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重生嫁给死对头,被摄政王宠翻了沐颜悦韩子夜,重生嫁给死对头,被摄政王宠翻了小说免费阅读

沐原书房位于宅子的东南角落,他素来并不喜人进他书房,平日都有小厮守着,就连茶水都是侍卫代为送入,常人很难进去。正因如此,上一世在父亲书房找到通敌书信后,就轻易的被作为叛国罪证抄了府。想到此,沐颜悦不禁

书评专区

重生嫁给死对头,被摄政王宠翻了

重生嫁给死对头,被摄政王宠翻了》免费阅读

沐原书房位于宅子的东南角落,他素来并不喜人进他书房,平日都有小厮守着,就连茶水都是侍卫代为送入,常人很难进去。

正因如此,上一世在父亲书房找到通敌书信后,就轻易的被作为叛国罪证抄了府。

想到此,沐颜悦不禁黯然失神,能神不知鬼不觉将叛国书信放进书房的人,一定是父亲极为信赖之人。

抑或者,是被人买通了父亲书房外看守的小厮。

不过这一切她都还不能确定,只能先进去书房查看一番。

沐原带着她走进书房,沐颜悦便四处打量起来。

整个书房不大,格局方正又简单,一眼可见的是整块梨花木做的大案桌,后有一整排书架子,上面摆满了兵书和一些文卷。

此外,书房一侧还有一排桌椅,想来是父亲平日与人谈论公事的地方。

从上一世零碎听到的消息来看,父亲的书房是并未有机关密室的,当时找到与敌国来往书信函件便是在书架上。

整个搜查不到一炷香就找到了,如此儿戏,从找到信件到定罪,只短短三天。

这一切,仿佛为了定罪而定罪。

她慢慢把垂下手,手在袖子里拽紧了拳头,在书房慢慢踱步,心中充满了悲凉。

未免父亲看出她的情绪变化,她忙拿袖子捂嘴做哈欠状。

看沐颜悦兴趣缺缺的样子,沐原便寻机赶她离开。

从父亲沐原的书房出来后,沐颜悦只觉十分疲惫,她该如何避免上一世的栽赃发生,她甚至想到直接放把火烧了书房。

但她明白,就算是她真的烧了书房,只要那些人没打消念头,仍是有千千万万的其他方式。

所以当务之急,就是需要查明,父亲是否有得罪的人。

而从上一世的已知结果来看,沐之鱼定是有参与构陷一事。

看沐颜悦眉头紧锁,好似有什么难事,玉子只静静的陪在她身边。

她无意识的在宅子里逛,等到有意识抬头一看,发现已身处沐之鱼院子外。

沐颜悦刚想离开,看门婆子已经进去通传了,沐颜悦只好假意专门来找沐之鱼的。

“你家小姐呢?“沐颜悦见到沐之鱼的贴身丫鬟莲儿一路小跑过来。

“悦小姐好,“莲儿行了礼,道:“小姐刚写诗弄脏衣袖正在换衣,您先请进。“

沐颜悦跨进院子,便闻到一阵花香。

整个院子坐北朝南,除了沐之鱼的寝居室,还有专门的琴房、书房、会客厅。整个院子比沐颜悦三姐妹的要大不少。

院内还开辟了小花园,种满沐之鱼喜欢的兰花,很多名贵稀有的种类,都是母亲这些年帮沐之鱼搜寻来的。

之前穆晴做赏花宴时还来借过几盆。

沐颜悦走到会客厅坐下,莲儿又上了茶水和糕点,给她沏茶后恭手递给她道:“悦小姐,您请用茶。“

她接了水,喝了一口,认出是龙井来,春季龙井最是值钱,且难买。

便问莲儿:“这个龙井可是今年的新茶?之前未喝过。“

“这是陛下之前赏给将军的,将军见小姐爱喝,便分了一些过来。“莲儿解释道。

说着沐之鱼便换好衣服来了,只见她穿了一件粉蓝色的翠烟衫,绣了时兴的花样子,很是好看。

这个还是当时她及笄礼时,沐之鱼说好看,她想了没想就直接送了。

每每想到这些,她觉得恨意滔天,他们一家人对沐之鱼这样好,却不曾想沐之鱼从未有过感激之心,甚至一直觉得是寄人篱下。

沐之鱼小时候她父母便染疾去世了,父亲特地派人去江南将她接回西北,母亲心疼她自小失去双亲,对她关怀备至,搬来京城后,沐之鱼的院子也是母亲先挑了的。

三姐妹有的,沐之鱼只多不少。

所以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沐之鱼有什么理由背叛她们家。

