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萧宇梁张起灵《盗墓:我,发丘天官,倒斗拆迁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胡八一带头,萧宇梁和张起灵殿后跟着,几人就这样在漆黑的山洞中越走越深。步行了将近有一个小时的路程,绕过河道边的一段坍塌路段,又穿过一个天然的山洞只是这条路顺着到底,只能听到山壁对面隆隆的水声,却没路了

书评专区

天仙下凡考官A:大大加油,写的很好,就是太少了,不够看。

小周同志1:作者加油,有一种成功,叫永不言弃;有一种成功,叫继续努力。我看好你哦,你的书真的很棒。

爱吃茶香酥饼的煌魔:在这本书上,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小月亮和小哥血尽而亡,虽然我知道这基本不可能,而且在这本书上总算有人心疼他们总是放血了。

东壁岛的纳兰瑜瑾:小说文笔不错就是小说看的好好的,莫名其妙的男同了,心态崩了,看到其他评论真想不到那么多人喜欢男同,中国变得太快我还没反应过来。🙊

盗墓:我,发丘天官,倒斗拆迁

盗墓:我,发丘天官,倒斗拆迁》免费阅读

胡八一带头,萧宇梁和张起灵殿后跟着,几人就这样在漆黑的山洞中越走越深。

步行了将近有一个小时的路程,绕过河道边的一段坍塌路段,又穿过一个天然的山洞

只是这条路顺着到底,只能听到山壁对面隆隆的水声,却没路了。

萧宇梁打着手电照了一下,发现这天然洞壁的山岩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窟窿。

“小哥,给……”萧宇梁扫了一圈才想起张起灵没有照明工具,就要把手电筒给他,

张起灵却直接抬手指了一个方向。

萧宇梁顺着看过去,发现那是一个能容一人钻过去的石孔。

看样子张起灵指的是出口的位置。

“人形探测器啊。”萧宇梁小声嘀咕了一句,张起灵就带头往石洞里钻。

萧宇梁正要跟上去,却突然看到张起灵因为爬石洞而撸起来的袖口处露出来的淤青,

淤青几乎连成一片,上面有很多紫红色的小点,好像是针孔,

萧宇梁琢磨了一会儿,深感不妙,他吸了口气,说,“胖哥,问你个事儿,今年是哪一年来着?”

“啊?哪一年?”胖子停下脚步,眨巴眨巴眼,道,“4891年?”

我可去你个红烧笋尖卤猪蹄的4891年。

萧宇梁翻了个白眼,心里快速回顾了一下剧情

1984年,盗墓笔记中,吴三省和解连环去的西沙海底墓……而当时张起灵被囚,是被解九爷计划救出来的。

嘶,我靠,难道说张起灵这一身伤真的是因为1963-1966年史上最大考古活动后,被推出来当替罪羊背黑锅,被囚格尔木疗养院多年导致的?

只不过按照张起灵这人性格,萧宇梁估计问了也是白搭。

萧宇梁只能先顺着洞爬到尽头,尽头是一处瀑布,瀑布下面就是一条河。

萧宇梁看了一眼,发现河的尽头有光亮,顺着山洞的走向,沿着河流又往上爬了一段山岩堆积的斜坡

在碎石坡的中间,有一个明显是曾经被水冲塌的洞口,

这就是出口了。

“我们在地下走了太久。”张起灵把他黑色的里衣撕下来一个长条,蒙在眼睛上,才十分冷淡的提醒了一句。

“好嘞,小哥想的就是周到!”萧宇梁没有黑布条,外套下的衣服也是白的,只能拿出止血纱布在眼前叠了两圈,朦朦胧胧,啥也看不见。

“看来两位用不着这墨镜了。”胖子从包里掏出了墨镜,在瞎子一样的萧宇梁面前晃了晃。

萧宇梁立马扯掉纱布,拿过胖子手里的墨镜,扔了一个给小哥,然后说道,“谢谢胖哥!诶?你们怎么带了这么多墨镜啊?”

