接着调侃道:“我们婉总不光慧眼识人,还艳福不浅啊。”

这种不知轻重的调侃,让憬淮的脸上产生了愠怒,婉晨连忙解围,指着中年油腻地中海男人说:“这位是项目部的王总。”接着指向旁边那几位,大抵是人事部,宣传部,财务部,销售部的关键负责人,憬淮也没认真记忆,只是恭恭敬敬一一问好,他只想今天安安静静的当一只花瓶,不要再沾染其他不该他沾染的事情,最近他的生活已经够糟糕了,如果这个时候再给自己火上浇油的添一层麻烦,显然是不明智的决定。

做为席间唯一一个跟在座诸位都没有瓜葛的人,为了让自己避免再被卷入到这场无聊的谈话中,憬淮一直像一只勤劳的小蚂蚁,轮着给各位添酒,帮服务员分菜,虽然他一直在努力热情的帮忙,但丝毫没有耽误他的耳朵采集信息。

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感受到,财务部的油腻男王总是牵头人,他今天说是给婉晨办推迟以久的接风宴,实则是拉着其他几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给婉晨施压,让她放弃公司转型,而最积极附和王总的就是人事部,人事部负责人的意思大概是:现在公司几千号员工,如果转型就需要裁掉大量的员工,很多都是老员工,跟着企业十几年,现在裁掉太有失人情味,再说虽然现在娱乐业不景气,但公司手上的娱乐产业不局限于艺人经纪,还有很多线下的艺术衍生产业,所以人事部的负责人表示自己不太赞同转型,而且转型风险巨大,一旦失手,谁来承担失败的结果是个问题。

这时候王总自斟自酌的咂了一口酒,清清嗓子说:“小婉啊,我在这家公司已经十三年了,也一直在项目部,公司的一切活动我都相当清楚,公司这些年都是搞娱乐业的,上面现在让我们搞什么互联网,元宇宙,这些我们是一窍不通,转型后,咱们这几千人就面临着失业,你也要考虑一下,是不是,所以能不能辛苦你跟上面再沟通沟通。”

憬淮低头喝着自己碗里的鸡汤,两只耳朵竖得像梅花鹿一样,时不时抬眼看一下周围人的表情和反应。王总的这番话很明显得到了人事部和销售部负责人的同意,这两个部门的负责人也开始在一旁帮腔。

“是啊,婉总,咱们这些人哪里懂什么元宇宙呀,咱们销售部门这些年一直是勤勤恳恳,现在国家政策转变,也不能说辞,就把咱们辞退,婉总,你看咱们也都一把年纪了,辛辛苦苦为企业付出这么多年,可不能这样啊。”

“婉总,咱能不能回头好好再跟上面领导商议商议这个事情。”

婉晨坐在那里,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如何波动,此刻的她仿佛被包围在漩涡之中,憬淮无法判断她的内心是否波澜起伏,但此刻婉晨大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势。憬淮心里思忖着:这帮人应该是想先打感情牌,顺便看看婉晨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和气魄,如果婉晨是只兔子,那她们就逮可劲儿薅,直到把她薅走为止。如果她是只狐狸,恐怕这些人会联合起来对付她。

婉晨半晌没有说话,所有人都觑着她的神色,他们完全看不出此刻的婉晨到底是什么态度。突然,婉晨端起酒杯,一脸温婉的笑意:“哎呀,各位都是我的前辈,其实我呢,也是奉命行事,你们都是老前辈,我怎么舍得让你们走,不管公司将来改制成什么样子,你们都是最了解公司情况的,公司也割舍不下你们呀,我也离不开你们的鼎力相助,你们看我着刚来公司几个月,全靠各位帮忙,才把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,是吧,来,我敬各位一杯。”

桌上的气氛瞬间像冰冷的湖面崩裂而开,大家都和颜悦色的站起来互相敬酒,对婉晨开始各种恭维。憬淮吊着鸡爪啃的津津有味,他就像个没事的吃瓜群众一样,只是把手里的爆米花或者瓜子换成了鸡爪。一阵绚烂的彩虹屁在包间的上空肆无忌惮的荡漾开,这种氛围是憬淮最讨厌的,以前跟刘巧巧在一起的时候,他感受过那种绚烂到让人反胃的互吹互捧,把对方吹成英明神武的领导,那都是没有技术含量的;必须把对方吹成宇宙级别的领导人才算到位,正如憬淮以前口不择言的说过一句话:“总裁班里没总裁。”

憬淮并没有再多关注他们之间的相互吹捧,他的眼睛只是来回逡巡在桌上的美味佳肴间,大概是因为饿了半个月,虽然章雨濛也给他准备了很多吃食,但看着一桌子美味佳肴,他怎么可能不心动呢。一只胳膊忽然搭在了他的肩上,眼前的男人跟他个头差不多,瘦瘦的身材,吐着一口酒气,跟憬淮说:“小兄弟,你有眼光啊,咱们婉总,人美有能力,你跟着咱婉总好好干,以后一定不会差。”这个人把最后的尾音扬的贼高,似乎就是为了让全场的人都听到。

油腻腻的王总,大声的问道:“咱们小婉,还是单身吧?”

