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小说《穿成昏君后,我逼疯了满朝文武》唐言秋秦舒衍完整版免费阅读

废除雀羽卫,他手底下没了探子,岂不是折了他的羽翼?他投靠安腾不过是想自保罢了。可这些话,又怎么能对帝女说呢?唐言秋见他不回答,口气愈发的冷:“将秦相下到诏狱的事,你不会也要说一句不知道吧?”“臣,此事

书评专区

隋意意:这是本大女主文,如果喜欢这个故事就点点⭐⭐⭐⭐⭐,点点催更,码字不易,谢谢支持!😘

与你两败俱伤我也愿意:女主冷静理智又大气,虐渣不手软,爱了爱了。

穿成昏君后,我逼疯了满朝文武

穿成昏君后,我逼疯了满朝文武》免费阅读

废除雀羽卫,他手底下没了探子,岂不是折了他的羽翼?

他投靠安腾不过是想自保罢了。

可这些话,又怎么能对帝女说呢?

唐言秋见他不回答,口气愈发的冷:“将秦相下到诏狱的事,你不会也要说一句不知道吧?”

“臣,此事是臣一意孤行,”他猛地抬头,孤注一掷般指着秦舒衍,“秦相他对您大不敬,竟敢伤及您的龙体,臣执掌雀羽卫,就是为您效忠,怎能允许他一个逆臣如此折辱您?”

“替朕效忠?呵!你是将朕当成三岁小儿来糊弄?”唐言秋俯身对上陈宁远的眼睛,声音尤其冷冽,“朕压着朝中废除雀羽卫的呼声不批,你当为的是什么?你背着朕私底下做的那些勾当,以为朕半点都不知道?”

陈宁远浑身一震,当即垂下头去。

唐言秋却伸手一把揪住他的胡须,用力往上一提,迫使他抬起头来,眸光凌厉的看进他的眼里。

“你投靠安腾,拉拢李松年,上蹿下跳的热闹,可你就不知道真正能够保你性命的人,只有朕么?”

陈宁远几乎要泪流满面了。

他当然知道这一点,可帝女继位之后,在雀羽卫的废除与否一事上根本没有表过态!

如果帝女给他一颗定心丸,他还做这些无用功干什么?

唐言秋手中捏着满是虬髯的下巴,打量着中年男人不断变化的脸色,嘴边忽然挑起一抹兴味的笑容。

“不过呢,朕这个人向来宽宏大量,父皇在世时又极为器重你,若朕没有记错的话,你膝下有一子二女,朕的太学里正需要这样的青年才俊,明日起,让他们来太学念书,知道了么?”

陈宁远张口结舌。

帝女这话是什么意思?

到底是要重用他,还是要拿他的孩子来惩罚他?

他只得了一个儿子,平日里都是在家中请了西席先生教导。

虽说太学里学子众多,优秀之人比比皆是,可儿子身子骨弱的很,太学里是要住宿的,他怎么舍得!

他一脸的挣扎之意,“臣、臣下……犬子年幼体弱多病,恐怕是要辜负帝女这番心意。”

这句话还未落下,耳边就听到一丝冷笑。

“陈宁远,你不会以为,你还有拒绝朕的余地吧?就凭你做下的这几件事,足够朕将你送入诏狱,死一百回了!”

唐言秋捏着他下巴的手一松,直起身子,“朕的身边容不下不忠不义之人,雀羽卫指挥使的职务,也不是非你不可!”

这话叫陈宁远心中一凉。

下一刻,他就听到宝剑出鞘的声音,然后脖颈边贴上了一柄锋利无比的利刃。

若他有一丝的异动,这利刃怕是就要擦着脖颈而过了。

陈宁远彻底明白过来。

帝女这番话就是挑明了要用他,他若不效忠帝女,怕是没命出这乾元殿。

“臣明日就将三个孩子送到太学!”陈宁远声音如钟,顷刻之间做了决定。

唐言秋眯起眼睛,脸上露出一丝笑意。

“那就好,爱卿应当知道如何处置乾元殿那些贸然闯进来的羽林卫吧?”

陈宁远重重点头,“臣会让陛下满意的!”

“还有,”看着他要退出去,唐言秋深瞳之中尽是冷意,“安腾犯上作乱罪无可赦,朕命你立即将他压入诏狱,择日另行发落!”

“臣遵旨!”

陈宁远出了乾元殿,便大刀阔斧的去捉人了。

唐言秋解决了这么个心腹大患,心头顿时一松,散漫的将从床头幔帐旁解下的剑收回剑鞘当中。

她的视线再落到趴着的秦舒衍身上,便多了几分玩味。

“乾元殿的地砖这样好看么?秦相打算趴在地上研究多久?可要朕亲自扶你起来?”

她这几句话含着浓浓的揶揄跟嘲讽,秦舒衍听在耳朵里,整个人都像是要烧起来一般的难堪。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也不愿这样狼狈。

可事实上,此刻他的身体已经麻木到连爬起来都做不到了。

一身接一身的冷汗浸透脊背,他听着帝女对陈宁远的恩威并济,极度的震惊叫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帝…女……”他气若游丝,行将就木。

唐言秋的视线落到他身上。

殿内点的十五盏树灯不算多明亮,却也足够看清楚,他穿着的官袍此刻正紧紧粘在他的身上。

而紧贴后背的官袍上,明显有液体溢出之后濡染成的深色,烛火之下,那身朱红官袍显得深深浅浅斑驳不已。

这种伤痛,对于唐言秋而言,太过熟悉了。

熟悉到她都不用掀开衣袍,就知道那底下的身躯,到底是个什么伤情。

躲在识海深处时,身体上的那种濒死的窒息疼痛感,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她。

如果她没有在前一个世界里死过那么多回,恐怕根本承担不住痛楚,直接就跟系统妥协了。

想到这里,唐言秋心里的恨意就翻江倒海的涌了出来。

致使她对上眼前这个人时,冷嘲热讽的话脱口而出。

“秦相,濒死的滋味儿,可还好受?”

秦舒衍只感觉剧痛令他的思绪都飘离出了身体,耳朵里只有她轻柔婉转又带着一丝甜意的嗓音。

平日里,若她拿了这样的口气与他说话,定是想央求他些什么。

可此刻,同样熟稔的语气,出口的竟都是嘲弄。

他也不知此刻心中不停翻涌而出的,到底是个什么滋味。

想到那一日,他就站在暖榻边上,看着从她嘴里溢出一大股一大股的黑红血液。

他那个时候是真以为救不活她了。

在诏狱的一日一夜里,他不是出不来,只是心中的悔恨,让他无法原谅自己。

直到听见她醒来,还要见他的消息,他才觉得那些愧疚感顿时轻了不少。

虽然与帝女相处了不到一年,但他了解她的性子。

此刻的她,怕是气疯了才会这样待他的吧。

“咳…咳咳……”他开口想说话,不料才张开嘴,就控制不住的咳了出来。

咳嗽带动着背后已经麻木了的伤口,再一次铺天盖地的痛起来。

痛的他撕心裂肺,浑身被冷汗浸透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小说《穿成昏君后,我逼疯了满朝文武》唐言秋秦舒衍完整版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