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伤鹤小说(伤鹤小说大结局)-《伤鹤》小说完整版

夕阳残留在天际,风吹寥寥,赤橙交错的云朵层层叠近,如同烈火在天地间掀起了万丈狂澜。偶尔几只画眉飞过,在空中荡出低沉的孤鸣。陈安谨熟稔的点上一支烟,然后抬头,看着远处被余晖紧锁着的深峰,目光深幽绵长,里

伤鹤

伤鹤》免费阅读

夕阳残留在天际,风吹寥寥,赤橙交错的云朵层层叠近,如同烈火在天地间掀起了万丈狂澜。

偶尔几只画眉飞过,在空中荡出低沉的孤鸣。

陈安谨熟稔的点上一支烟,然后抬头,看着远处被余晖紧锁着的深峰,目光深幽绵长,里面藏了太多的故事。

风过几轮,等她抽完了那支烟,神色也已经多了几分疲倦。

有微风轻轻拂来,将她指尖残留的烟味送入她的鼻腔。

陈安谨笑,有些自嘲:“风怎么会把烟味吹散呢。”

于是她拿出季延荀曾经为她买的某知名品牌香水,往身上喷了喷,她还记得他不喜欢她浑身的烟味。

点开手机屏幕,和季延荀的最近一条消息还停留在陈安谨给他发的那句“下午五点四十五,来一趟老树桩书店这边吧”上。

季延荀迟迟没给她回复,但她知道他看见了。

季延荀有个怪癖,就是不喜欢手机聊天,所以回消息这件事在他身上基本是不可能出现的。

所幸这个聊天软件有发送对方“已读”或“未读”的功能,能够减少人们聊天的心理障碍。

陈安谨起身,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,放下半卷的衣袖,扎起了长发。

高高的马尾为她平添了几分青涩与懵懂。

她走在路上,路过的人都忍不住看上几眼。

陈安谨的长相与她的脾气相悖。她长得温柔,眉毛淡淡,五官精致,修长的睫毛遮住的却是一汪不见底的寒潭深渊,里面有星星陨落。

她是那么的美,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,她的美,不仅让人迷恋,还让人发指。

快走到目的地,陈安谨远远就看见了老树桩书店门口站着的一个人,高高瘦瘦,那正是她的男朋友季延荀。

季延荀穿着卡其色大衣静静等待,他眉目清秀,手臂之下还夹着几本书,样子斯文至极。

总有路过的女生忍不住看他几眼,然后与同伴相互红脸私语。

“季延荀。”她轻轻喊了他一声。

季延荀闻声抬起头,朝她招了招手,俊朗的脸上是为陈安谨而准备的温润微笑。

他笑起来很好看,脸颊两边有浅浅的梨涡。

陈安谨走过来,浓郁的香水味也扑鼻而来,可这终究盖不住那经久难散的烟草味。

季延荀皱了好看的眉。

“安安,你又抽烟了?”

陈安谨没有否认,只是鼻尖红红的。

“安安,以后不要抽烟了,你知道抽烟对身体伤害很大的,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?要乖乖听话,不要抽烟了。”

听了季延荀长长的唠叨,陈安谨终于动了动嘴唇,笑着看向他:“我已经不是小孩了,季延荀,我十八了。”

“可是安安,这不是年龄的问题,抽烟本身就是不……”

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
陈安谨用来打断他唠叨的只有五个字,却也是这世间最伤人的五个字。

季延荀停下,眼神从温柔变为不解,甚至有些惊慌:“安安这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不好笑。”

“安安我们进去吧,你不是有题目不会吗,我教你,你看,我给你做好了笔记……”

季延荀开始慌乱的扯开话题,然后手忙脚乱地翻开手中的一本书递给她看。

陈安谨按住了他的手,说话开始有些鼻音:“季延荀,你也知道的,我根本不喜欢你,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我打赌输了而已。”

与朋友的一次打赌,陈安谨输了,朋友谈起了季延荀,那个如光一般的存在。

“那就罚你去追季延荀。”朋友曾经说过。

于是陈安谨追了,哪知还真轻轻松松的追到了他,只是她不知道,在这之前,季延荀就已经喜欢陈安谨很久了。

就在与季延荀在一起好久的陈安谨快动真情时,妈妈突然告诉她,奶奶病情加重了,要带自己去她的城市生活,方便照顾奶奶。

而朋友后来也说:“玩太过了,陈安谨,去分手吧,你一个不学好的人,不能继续祸害人家一个读书人了,人家前途光明,你什么都没有。”

是啊,她有什么啊,她什么都没有。

优秀的成绩,显赫的背景,富裕的家庭,温顺的脾气,没一样和她沾边。

她总不能耽误他。

“季延荀,你得明白你前程似锦,而我呢,我看向你就像小草看着远处开满茶花的山峰,美好是你的,我不是。”过了很久,陈安谨才开口。

“安安,对不起,是我做错什么了吗,安安你告诉我,我一定会改的,真的。不要离开我好吗?我知道你是在开玩笑……”

季延荀神情慌张,眼眶有些微微发红,说话都变得不利索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陈安谨说完这三个字,没有解释更多,也没有依依不舍,她只是背过身不知原因的流了好多眼泪。

就让一切留在垚南吧,唯一遗憾的,大概是时间仓促到没能让自己亲手还他一份感情。

季延荀,真的对不起……

她像个逃兵,狼狈得藏起往事再也不提。

就好像一场梦,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理所应当,只是陈安谨却像是断了线的木偶,混混沌沌。

久而夜幕降临,行人接踵出现。

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里,他们要过他们的灯红酒绿。

有人在霓虹深处喝着三十一打的啤酒,有人在书屋抱灯念一句“清泉石上流”。

每个人都被生活这个大染缸染成了不同的颜色,他们眼里失光,只剩那被世俗支配着的黯淡与麻木。

不知风从何起,卷起地上从远处飘来暗暗泛黄的树叶,与清凉一起携入巷子深处,似是秋季到来,无声无息。

风吹来,陈安谨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口袋的手机仍在不停地响着,扰得她心烦,只好拿了出来,看着屏幕上数几条季延荀的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,陈安谨叹了口气。

“你真的要离开这里吗?安安,我不怕异地恋的,安安,你回回我好吗?”

这是季延荀发来的最新一条信息。

陈安谨盯着手机屏幕良久,也不给他回复,而是狠了狠心把他的联系拉黑。

看着眼前车水马龙的景象,陈安谨伸手擦了擦脸上不争气流下的眼泪。

她马上就要离开垚南了,离开这熟悉的城市,奔向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伤鹤小说(伤鹤小说大结局)-《伤鹤》小说完整版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