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唐菱薄慕寒小说《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》全文免费阅读

苏循只把唐菱送回了房间门口,对她点点头就自顾先离开了。而这间房很明显不是刚才那间,而是顶层最大的总统套房。唐菱站在门口迟疑了几秒,顶着四周保镖各异的眼神,硬着头皮按了门铃。又等了几秒,没人开门,守在门

书评专区

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

《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》免费阅读

苏循只把唐菱送回了房间门口,对她点点头就自顾先离开了。

而这间房很明显不是刚才那间,而是顶层最大的总统套房。

唐菱站在门口迟疑了几秒,顶着四周保镖各异的眼神,硬着头皮按了门铃。

又等了几秒,没人开门,守在门口的保镖江流倒是开口了,“三爷说了,唐小姐来了可以自己进去。”

唐菱,“……”

她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江流,暗自腹诽:那你不早说!

这三爷身边的保镖和他本人一样,都莫名其妙。

江流被她看得也有些不自在,故作严肃的别开目光,“唐小姐请进吧。”

心中却道这也不能怪他啊!

三爷身边忽然多了个女人,他也很不习惯,这不是反应就慢了点吗?

唐菱收回目光,拧了拧门把手,果然打开了。

她闭闭眼深吸气,慷慨就义般推开门进了房间。

客厅里没有人。

她正疑惑时,卧室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,“进来。”

唐菱心跳微乱,捏了捏拳头,慢吞吞朝卧室去。

短短一段路,她脑海中已经转过了无数念头和画面,想了无数可能。

她不知道他在卧室里做什么,她进去后又会面对什么?

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性子,会不会很难相处?

说到底,除了那一个月的梦,除了那些传言,她对薄三爷这个人丝毫也不了解。

虽然她之前想着要抱紧他的大腿,毕竟什么自尊尊严,在她的亲生父亲决定把她送给一个六十岁的老男人时,就已经都不存在了。

可她还是会害怕,会不会离了虎坑又掉进龙潭?

何况,被人包养这种事,说到底还不如小三的女儿来得好听。

毕竟一个不由己,一个,却是自己的选择。

那她这两加一起,这辈子也不要想抬起头做人了。

可是她能选择吗?

不说唐家那边一直以来对她的打算,就说这位薄三爷,他在把唐蓁送到那姓孟的床上时,其实就等于已经替她把路堵死了。

如果她现在回唐家,结果只会比卖给老头儿惨上百倍。

想到这里,唐菱咬咬牙根。

所以不管薄三爷是什么样的人,她现在都只能选择他。

抱紧他的大腿可劲儿讨好他,他脾气再不好,只要她把他哄高兴了他应该也不会对她太差吧?

反正装乖什么的她可太会了,这么多年她不都是这么过来的吗?

想到这里时,唐菱也走到了卧室门口。

卧室门只是虚掩着,她小心翼翼从门缝朝里面看了看,正好就对上那双漆黑含厉的眼。

唐菱僵了下,紧接着却松了口气。

还好还好,没她想象中的那些不能描述的画面。

这男人只是在卧室的沙发上坐着,腿上还摆着笔记本电脑,正抬眸盯着她。

怕他不耐,她忙推开门对着他乖巧的笑了笑,“我回来了。”

说完又瞬间闭紧嘴巴,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对劲?

薄慕寒是在看一份电子合同,此刻微微眯起黑眸,上上下下看了唐菱几眼,看得她浑身不自在时才低沉开口,“有没有受伤?”

唐菱明白他是问她有没有被莫蓉母女欺负,正想摇头,却忽然想着现在可能该装装可怜?

她忙又抬手,将掌心朝上,小声问他,“手疼算吗?”

见他不说话,她撇撇嘴,“我刚才打了唐蓁一巴掌,不太清楚力道,现在手还疼呢。”

薄慕寒眼角几不可察的动了动。

他在梦里就知道她娇气,却也没想到现实里她能娇气成这样?

他看了看她的手,然后移开目光示意她看茶几上的东西,依然是言简意赅,“没有问题就签了。”

“是什么呀?”

见他不接这茬,唐菱便顺着他的意思走过去将茶几上那份东西拿起来,这一看懵了。

“合同?”

