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伤鹤在线免费阅读

等到晚自习下课,已是夜色撩人。陈安谨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。走出校门,她看见路上卖水果的小贩已经忙着收摊了,准备去饭局上应酬的中年人挤进了出租车,环卫工人还在扫着地,邮递员依旧骑着车四处奔波。这座城市的人

伤鹤

伤鹤》免费阅读

等到晚自习下课,已是夜色撩人。

陈安谨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。

走出校门,她看见路上卖水果的小贩已经忙着收摊了,准备去饭局上应酬的中年人挤进了出租车,环卫工人还在扫着地,邮递员依旧骑着车四处奔波。

这座城市的人都很忙,忙着图那碎银几两。

回到家的陈安谨匆匆吃了几口应月煮的面就回了房间。

翻着手机里那寥寥无几的歌曲,陈安谨陷入了沉思。

既然有机会参加比赛,就该选首歌来唱唱了。

陈安谨一直都很喜欢一首歌,是人气歌手许玉宁的《你大概是我十七岁的遗憾》,她很喜欢歌曲的旋律,歌里的人就像是忧郁成疾,曲调更是仿佛谱写了她的人生。

切换音乐,前奏总是让她如痴如醉,轻缓而悠长。

仿佛置身其间她的心开始微微动容,脑海里蓦然浮现一个久违的身影,是那样熟悉,又那样疏离。

她在等他靠近,等他带着满山疯长的花向她走进,直到那俊朗的眉目入了她的眼……

是季延荀。

“安安,明天我要带奶奶去一下医院,晚饭你自己煮哦。”

应月的突然出现打断了陈安谨脑海里的画面,眼前的男人消失于此,天地一瞬空荡,这世间只剩桃李春风,他不在,眼前的一切都毫无生气。

陈安谨隐隐不悦,她暂停音乐,看了眼门口应月:“行,要不要连你的一起煮?”

应月摇了摇头:“我在你爷爷家吃就好了,你要不要过来一起?顺便也看看你奶奶。”

“不了。”陈安谨拒绝。

“安安,我感觉你好像对你奶奶的态度不是很好,能和我说说原因吗?”

自刚来沂盛去了沈钰芳家那时起,应月就一直觉得陈安谨对奶奶沈钰芳的态度有些过于冷漠,于是忍不住开口问她。

陈安谨摇了摇头,过去的沈钰芳做的种种事她不想再提了。

应月叹了口气,关上了门,独留陈安谨一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听着那首忧伤至极的歌曲。

应月的话让陈安谨又回想起了儿时。

记得五岁那时,八岁的表哥陈演带着小陈安谨从农村走到镇上的小卖部里买零食,陈演钱没带够,便与店长商量着把陈安谨放那抵着,自己回家拿钱。

店长同意了,可陈安谨不愿意,哭着闹着要和陈演走。

后来跟丢了,自己迷了路,在被沈钰芳找到时,罚她跪了一个晚上。

可这分明不是她的错。

更可恶的是,沈钰芳还特别关切的问陈演有没有被吓到。

自这件事以后,陈安谨对沈钰芳的看法彻底改变了。

任何好玩的好吃的,沈钰芳都只会给陈演,而陈安谨,只能在爷爷的求情下捡那些陈演不要的东西。

想到这些,陈安谨苦涩地笑了笑。

月亮把自己的亮光揉碎,透过窗户撒进了陈安谨的房间。陈安谨试图从这月光中汲取温暖,可她忘了,月亮本来就是冷的。

是她异想天开,想在那样的家里捕捉到温度,哪怕只有一点。

在床上抱膝蹙眉荒废了时间许久,她终于舍得下床洗漱,然后盖好被子睡觉。

双休日的时间总是要比平时过得快,不知不觉就到了同学们期待已久的周一。

这天的徐知意比谁都来得早,说起秋游,她算是最期待的一个,毕竟她的童年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度过的。

出发的时候,校门口是长长的按班级排成的队伍。

宋劫是一脸没睡醒的模样排在队伍的末尾,眼睛泛着淡淡的黑眼圈为他添上了陌生的阴柔美。

“劫哥,你不带午饭吗?”宋劫的一个小追随者程昂抱着鼓鼓的书包,从队伍开头挤到了宋劫身边。

他看着宋劫空空的双手,疑惑的问道。

宋劫微微瞅了他一眼,笑道:“你傻啊,自己带午饭多累,到时候肯定有小卖部,去买点东西吃不就好了。”

被宋劫这一点醒,程昂一愣,好像是有那么点道……靠!程昂懊恼,几乎想把手里的午饭丢掉。

“安安……我好激动!”徐知意的星星眼从知道要秋游的那一刻一直亮到了现在。

陈安谨拽了拽背包带,倒没有闲情像徐知意那样期待,掂量掂量背包,因为懒得弄午饭,除了几个苹果她什么也没带。

有老师令下,队伍开始动了起来。

众人一路向西,虽说是凉意随风起的秋天,运动过量,也免不了几分燥热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伤鹤在线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