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与死对头结婚后,我满级开挂(初若织何岂淮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人类至死爱八卦,视频的播放量与转发量高得离谱。苏玥反复看了好几遍。画面里,她甩了初若织一巴掌,画面一闪,初若织的衬衫一片咖啡污渍。拍摄的人用得一手好借位!苏玥第一反应是自媒体拍的想要勒索,脑子灵光一闪

书评专区

木槿:好好看!好好看!🥰🥰🥰🥰期待期待😍😍😍😍😍

爱吃拌藕片的柳妍妍:写的不错,女主的性格很鲜明

海天阁的半步域王:比较喜欢类似小说

用户10817644:超好看!斗互对

用户名5265130:好看,很喜欢

与死对头结婚后,我满级开挂

与死对头结婚后,我满级开挂》免费阅读

人类至死爱八卦,视频的播放量与转发量高得离谱。

苏玥反复看了好几遍。

画面里,她甩了初若织一巴掌,画面一闪,初若织的衬衫一片咖啡污渍。

拍摄的人用得一手好借位!

苏玥第一反应是自媒体拍的想要勒索,脑子灵光一闪,急得拉着经纪人的衣袖。

“肯定是初若织那小贱人让人拍的,你赶紧让人澄清,我只是摘了一下她的口罩,根本没打她,咖啡是她自己泼的。”

“我信你又有什么用?”

有视频在,苏玥百口莫辩,粉丝想要维护她,也被喷得狗血淋头。

网络键盘侠要的不是真相,而是一个发泄口,就算错了也没事,他们不需要为错误付出代价。

苏玥面死如灰,现在全网都在让她滚出娱乐圈,已经形成词条顶上了热搜。

当初她网暴初若织有多嚣张,现在就被反噬得有多厉害。

苏玥有些后悔: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

“道歉,”经纪人见苏玥露出不情愿的表情,“现在我们处于被动方,只能道歉,而且要真诚,被网友们挑出毛病又得骂上热搜。”

公关讲究及时。

定好计划,苏玥画了个卖惨的素颜妆,拍了道歉视频发网上。

……

晚上快十一点时,初若织接到刘范童的电话。

“初导,你看没看苏玥的道歉视频?”

窗边有块绿野仙踪地毯,初若织赤脚踩在上面,脚指白嫩莹润。

她望着苍穹里几颗零碎的星点:“刚看完你就来电话了。”

“你对自己够狠的,下次别这样了,看着怪疼的。”

初若织莞尔,“她没打我,我也不会打自己。”

“那你的脸怎么会这么肿?”

“我不是说去看牙了?牙医不小心往我脸上打了麻药,那是后遗症,我将计就计约苏玥见面了,咖啡是我自己泼的,拍视频是媒体界的朋友。”

苏玥当初怎么害她,她就怎么报复回去。

放出视频后,立刻引导舆论方向。

说她跟苏玥见面只是想为网上的事道歉,哪知苏玥耍大牌对她又打又骂,视频就是铁证。

加上她导演过一些好作品,有实力派粉丝帮她喊冤,那些键盘侠临阵倒戈,狂喷苏玥。

刘范童满心满眼的崇拜:“一箭三雕,初导真是永远滴神。”

挂完电话,初若织发现对面窗户映出一道影子,宽肩窄腰。

她有些好奇,将脑袋凑出窗外。

好巧不巧,对面的灯打开,何岂淮赤裸的上半身完全呈现出来。

初若织差点人没了。

何岂淮以前不是住这个房间的呀。

呸!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

她甩了甩头,恼羞成怒,立马翻出手机给何岂淮打电话。

对方发现了她,秒接。

初若织就怕对方哪天全-裸着出来,未雨绸缪训斥:“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?拉一下窗帘?”

“没考虑这问题,”何岂淮凝视着对面,看见她炸毛的模样,眼角微微上扬,“也不打算考虑。”

瞧瞧,这是人说的话吗?

“看见我没穿衣服,你不避开还凑近盯着,是想占我便宜?“

“你还能再无耻点吗?“

“说话这么凶,被我猜中了,心虚?”

瞅瞅,这才是何岂淮的真面目,什么温润如玉,风度翩翩都是伪装!

“晕,谁稀罕你?”初若织扯着窗帘发泄怒气,“虽然你在房间有自由活动权,但有没有考虑一下住在附近的公民有环境享受权?你不能给其他公民造成困扰,亏你还是直博。”

何岂淮没忍住轻笑了两声。

不就是说了句她听不懂医学知识,这仇能记到现在。

磁性动人的嗓音传到话筒里,初若织耳朵被电了下,微微发麻,骂他还这么得劲?

“你明天有空吗?”

突然转移话题,何岂淮迟疑两秒,声音不禁柔下来:“怎么?还真想约我……”

“有空就去脑科医院检查一下,”初若织打断他的话。

何岂淮:“……”

*

热搜给初若织带来多次曝光,v博账号涨了不少的颜值粉。

有热度不占是傻瓜蛋。

趁着余热,她转发了几条节目组的官宣合作艺人,稍微挽救一下之前被苏玥折损的名声。

自打道歉后,苏玥为避风头没上网作妖,白天都在上言行修炼课,这是公司给她报名的。

这事成为同事们茶饭后的闲谈。

苏玥眸子里淬了毒:“一个小导演,总有一天我要好好修理她一顿。”

“这段日子白上课了?”经纪人心惊,见四周没其他人才放下心,“你要想多红几年,就别去招惹她。”

“导演圈人才辈出,她算几代呀?少她一份合约我还能饿死?”

经纪人领的是公司发的薪资,有时候真不用看艺人的脸色:“的确饿不死,但会让你在这个圈子里混不下去。”

苏玥瞠目结舌,揣摩着这话外之意,渐渐息了报复心思。

*

初若织第二次去医院就诊很顺利。

因为第一次就诊时杀死了神经,那颗牙齿现在没了知觉。

她躺在椅子上,肤如凝霜雪,秀色掩今古。

何岂淮因为就诊需要,需要反复摆弄她的面部朝向,以寻找最好的治疗角度。

一整套动作下来,像极了情人间的反复拥抱。

每当他靠近,初若织能闻到除了消毒水以外的气味,像温带海洋性气候区的夏日森林,清爽治愈。

脑子却不合时宜蹦出他那晚的宽肩窄腰。

她情不自禁偷偷打量,却与男人四目对视,脑子像是断弦无法思考。

完了,他肯定认定自己偷窥他美色了。

何岂淮手里的镊子上夹着长针,满目严谨认真:“怎么?我弄疼你了?”

“没……”初若织松了口气,接下来索性闭上眼。

何岂淮的医术稳且扎实,一个小时内帮她填好根管,“小肖,带她去拍片子。”

从事医学领域的绝大部分人员,都有颗温柔善良的心。

去照片子的路上,小肖少见地提醒:“何医生很有医术天赋,品行端正,很多人追他。”

不用说初若织也知道,就冲那颜值,足够大批人飞蛾扑火。

她只当小肖也是追求者之一,这是在“警告”她别抢。

她才不稀罕呢,何岂淮就是衣冠禽兽、披着羊皮的狼。

这无所谓的态度将小肖给整迷糊了。

这天被聊死了。

拍完片子后,她还是鼓起勇气:“我有次无意看见何医生的手机壁纸,是个女生,长得很漂亮很有气质,应该是他喜欢的人。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与死对头结婚后,我满级开挂(初若织何岂淮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