她有些茫然的抬眸看依然坐在沙发上的男人,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才好。

是她见识太少吗,有人包养还签合同的吗?

薄慕寒显然不明白她在疑惑什么,眉心微微收紧,“有问题?”

既然唐菱选择留在他身边,又自愿说要让他包养她,那就同男女朋友是不一样的。

既然这样,那在他看来该有的合约还是要有的,以免以后生出事端来。

而唐菱则垂着眸,看着合同没有说话。

这份轻飘飘不过两页纸的合同,却似有千斤重,她很用力才能捏紧它,指骨节都渐渐发白。

合同上面明晃晃的包养合同四个字很扎眼。

她很清楚,这四个字会是一根钉魂针,只要她签上名字,就会将她永远钉在耻辱柱上。

哪怕以后她离开了他,也不会得到解脱。

可她有得选择吗?

薄慕寒当然能看出她情绪的不对,目光在她纤细的手指上顿了两秒,再次抬头看她,“怎么了?”

他声音比刚才更沉,唐菱忽然就回了神。

其实想想也是,他和普通的男人不一样,多些戒备也是应该的。

几乎是瞬间,她已经收好了所有心思,笑着抬起头,“没什么,只是没想到三爷速度这么快,就已经把合同都做好了。”

她脸上的笑伪装得很好,声音也依然娇软。

如果不是声线有几分控制不住的紧绷的话,薄慕寒应该也会被她骗过去。

薄慕寒盯着她看了几秒,将膝上的笔记本电脑移开。

他起身走到唐菱面前,在唐菱的僵硬中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俯身,气息逼近她,“你不愿意签?”

生怕他下一句就是让她走,唐菱忙摇头,“不是,我愿意的。”

薄慕寒眯起鹰隼般的眼眸,目光锐利,“真的?”

唐菱眨了眨有些酸痛的眼,很认真的回答,“当然是真的,我为什么不愿意呢?”

她有什么资格,不愿意呢?

微微吸气,她又弯唇,这次的笑比之前真心了许多,轻声道:“今天如果不是三爷,我现在或许已经……”

后面的话到底说不下去,她默了默,声音更轻,“三爷能帮我留我,对我而言就已经是恩人,我又怎么会不识好歹?”

她的话出乎薄慕寒的意料,倒是说得很对。他愿意留下她在他身边,她的确不该不识好歹。

可又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底偏偏有几分说不出的不适。

他沉默的盯着她,唐菱就仰着小脸,任由他看。

薄慕寒自认为对她身体的每一寸都已经很熟悉,他也以为自己留下她,最想要的就是她的身体。

有个能让自己愿意靠近的女人,是件很难得的事,更何况这个女人身材很好,脸蛋也很漂亮。

可现在他发现,她的眼睛竟然才是最漂亮的地方。

清澈空灵,干净得不可思议。

和她对视片刻,薄慕寒缓缓收回视线,也收回了捏着她下巴的手,“既然愿意,就看看。”

顿了顿,又难得的补充一句,“有不满意的可以告诉我,只要我能满足你的,就一定会满足你。”

这是唐菱听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。

她甚至有些受宠若惊,忙点头道谢,“谢谢。”

薄慕寒正想点头,目光却落在她下巴上,然后微微皱眉。

他刚才捏她下巴时并没有用什么力,怎么就,红了一块?

她也实在太过娇气了,等会儿他真碰她的时候,她这身子怕是留不下一寸好地方了。

看来还得让梁哲裕先送点药过来。

唐菱哪里知道他已经开始安排之后的事了,她硬着头皮去看那份合同。

看了后发现除了那封面上几个大字外,其实内容倒是没有那么伤她的,反倒大部分条约内容都是给她的好处。

也是,薄三爷是什么人,怎么会亏了身边的女人呢?

唯一的两点,一是要求她在他身边的时候不许和其他男人有任何暧昧来往。

二是,合约结束时间由他说了算。

唐菱觉得自己都能接受。她不会和别人暧昧。

至于结束,他这样的男人,应该也不会养一个女人太久的。腻了或者有女朋友了结婚了自然就会让她离开。

她唯一不能接受的,反而是他前面给她的那些好处,特别是那一个月一百万的生活费。

看到这条的时候,她简直以为自己看错了眼,看多了几个零。

她一个月能用一百万?

