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亲肿冷面女帝的脸后,他翻墙跑了无弹窗免费阅读

涟漪转身,两人四目相对,周子纯刚想开口怒骂,手却被他捏住身体一转就拥在一起,胸口某处一紧。她的声音就怎么也发不出来。马车一顿,有人大喝,“里面是什么人出来,我们例行检查,国君登基之时不许闲杂等人出入京

亲肿冷面女帝的脸后,他翻墙跑了

亲肿冷面女帝的脸后,他翻墙跑了》免费阅读

涟漪转身,两人四目相对,周子纯刚想开口怒骂,手却被他捏住身体一转就拥在一起,胸口某处一紧。

她的声音就怎么也发不出来。

马车一顿,有人大喝,“里面是什么人出来,我们例行检查,国君登基之时不许闲杂等人出入京都。”

周子纯使出全力挣扎。

如果出了城门她恐怕就难以回来了,不能出京,车夫啊啊的叫就是不说话。

涟漪轻笑,把周子纯压在怀里拉开了车门,他的声音一换变成可怜巴巴的低泣,“官爷,我妹妹染了‘天花’,我要出城去找大夫治病,求求你们开恩放我们出去,这是我们的身份牌,妹妹病得很重在不治她就要死了!”

周子纯哪容得他胡说八道,靠着坚毅的意志一下冲开涟漪的手臂窜到守城管的面前。

“救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守城官吓得猛得后退。

慌乱的把身份牌丢到车上催促马夫。

“赶紧给我滚,滚,滚,染了‘天花’还敢到处跑,快滚,你们这些早贱民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涟漪点头哈腰得把周子纯给拖了回去。

车夫立马一甩鞭子,车子像装上风华轮似的奔出了城门。

周子纯绝望的软倒在涟漪怀里,心里骂翻了天,这些守城门的人就没有看到她的脸吗,她是皇帝凤熠裳。

一个个眼睛都是长着出气的?

自己今天才登基,百官万民都看在眼里就不认识她了?

周子纯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。

她脸上粘满了破口的血疮,脓包,谁能认出她是新登基的女帝?

感觉马车飞驰离开京都,周子愤怒的心反而冷静了下来,她慢慢放松身体闭上眼睛养神。

她要等到药效消失恢复体力。

到时再收拾这混蛋。

涟漪惊讶她的转变,看来凤熠裳也不是传说中的废物

他闭上眼睛,干脆也养神。

这日,两人弃了马车走路到周口,离京都越来越远,周子纯也越发的冷漠安静,两人几乎可以不说一句话。

找了客栈住下,涟漪吩咐店小二送热水进屋洗澡。

小二疑惑的看看他,又看看坐在桌边,穿得跟叫花子伏在桌上不能动弹的周子纯,“公子,这位姑娘……你们要一个房吗?”

“当然一个房间,她是我的小媳妇,不在一个房在哪?”

涟漪拿了个银锭丢给他。

抽下旁边架子上的毛巾擦了下脸上的黑灰泥土。

拉下脖子上紧紧缠着的扣子。

他白皙如雪般的肌肤露了出来,

店小二看着他的脸一下就痴呆了,好美,便不可思议摸摸头看向一脸浓疮的周子纯。

这两个是小夫妻?

不过开店赚钱,再加上有些人有特殊爱好,他也是见多了,也没有说什么就去烧了热水送来。

周子纯冷冷道,“怎么,你想在我面前洗澡,我不介意看你的身体,可不会对你负责。”

涟漪一顿。

这话说的……

他抿嘴一笑,去拿了包袱中换的新衣服……

“谁说我要洗了,是我要给你洗澡,好带你回家去,总不能让你像个叫花子般玷污我家的门口。”

本以为周子纯会破口大骂,没有想到她连眉头都没动一下。

涟漪疑惑的挑眉?

正常女孩遇到这事早就羞得要死要活。

她竟没事人一样?

他冷笑,荡妇。

凤氏女帝都是本就放荡,身边男人无数,哪里会怕被男人看见身体。

热水放满,涟漪一把拉过虚弱的周子纯丢进了木桶里,拿着刷子就在她身上使劲的擦拭。

毫不怜惜。

刷子的硬毛擦在本就虚弱的身体上,一会就把周子纯擦出了血。

周子纯反抗的拒绝他动手。

可一会就气喘兮兮软在木桶上,涟漪冷笑,“怎么,我伺候得不够好吗,陛下,这只是一点点小小的前奏,你就受不了了。”

前奏?

她怎么得罪他了要被俘过来受这罪?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都说了我要带你回家……陛下你从小熟读诗书,历史笔记,国外鉴证,难道看不出我是谁吗?”

周子纯抽了抽眉头,她恨不得破口大骂。

知道你个鬼……

虽然拥有原主的记忆,可原主恐怕也不知道他是谁,要不然自己怎么什么也不明白。

他放下帽子,那头灿烂的金发倾泻而出,舀起水洗净脸上的泥灰,将那张纯艳相宜的俊脸伸到她跟前。

嫩白的脸,清透碧绿的冷淡眸子,有着含苞待放的香甜。

“你看我像什么人?”

周子纯没有作声,脑子里却转得飞快想着逃跑的计策。

涟漪抓着她的下巴,舀起水就奋力的搓着,周子纯继续反抗,手却无论怎么样也抬不起来。

他冷冷的开口,“你果然想不起来,不过才短短二十年的时间,你们就忘记我们西罗国……哼,你母亲将我们西罗国洗劫一空,还将皇室子弟当做奴隶,任何人都可以买卖欺凌,你说,家仇国恨我会对你怎么样。”

周子纯的思维一子被打开。

西罗国?

难怪他们这种长像的人在夢国没有引起注意。

记忆中,弱小的西罗国被夢国吞并后就成了一个藩属县。

吞并的原因很儿戏,就是当时的女皇帝,也就是这个身体的母亲看上他们的皇帝,下诏书要那位皇帝入嫁夢国后宫。

这种事,西罗国自然不同意。

不同意就开战,连一点预兆也没有夢国就打到西罗国的家门口。

二十年前,先皇帝也才十六岁。

整个皇室就被当成奴隶贩卖,最后悄无声息的消失了。

涟漪是西罗国皇室?

这种国与国战争后的结果,怎么就怪到她的头上了,而且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了。

自己都没有出生。

可这毕竟是夢国做出来的,她是现任皇帝。

被抓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劲。

可是……

周子纯绝不承认这种罪恶,瞪着他,“这种恨我无话可说,要是夢国输了,结果也是一样,是不是我也可以把你囚禁起来,想怎么做就怎么做?你抓了我,西罗国也不会恢复,快放了我。”

这话激怒了涟漪,他一巴掌打了下来,周子纯一躲,桶里一下溅下丈把高散了满地板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亲肿冷面女帝的脸后,他翻墙跑了无弹窗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