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容意楼续年小说免费

翌日。容意花了整晚时间,终于将来自渔夫帽男人的血煞之气一点点炼化进镇魂青灯中。检视了一遍轮廓又清晰些许的镇魂青灯虚影,确定没什么问题后,她才想起答应了此界的差役,要去做什么“笔录”。刚走近警局大门,容

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

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》免费阅读

翌日。

容意花了整晚时间,终于将来自渔夫帽男人的血煞之气一点点炼化进镇魂青灯中。检视了一遍轮廓又清晰些许的镇魂青灯虚影,确定没什么问题后,她才想起答应了此界的差役,要去做什么“笔录”。

刚走近警局大门,容意就看到这边停了不少车,一群举着摄像机和话筒的记者在互相推搡着,似乎在采访什么人。

经过昨夜一整晚的热门话题发酵,网络上关于容家真假千金案真相,以及容意失踪的原因,已经演变出了无数个版本。而事件高潮则是今早九点,有神通广大的记者联系上一对自称是容意亲生父母的中年夫妻,对他们进行了独家采访。

在采访中,这对中年夫妻声称他们更早一些时候就发现了孩子抱错的事情,只是不敢说出来。而且他们还指出,容意也并非刚刚知情,因为在发现抱错孩子之后,这对夫妻就曾悄悄与她接触,并告知她真相。

这话一出,容意就从无辜的受害者之一,变成了这对夫妻的“共犯”。

因此,当得知警方似乎已经找到了失踪的容意,且容弘业夫妇就是来确认消息的之后,嗅到流量密码的各家八卦记者也迅速聚集到警局外,希望能抢占先机。

现场还有记者不嫌事大地拿手机播放早上那段采访视频。

视频中的母亲声泪俱下:“发现抱错后的这几年以来,我们每天都担心事情暴露怎么办,一直都想告诉容先生他们真相,又怕被当成故意的……呜呜呜,这次听说容先生和容太太要求查DNA后,我们就知道再也瞒不住了,也劝了容意,希望她能回家,我们一家人平平凡凡的生活也可以过得很好……但这孩子享惯了福,就是不听啊!她失踪前还跟我说,如果当不成容家千金,她不如去死。我以为她只是一时气话……”

警局门口,表面十分急切的容弘业夫妇俩则在记者们的簇拥下追问警方:“警官,你说找到容意了是真的吗?你们找到的那个人……真的是她吗?如果是她的话,她没事为什么不回家?”

“我回家了啊。”

清亮的女声打断了容弘业夫妇一连串的发问。他们僵硬地回过头,看到没事人一般的容意面带微笑,通过记者们自觉让出的通道,一路走到他们面前。

担心这两位情绪太激动,没听清自己的话,容意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回这边的家了。爸,你不是刚送我一套新房吗?怎么这么快就忘了。”

容弘业脸色铁青,见鬼一般瞪着容意。

若非此时身在警局门口,旁边就站着几位刑警,还围了一堆他故意引来的记者……他真恨不得冲上去再亲手掐死容意一次,以免她说出更多不该说的东西。

反而是容太太反应极快,她一声抽泣,再不等容意多说,便含泪朝容意扑过来,一把将她抱住:“小意,你总算是肯见我们了!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爸这两天有多担心?”

容意看着这个哭得一脸泪还丝毫不损形象的妇人。她哭得那么伤心,仿佛真的为失而复得的女儿感到又惊又喜。若是原主,此时恐怕都会被容太太的演技哄得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。

然而容意并非原主。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,她什么人没见过?

此时见容太太一个人演得如此卖力,容意也好心地配合她开演。

不同于容太太闹出来的大动静,容意的“伤心”是无声而深刻的。她脸上原本的笑容一点点收起,澄澈的一双杏眼渐渐涌起的水雾凝成晶莹泪珠,颤抖着滑落眼眶,顺着脸颊濡湿了衣领。

看着容意微微颤动的身体,在场任何人都能感觉到她的激动与伤心。

“妈,你们让我去做检测的时候,我本来还抱着一丝希望。原来……原来我真的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吗?视频里那个陌生阿姨真的跟我有血缘关系?”容意清亮的嗓音因为压抑的情绪而变得嘶哑哽咽,一句话断断续续数次才终于完整说出。

容太太懵了。

容弘业也懵了。

记者们则努力把摄像机扛得更稳些。

虽然眼前并非大多数人期待的狗血场景,但养父母和亲父母争孩子勉强也算个噱头……嗯?