“嘿,这一路跋山涉水儿的,给弄碎了呢?不得多准备几个?”胖子说着就戴上太阳镜,从山洞中钻出来,终于算是成功的穿过了遮龙山。

萧宇梁跟着来到外边,回头看,头顶最高处,遮龙山的外壳则尽是绿迹斑斑的暗绿色花岗岩,崖身上又生长了无数藤蔓类阔叶植物,放眼皆绿,如果从外边找这个小小的缺口可就难了。

再看前面,四周全是山,中间的地形则越来越低,全是大片的原始森林,其中烟雾缭绕,几乎全是密集的树冠,看不到具体的情况。

胖子举起望远镜看下面的丛林,看着看着,突然一把拉住胡八一的胳膊,把望远镜放下,道:“甭翻地图了,你瞅那边,有许多金色大蝴蝶,那条山谷肯定就在那里。”

“金色蝴蝶?”萧宇梁问道,胖子就把望远镜递给他

萧宇梁顺着他所说的方向看过去。果然看见远处山坡下有一大片黄白相间的野生花树,花丛中有成群的金色凤尾蝶穿梭其中。

这些凤尾蝴蝶个头都不小,成群结队的飞来转去,却始终不离开那片花树。

Shirley杨赞叹道:“那些花应该是蝴蝶兰,想不到吸引了这么多黄金凤尾蝶,金带凤蝶……竟然还有罕见的金线大彩蝶。”

胡八一点了点头,放下了望远镜,道,“据陈瞎子所说,几十年前他们那一批卸岭力士带着土制炸药进入虫谷,见到了大群的蝴蝶,但是谁能保证虫谷外的其余地方不会出现蝴蝶?”

“所以,咱们暂时还不能断定虫谷的入口是在哪边,必须找到瞎子所说的另一个地点。”胖子过去拍了拍胡八一的肩膀,两人相视一笑,颇为默契。

胡八一三人商讨着,萧宇梁看着张起灵坐在一处比较平坦的山坡上,也凑了过去。

“给,饿了吧?”萧宇梁递过去一块压缩饼干。

张起灵睁开眼睛,接过去,撕开包装就小口的吃起来。

修整了半个小时,胡八一就掏出地图来。

胡八一将指北针清零,重新确定了海拔和方位,对地图进行了修正,标记好出口的方位,便招呼几人继续动身出发寻找蛇河。

萧宇梁一直等着胡八一来问他和张起灵的来路,但是这三个人好像并不在意这个,只字不提。

澜沧江流域极广,从北至南,贯穿云南全境,直流入南越。

而澜沧江最小的一条分支,就是胡八一三人要找的蛇河。

这条河绕过遮龙山的一段,奔流湍急,落差非常大,有些流段穿过地下或者丛林中的泥沼,又有些河段顺着山势急转直下,一个瀑布接一个瀑布

河中全是巨大的旋涡,各种舟船均无法通过,又由于其极尽曲折蜿蜒,故名蛇河。

而当地白族称其为“结拉罗漤”,意为被大雪山镇压住的恶龙。

按常理找到这条“蛇河”并不算难,只是这山下植被太厚,根本找不到河道

萧宇梁也早已记不清多年前看过的小说内容,只好跟着胡八一等人顺着遮龙山的边缘摸索着慢慢前进。

按理说这河应该十分好找,但是河道早已经被茂盛的树木遮盖,完全找不到了。

“把衣服袖子都放下来,袖口裤腿都扎紧。”萧宇梁看着面前典型的原始雨林植被,说道,“我看前头这跟南越的热带雨林也差不了多少了,植被这么茂盛,下面肯定透不过阳光,有些地方搞不好还有瘴气,里面全是蚊子,蚂蝗,毒虫。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萧宇梁张起灵《盗墓:我,发丘天官,倒斗拆迁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