随即爆发出一整骚乱而狂发的笑声,整个包间里狂笑的都是男人,坐在座位上的几位女负责人也露出了尴尬的微笑。憬淮还是没有放弃自己手上的鸡爪,其实憬淮平时不爱吃鸡爪,只是,现在他觉得只有鸡爪可以掩饰住自己内心对这些恶臭人的讨厌,他把鸡爪来来回回啃了好几遍,如果这只鸡知道他吃的这么认真,一定会代表自己的八辈祖宗感激他的。

憬淮终于没有忍住,他故意伸出刚才拿过鸡爪,还没有擦拭的手,搭在对方的肩上,端起酒杯很亲切的说:“你看我,这条件,绝对入不了婉总的眼,再说我很尊敬婉总的,发自肺腑的那种尊重。”憬淮也故意拖长了尾音,转过头去看着婉晨,等待着她对这句话的认可。

婉晨笑着回应:“人家年纪轻轻的,可不能阻碍人家憬淮进步。”

一阵哄笑过后,憬淮终于坐下来,放下了快被他把骨头啃烂的鸡爪(对这只鸡表示崇高的致敬),他选择了自己最爱的玉米烙大口咀嚼着,突然王总的一个问题,再一次让憬淮差点被玉米烙呛到,刚才是鸡爪,现在是玉米烙,憬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
王总在婉晨的身边,咧着一张满是酒气的嘴,脸上堆满了殷勤的笑容,贴着婉晨小声的问道:“哎呀,咱们公司这个厕所举报信箱的制度,是上面的意思吗?”

憬淮虽然没有停止吃玉米烙,但脚趾头已经紧紧的蜷缩在一起,他生怕自己现在一抬头,被别人发现脸是绿色的。因为这个制度还是他告诉婉晨的,如果婉晨为了博取他们的好感,让他们放松警惕,说是自己想出来的,那岂不是无缘无故给自己制造了很多不待见自己的人。想起那时候跟刘巧巧在一起的日子,刘巧巧身边的一个帮手总觉得他想上位,只要逢憬淮办事,他就想尽办法给憬淮穿小鞋,也亏得憬淮根本没有上位的意思,而且一直不插手他们的内部事务。已经吃过一次亏的憬淮,要是今天再翻一次车,那他可真的是无地自容了。

一片玉米烙在憬淮的嘴里,已经被来回咀嚼了半分钟,婉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:“哦,是总公司那么私下商讨的,我只负责执行。”憬淮这才松了一口气,把玉米烙送进肚子里。

吃完晚饭,送走了几个部门的负责人,婉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:“憬淮,你能陪我去江边走走吗?”

憬淮站在门边,点了点头,主动帮她拿起了包和外衣,婉晨没有任何表情的走向门外。一位服务员走了进来,很客气的看着婉晨说:“你好,女士一共消费23450元。”婉晨楞了一下,苦笑一声,转过头跟憬淮说:“信用卡就在包里,免密的。”说完就径直向外走去,留下憬淮和服务员站在原地,服务员看了看憬淮,再次温和的说:“那,先生,这边请。”

憬淮一边结账一边问:“我想请问一下,结账的这个单子,当初是谁订的。”

服务员看了一眼记录说:“是一位姓王的先生订的。”

憬淮若有所思的叹了口气:“嗯,谢谢。”

收起东西,他急急忙忙的走向江边,看见远处的婉晨一个人坐在长条椅上,背影足够传达所有的情绪和状态,那样孤单的背影里多少有含着倔强,含着委屈。

憬淮轻手轻脚的走到她背后,小声的说:“对不起,没有能帮到你。”

婉晨没有回头,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,说:“你陪我坐会儿吧。”

憬淮很贴心的将外衣披在了婉晨的身上,婉晨看了一眼憬淮,勉强笑了一下表达谢意,憬淮安静的坐在她身边。婉晨问:“你现在没有工作,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吗?工资实习期到手10000。”

憬淮只是轻轻的低下头,将头转向背离婉晨的一侧,今天的情形他都看到了,婉晨很明显是不高兴的,现在她在公司里“举目无亲”,几个“老甲鱼”又在反复压榨她,婉晨的权宜之计就是尽量不要正面和这些“老甲鱼”起正面冲突。如果这时候他同意进去,那么他就会成为婉晨的心腹,即使他不是婉晨的心腹,也会被那些“老甲鱼”认为自己就是她的心腹,自己虽然有些心思,但也完全没有参加过这样的“群殴事件”。对这种事情,自己也是完全没有经验,敬而远之才是最好的处理方法。要是他现在为了每个月10000块钱就答应婉晨,那不是等于把自己放在砧板上剁,放在烤架上烤,那到时候自己的处境可以说是“他逃,他们追,他插翅难飞”。

憬淮慢慢转过头,看了一眼婉晨,他在想怎么恰到好处的拒绝,又不至于让婉晨失望:“婉总,谢谢你对我的认可,我非常乐意为你效劳。最近我没有工作,也谢谢你想着我,趁着最近我想多学学习,考考试,我还是希望等我考完,也提升一下自己,达到您需要的水平,才能更好的成为您的帮手,您放心我一定会加入您的团队,但现在,因为我的学历和能力都达不到您需要的水平,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多学习,您觉得呢?”

婉晨转过头,看着憬淮的双眼,一直注视着他,憬淮也毫不慌张的注视着对面的婉晨,终于婉晨握住了憬淮的手,点点头:“你说的有道理,我相信你。”

憬淮一时间竟分不清这句话是婉晨发自肺腑还是虚情假意,毕竟他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选择了拒绝,那么婉晨也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后手,选择了相信吧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憬淮《青春枉生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