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小说《重回八五:麻辣娇妻太张狂》武月石瑞铮完整版免费阅读

武月是被一阵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刹车声吵醒的,她艰难的睁开双眼,才发现头顶是一个巨大的军绿色车头。真好,还活着。武月闭了闭眼,她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,最后逼不得已才选择了跳崖。感受到全身疼痛的武月再

书评专区

艰苦朴素的安斋环:书内容挺真实的,很感人。

用户10011160:挺好的,看哭了。虽然穿越剧都差不多

重回八五:麻辣娇妻太张狂

重回八五:麻辣娇妻太张狂》免费阅读

武月是被一阵刺耳的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刹车声吵醒的,她艰难的睁开双眼,才发现头顶是一个巨大的军绿色车头。

真好,还活着。

武月闭了闭眼,她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,最后逼不得已才选择了跳崖。

感受到全身疼痛的武月再次睁开眼睛。

这次她确定自己是真的还活着。

那么陡峭的悬崖跳下来都还能活着吗?

看来,上天待她不薄。

武月费力的动了动四肢,真是浑身疼啊,不过还好,没有断手断脚,也还有知觉,可能就是受了不少皮外伤。

武月刚想从车子底下爬出来,就看到两双军靴停在了她面前。

石瑞铮和张家豪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他们是从湘南过来的。

两人赶紧把武月从车底下抬出来。

武月看着石瑞铮的脸当场就愣住了。

这不是刚刚在悬崖边上救她的男人吗?

这男人长的可真好看啊,军绿色的T恤显得人格外精神,就是有点黑,不过是真的俊。

还好这个男人也逃出来了,真是谢天谢地,不过武月还是打算去报警,如今都2021年了,竟然还有那样一群恶棍,哪有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要人命的。

不仅莫名其妙,还丧心病狂。

石瑞铮看着武月也愣住了,怎么会有长的这么好看的人啊,这让他忍不住关心。

“同志,你没事吧?”

男人的问候打断了武月的思绪。

同志?

这算什么称呼?

她抬起头来回的看了看眼前的两个男人,总觉得哪里出错了。

石瑞铮不敢盯着武月看,这姑娘太漂亮了,非礼勿视,会被当成流氓,只好硬生生的别过脸去。

“同志,我们车开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躺在路边上了,是受伤了吗?我们先送你去医院吧?”

石瑞铮和张家豪相互点点头算是交换了想法并同意了先去一趟医院。

这姑娘估计伤的不轻,衣服上糊了不少血,可最好别把脑袋磕坏了。

要是伤到脑袋治起来可费劲,就算人不是他们撞的,他们也说不清楚了。

如今有任务在身,实在耽误不起,更不能再节外生枝了。

武月拍了拍身上的灰,挣扎着坐起来。

虽然疼的龇牙咧嘴的,但她还是看着石瑞铮认真的说:“谢谢你在悬崖上面救了我。”

她当时跳崖是选了一处茂密的丛林往下跳的,尽管陡峭,但有了树枝的缓冲,活下来的几率会更大,还好她赌对了。

石瑞铮不解的摸了摸后脑勺,旁边的确是悬崖,要说人真的是从上面摔下来的,那早没气了。

但是他之前根本没见过这顶好看的姑娘,哪来的救命一说。

张家豪也费解的看了看两人,要不是最近两个月他和石瑞铮一直同吃同住,日夜和南方的暴雨作斗争,几乎寸步不离,他都要怀疑两人是不是认识或者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了。

虽然吧,这姑娘确实长的好看,不,是他张家豪见过的所有女的里面最好看的了,但是他肯定自己和石瑞铮都不认识这号人,否则,就这样的长相打死都不会忘记。

武月瞅着石瑞铮一脸茫然,又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张家豪,她说错话了吗?

她一仰头就吓了一大跳,好家伙,这么险峻陡峭的悬崖啊。

心中的疑惑顿时全部冲了出来,刚刚醒来的时候脑袋里有一个陌生的人生轨迹快速闪过,她不想去探究那是什么,便强迫自己去回忆悬崖边上逃生的情景。

如今想来,是哪哪都不对劲。

自己身上这身破旧的花衣服是哪来的,她明明是穿着高定的职业套装出的门。

还有头上的两根粗麻花辫又是怎么回事,她分明是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。

脚上还穿着一双沾满泥土的解放鞋又是什么情况。

她的黑色高跟鞋呢?