这些天她想了又想,如果说非要有理由的话,那就是因为齐偲明。

上一世,她被齐偲明关了大半年,她一直以为沐之鱼已被护送到江南去了。

有天沐之鱼便找上门来,她才知,那是她走投无路去找齐偲明时,齐偲明已经答应要娶她了。

沐之鱼找来后,对她冷嘲热讽,说已怀了齐偲明的孩子。

还告诉她,齐偲明从未曾喜欢过她,之前种种,都是做戏而已。

她那时才恍然大悟,这都是针对沐府的一盘棋,而她沐颜悦,只是一枚棋子而已。

可笑,可笑。

所以这一世,她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跟齐偲明的婚约。

想到此,她略勾了勾嘴角,转瞬就摆出灿烂的笑容,杏眼弯弯,看起来单纯又娇憨。

“鱼儿姐,我来向你讨茶喝。“说完,沐颜悦拿起茶杯一饮而尽,然后又点了点让莲儿给她续上。

“哪里需要你来讨,”沐之鱼顿了顿,拿袖子捂嘴笑着道:“世人饮茶讲究闻、品,你倒真真是喝茶,一口一杯。“

“你再笑话我,我让母亲早日给你找个婆家,看你再促狭。“沐颜悦弯了弯眼眸,唇角带笑道。

“让你混说?“沐之鱼满脸羞红的拿手挠她。

沐颜悦最是怕痒,一直咯咯的笑个没完。

“小悦,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齐公子都望穿秋水了。“许是忍不住,沐之鱼还是提到了齐偲明。

见她终于主动提了齐偲明,沐颜悦一面笑盈盈的又喝了一口茶,一面道:“鱼儿姐,我只拿齐偲明当作小时候的玩伴。“

对于沐颜悦说的话,沐之鱼自是不信的,齐偲明那样优秀,对她又那样好,没有女孩子是不会被打动的。

不过沐之鱼还是假意的顺着她的话说:“那小悦你喜欢怎样的男子?“

“反正不是齐偲明那样的,”沐颜悦垂首看了看掌心,又说:“我觉得鱼儿姐你跟齐偲明倒是合适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。“

不知是不是被说中心事,沐之鱼竟一时没有反应,顿了两秒才矢口否认起来。

两人各有心思,互相试探,大约又聊了一盏茶功夫,沐颜悦便说有事的离开了。

回去的路上,她又想到,沐之鱼确是经常会在她面前夸齐偲明,之前她毫无察觉,但现在细想,恐怕沐之鱼与齐偲明不知何时已经勾在一起了。

说到齐偲明,他父亲是当朝太傅,母亲又是县主,他又是家中嫡子,从小众星捧月长大,后仕途顺利,年轻就入大理寺,是京城众多达官中的优质“女婿”人选。

她与齐偲明,是自小认识的,幼时还未随沐原去西北时候,两家住的颇近,往来就比较多。

且她调皮又爱惹事,经常戏弄人,都是齐偲明帮她望风。

后来她六七岁时,因父亲守疆举家搬去西北,临行前她还拉着齐偲明泪眼汪汪不肯离去,拉钩做一辈子的好朋友。

初到西北时,也有一段时间经常想起齐偲明这个朋友。

不过她性子善忘,又喜交友,很快便在西北交了新的小伙伴,也就渐渐忘了。

搬回京城后,她对小时候的记忆并不十分深刻,且男女有别,就没做多想。

但自她回京城重新见到齐偲明后,他偶尔会差人送些礼物给她,大多是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,或是新奇物件,稀罕吃食。都是直接放在她后院门外。

很多时候沐颜悦都不收,但齐偲明下一次还是会送。

偶尔在宴会上遇到,齐偲明也多会寻来找她说一两句话。

以至于上一世她回来后,对与齐偲明的婚事,虽谈不上很喜欢,也并无反对。

可是,上一世在她走投无路向他求助时,他不仅没有帮她,甚至将她囚禁起来。

更是娶了沐之鱼,害死三木和玉子。

想到此,沐颜悦只觉恨意汹涌而出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重生嫁给死对头,被摄政王宠翻了沐颜悦韩子夜,重生嫁给死对头,被摄政王宠翻了小说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