何况对一个情人而已,他也实在大方过头了吧。

她怎么能要他这么多钱,那真的是在卖自己了。她只是想跟在他身边,暂时逃离唐家。

吃他的住他的已经是迫不得已,至于钱,她更想自己赚。

所以,唐菱有些纠结的指着这条,“三爷,这个,我们能不能再商量一下?”

薄慕寒的心思收回来,看向她指的地方,“不够?”

似乎也是,他记得他那几个什么堂妹表妹侄女的,光是买个包包都要上千万,一个月三十一天就有三十二天都在买包。

一百万怎么能够呢?还不够她们买个包带。

所以不等唐菱回答,他又道:“那就一千万。”

其实她的衣服包包他也会为她准备,不过她有时候应该也会有自己想要买的。

对自己的女人在物质上的一点要求,他不觉得有什么不能满足的,也不觉得是她贪心。

唐菱,“?”

她被震懵了。

忽然就懂得为什么莫蓉听到薄三爷的时候就不敢对她动手了。

也懂得为什么人家都传言说薄三爷是土皇帝了。

见她不说话,薄慕寒想了想,“如果还不够……”

“够了够了够了,太多了太多了。”

唐菱忙打断了他,生怕他再说出一个亿来。

见他疑惑,她咬咬唇,又接着道:“我不是觉得不够,我是觉得太多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其实,一个月有个几千块就够了。”

唐菱也没说不要他的钱,总觉得这话说出来有点当又婊子又立牌坊的,也怕他生气,所以她还是选择了报给他自己平时的生活费范围。

然而薄慕寒显然没有反应过来,“几千?”

他怀疑唐菱后面是不是少说了个万,正等她开口补充,她却对他点点头,“嗯,五千吧,五千就够了。其实我平时一个月也用不了这么多的。”

吃住都不花钱,她能用什么呀,五千块她还能存下两三千给妈妈治病呢。

然而唐菱觉得这是很正常的生活费范围,薄慕寒却沉了脸色,冷声问她,“唐家一直都这么虐待你?”

“啊?”

唐菱微愣,薄慕寒冷笑,“五千?能做什么,那个什么蓁的一个月也用这么多吗?”

他明显是生气了,气得话都多了起来。

唐菱张了张嘴,没说出话来。

唐蓁当然不是,她和她又不一样。

薄慕寒也没想等她回答,只又冷声道:“既然你觉得一千万多了,那就维持合同上的一百万。”

“签了。”

见她依然不动,他眯眸,声音幽凉,“唐菱,我的女人,不管哪方面,都不能比别人差,明白了吗?”

他既然决定要好好养着她,怎么能让她再和以前一样过日子。

他的人,不管哪方面都要是最好的。当然,也只有他的人才能配得上最好的。

唐菱心底一惊,却是明白过来。

这是三爷的面子,她如果太穷了,走出去是会让他颜面无光的。

她无奈点头,“我明白了。”

大不了就是把钱存着,等以后离开尽数还他吧。

她认命,蹲下去拿了茶几上的钢笔,就那么蹲着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其实她刚才已经看到合同上已经签了他的名字,龙飞凤舞的三个字:薄慕寒。

他的名字?

连名字,都是冷冰冰的。

微颤着手签好了字,他已经坐回了沙发,靠在沙发背上,目光幽幽的盯着她。

唐菱咬咬唇,把合同朝他的方向推了推,有些忐忑的小声道:“我签好了。”

她忐忑的是,从这一刻起,她和他的关系,就不同了。

薄慕寒垂眸看了眼合同上的名字,秀气飘逸,小小的两个。

在他的字迹旁,衬得跟小可怜似的,就和她这个人一样。

他眯眸,再次看向她,低低开口,“过来。”

唐菱也没多想,起身绕过茶几走到他身边,正想问他做什么,他忽然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朝前一拉。

她没有防备,顺着他的力道跌坐在他腿上,他的手已经紧紧圈住了她的腰身。

男人的气息骤然靠近,淡淡的薄荷味钻入鼻息,让她浑身僵硬。

而他只轻轻捏住她的下巴,薄唇靠近她耳边,声音忽而低哑,“还要洗澡吗?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唐菱薄慕寒小说《偏执三爷的撒娇精成了团宠》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