不对。

完全不对。

所有的事情都对不上。

“请问,现在是哪一年啊?”

是的,她必须搞清楚是自己死了还是活着。

抑或是,重生了?

石瑞铮觉得这个漂亮的女孩可能是摔坏脑袋了,复杂的看了眼旁边的张家豪。

“同志,现在是1985年,5月20号。”

轰……

武月觉得自己脑瓜子嗡嗡的,完全不能思考了。

八十年代?

不是2021年,5月20号吗?

不是去避暑山庄签合同吗?

不是莫名其妙地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追杀吗?

不是和眼前的男人一起在悬崖边上逃生吗?

很显然都不是。

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比那个救她的男人要年轻许多。

2021年,26岁,就职于沪市紫衫资本的武月已经死了,重生在了1985年,年仅18岁的武月身上。

她不得不逼迫自己去回忆这个18岁的女孩为什么也从悬崖摔下来了。

不,她根本不是自己摔的。

是有人把她推下了的。

她记得自己掉下来的时候那两人说话了的。

‘只要你这个小贱人死了,你爸赚的钱就得给我们三兄妹花。’

‘哥,这么高掉下去得死得透透的吧。’

紧接着浑身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,然后她就彻底没有了意识。

是武大伯家的两个儿子,肯定是。

想到这,武月冰冷的眸子迸发出一道寒光,她绝不会就这么轻易算了。

武家兄弟,好得很。

还想让我爸挣钱给你们花,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命。

石瑞铮从来没在哪个女人身上看到这么冷冽的眼神,仿佛是恨极了什么,他赶紧安慰。

“同志,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对我们讲。”

武月摇了摇头,这是她自己的事,与武家兄弟的仇怎么也不会牵连到外人。

“同志,我们还是送你去医院吧?”

石瑞铮觉得这姑娘可能真的伤的不轻,还是尽快送医比较好。

面对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,武月笑了笑。

“谢谢你们,不用了,我只是摔了一跤,然后不小心在路边睡着了。”

女孩的笑彻底晃花了两个大男人的眼睛,张家豪当下就红了耳朵,石瑞铮也不争气的有些口干舌燥,尽管还有任务在身,但他还是想说点什么让这个女孩记住自己。

两人显然已经忘记了刚才还在怀疑人家脑子摔出了毛病。

“不用谢,我们是参与了南方救灾的,这次会在江城这边待一段时间。”

“听说南方这次灾情可严重了,真是辛苦你们了。”武月对两人的好感又多了几分。

“都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石瑞铮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,他们吃的是国家发的粮,国家的粮来自老百姓,只有百姓安居乐业,他们当兵的才有饭吃。

“就是就是,我们就是国家的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”张家豪也不在意的摆了摆手。

“不过你们开车的技术是真的好,换成别人我可能被压成饼了,所以真的很谢谢你们车下留情。”

武月上辈子是个爽快不拘泥的性格,不像这个18岁的小姑娘,怯弱胆小的很。

女孩的话让两个大男人也不再拘谨,话说这女孩说话声音是真的好听,敲打在男人的心房,一下一下的。

“我铮哥可是老司机了,那技术一般人可比不了。”

张家豪偷偷看了眼石瑞铮,这眼神恨不得粘人家姑娘身上,要不要这么明显,不过他觉得倒是可以帮一把自己的老大。

他家铮哥从小就是众人追捧的对象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总想跟在他屁股后面跑,除去他傲人的家世,更有他独特的人格魅力和出众的领导能力,虽然他铮哥从来不拿正眼瞧那些家世同样不俗的小姑娘,不过,眼下有了看对眼的,他怎么能不加把火呢。

这话听的武月有点想笑。

上辈子,办公司总有人说自己是老司机,撩妹带妹,玩的贼溜,无疑都是些喜欢讲荤段子调戏小姑娘的情场老手,不过这个年代,这个场合,她觉得张家豪真的是在说这个男人车开的稳当。

女孩似笑非笑的表情让石瑞铮越发的心脏颤动,五月的风吹在人身上舒坦极了,所有的疲惫在这一刻全部消散了。

这就是一见钟情了吧。

“下次开车确实要更谨慎了,这边山路太多,早上精神也比较差,不然路边躺着个人远远就该刹车的。”

石瑞铮说这话是想给自己一个警醒,一个军人时刻都改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也确实差点就弄出人命了。