已经开始脑内编新闻稿的记者们意识到一个问题——容意的亲生父母呢?按理说,失踪的孩子找到了,他们也该接到通知吧,怎么没来警局?而且容意对对方的定位是“陌生人”,他们真的如视频中所说,见过面吗?

现场气氛改变,情绪也被容意打断,容太太一时也无法入戏了,只得强装出安慰的样子,拉住容意向警方道谢和道歉。

感到对方牢牢抓着自己那只手充满着警告的意味,容意垂眸,学着原主魂魄那乖巧文静的模样,沉默地跟在容弘业夫妻身后,任凭他们八面玲珑地与警方和记者周旋。

直到容弘业夫妇以为一切都遮掩过去了,准备带她回家时,容意才说:“我今天来警局,有其他事呢。”

将容弘业夫妻瞬间紧绷的表情尽收眼底,容意大喘气地补充:“昨天我抓了个贼,警方邀请我今天来做个笔录。”

抓贼?

还没走远的记者们竖起了耳朵。

而担心容意顺势报案的容弘业夫妇也只能留下来,等容意慢慢做笔录。

等他们终于能如愿把容意带上车时,网上的舆论风向已经变了。

容意没来警局前,网上与她相关的新闻是“假千金嫌亲生父母贫困,明知鸠占鹊巢仍不悔改,真相曝光后以死相逼养父母”,关联词全是“嫌贫爱富”、“虚荣”、“作怪”之类的负面词汇;容意来了一趟警局后,“阳泽市连环杀人旧案告破”的话题异军突起盖掉了容家的八卦,她的关联词中也多了“临危不惧”、“绝地反杀”、“防身术”等新词。

吃瓜吃得比较慢的网友傻眼:这都什么跟什么?怎么联系到一起的,我是谁我在哪,我吃的是什么口味的瓜?

#你以为假千金失踪了,其实人家抽空去协助警方抓了个连环杀人犯#

当看到这个新话题冒出来的时候,关注了一整天网友评论的容绮气得摔了手机。

轿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,在别墅的车库里停下。

容弘业憋着火率先下车,死盯着容意乖乖走进大门。他给妻子使了个眼色让对方到窗边望风,就朝容意伸出手。

容意轻松避开,微笑道:“爸,我才刚回来,要是又出事的话,你想好这次要给大家讲个什么故事了吗?”

容弘业心头一惊,不敢再继续逼近。他恨恨地瞪视容意,咬牙切齿道:“说吧,你不向警方报案,还跟着我们回来,有什么企图?”

“说这个之前,我要先问你一个问题。”容意反客为主,一步步逼近容弘业,后者被她的气势震慑,下意识步步后退。容意按照原主的要求,缓缓问对方:“为什么你要那么对‘我’,是‘我’做错了什么吗?”

容弘业退无可退,脚下一个踉跄,撞到了沙发靠背上。

窗边传来容太太崩溃的尖叫:“你不肯老老实实去死就是最大的错!我们接你回来,好吃好喝养着你,就是为了让你做绮儿的替身,你——”

唯恐外面还有记者盯梢,容弘业赶紧跑过去捂住容太太的嘴。

容意耐心地听完,重新露出笑容:“所以啦,你们既然想让我当替身,我当然要好好扮演这个家的女儿啊!你们刚才对着记者怎么说的来着,‘会对两个女儿一视同仁’?我可期待了。日子还长,好好相处吧……爸、妈。”

向警方说出真相,或者对这对夫妻动点手脚送他们归西,都太便宜他们了。

既然这对夫妻想用家财买原主的命,而原主也确实被他们害死,那他们就按着原本的交易规则继续走下去吧!

容意要让容弘业夫妇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计划破灭,看着他们最在乎的权势富贵都一点点离他们而去,心中发出无数恶毒的诅咒却无计可施。

这才算公平。

手指微动,从容弘业夫妇的方向勾来数道黑色的怨气,容意轻笑出声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当邪修穿成炮灰假千金容意楼续年小说免费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