“铮哥,等下换我开吧,应该不到两小时就到江城了。”

张家豪看着一脸严肃的领导,心里也正视起来,立即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。

“不急,既然这位女同志不肯去医院的话,我们就顺道送人家回家吧,天气热起来了,得找个地方讨口水喝。”石瑞铮说这话是看着武月的。

武月接过男人的眼神点了点头。

既然人家想去她家喝水,她怎么也得尽一尽地主之谊,更何况还有前后两辈子的救命之恩呢。

“那行,两位同志要是不嫌弃的话,中午就在我家吃饭,不管怎么说也是你们救了我。”

武月盘算着回去的路上买点肉,鸡窝里应该有新下的蛋,地窖里还屯了一些莴苣,再去地里刨些土豆,怎么也够招待客人了。

石瑞铮倒不是真的想去武月家讨水蹭饭,一来是她身上可能有伤,需要护送,二来他也想去认认门。

武月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。

她不得不接受如今是1985年的事实了。

而家里还有个躺在床上等她回去救命的父亲。

大前天的时候,她爸正盖猪圈呢,却不慎从房梁上摔下来伤了腿。

但是家里实在太穷,根本没有钱送她爸去医院。

她爸说床底下的箱子里有几只珍藏了多年的人参,本来是打算给她以后当嫁妆的,如今也只能先救急了,让她拿到江城市区的中药铺子里卖掉,然后给他买些西药回来。

武月手里没有去江城的路费,借了一个村都没借到,万般无奈只好去了爷爷奶奶和大伯家,他们也不肯借钱给她,还用扫帚把她从家里打出去了,并一个劲骂她是丧门星。

武月当时都气哭了,她爸平常对村里人那么好,什么头疼脑热的病都给人治,还不带收钱的,如今他们落难,个个都避之不及。

后来想到她爸的腿伤不能再拖,如今天气热了,她爸也说怕出血的伤口有感染的风险,也怕久病不医成了瘸子。

吓得武月赶紧找了一个蛇皮袋,把几只人参和一些他爸晒的草药装起来。

昨天天没亮就出了门,毕竟走到江城至少要八小时呢。

紧赶慢赶到城里的时候也下午三点了,按照她爸给的地址找到了一个中药铺,并告知是武志军的女儿,那人很痛快的数了二十张大团结给她。

后来她按照她爸列的单子又买了不少西药,还剩一百四十几块钱,她不敢乱花,用蛇皮袋把药装好就往回走。

这一走就到了天黑,而上面的悬崖边上有唯一的一条小道,是步行来去江城最近的路。

武家兄弟大概是料定了她会走上面的山路,才在她回来的必经之路上提前埋伏好,然后选在了最陡峭的地方,想来是不打算给她留活路的。

只要她死了,所有人都会认为她是自己掉下来摔死的,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们兄弟身上。

好周密的计划,真是难为那两个草包了。

她倒是要看看,等那两兄弟看到她完好无损地站在他们面前时,会作何感想。

石瑞铮发现武月坐在地上不动弹,以为是受伤了不好对他们讲。

“同志,真的不用去医院吗?”

武月摆了摆手说不用。

她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其间,石瑞铮想扶,武月也没矫情,搭着男人遒劲有力的胳膊就站起来了。

男人被武月捏住的臂膀有些发烫,他从没和那个女孩子有这样的接触,一时间有些口干舌燥。

武月拍了拍身上的灰,为了确认自己胳膊和腿都没事,还在原地跳了两下。

还好骨头没事,她在掉下来的过程中,扒拉住了悬崖缝隙里唯一的那棵树,最后也是脑袋先着的地,要不然肯定得缺胳膊断腿。

武月仰头瞅了一眼,给她爸装药的蛇皮袋还挂在树上,最后还是石瑞铮站在车头用长树枝给弄下来的。

“上车吧,你坐副驾驶给我指路,阿豪坐车厢去。”

石瑞铮直接给张家豪安排的明明白白的。

张家豪也不敢违背领导的话,认命的爬上了大东风的车厢,车厢里杂七杂八的堆着帐篷等救灾物资,到处糊的是土泥巴,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,顿时就在心里把见色忘义的石瑞铮里里外外骂了个遍。

石瑞铮把武月送上副驾驶,自己则绕过车头上了驾驶位,然后才发动汽车往武家驶去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小说《重回八五:麻辣娇妻太张狂》武月石瑞铮完整版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