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完整版《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》在哪里看?

保镖利索地打开一侧车门,恭敬地捧出大公鸡。另一侧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“拉我一把,这一身喜服太繁琐了。”一双柔夷推开车门,品红的喜服,肤如凝脂。不远处,虚影的右脚向前一迈,停顿片刻。复收回脚,默默站在

书评专区

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

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》免费阅读

保镖利索地打开一侧车门,恭敬地捧出大公鸡。

另一侧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

“拉我一把,这一身喜服太繁琐了。”

一双柔夷推开车门,品红的喜服,肤如凝脂。

不远处,虚影的右脚向前一迈,停顿片刻。复收回脚,默默站在原地。

似古松,挨过千年孤寂。

金丝楠木大门被大力推开,身着鸦青色长袍的青年,气喘吁吁地跑到车前,伸出小臂,绅士地示意苏佑佳。

“大祖奶奶……不,嫂子,我来扶您,您慢点。”陆俊森低头,不敢直视她,即使已经盖上并蒂莲喜帕。

少年郎不发一言地站在虚影身后,

凤凰翔飞,暗绣缂金丝单层广绫大袖罩衫,边缘尽绣孔雀翎图案,一颗流金镶暖玉领扣,扣在胸前。

外罩一件品红鸳鸯戏水金缨络霞帔。

这件喜服,陆俊森托了不少关系,唯独一个老绣娘,有能力按照大祖宗的口述全程手绣。

这个声音是……上辈子陆家的家主陆俊森吗?

苏佑佳只能看见自己的脚尖,在车里被保镖再三叮嘱,大少爷来之前,不能将喜帕掀开。

“麻烦您了。”乖巧地声音,柔软地从喜帕里传出。

桃红缎彩绣鞋走在红毯上更加艳丽。

看不见周围的环境,也听不见任何响动和人声,除了陆俊森。夏夜该有的虫鸣蛙叫,悄无声息,寂静的可怕。

鸦青色袖口在她的手掌下,颜色逐渐变深。

苏佑佳跨过第一道门槛。

虚影在门外迟迟不动身,眼神却一刻不离地跟随新娘。

时光仿佛开始回溯。

鼻边充盈着那年春天的桃花香,鞭炮和恭贺声此起彼伏。

少年郎犹豫片刻,问道:“爹,拜堂还用公鸡吗?”

虚影沉默半晌,声音如清泉九曲回转入长河。

他缓缓应答:“是该换一个。公鸡如此反常,怕是她身上已经沾染邪祟之气。”

少年郎手腕一转,纸扇啪得合上,点头:“好。邪祟的事情,我传音给云斐,让他帮忙查查。”

“云斐为何没跟着你?你们不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?”

少年郎的脸皱成包子,恨恨道:“工作狂,和我说最近案子太多需要断。各地天灾不断,投胎人数激增。地下的那些也蠢蠢欲动。”

“嗯,陆知,你应该多学习云斐。一府之主,为官自当勤勉。”

虚影敲打完儿子,先一步走入主厅。

一屋子的鬼怪寒蝉若噤,抱团贴着墙边站立,完全没有装扮喜堂时的肆无忌惮,欢声笑语。

身后的陆知低声抱怨:“为官勤勉,刚正清廉又如何。也不见世间有大理寺卿——陆久卿的盛名流传。”

说的没错。

陆久卿撑着几乎透明的鬼体,走到陆俊森身边,沉声:“问问她,喜欢什么活物。把公鸡换了。”

陆俊森一哆嗦,惊魂未定地询问:“嫂子,这公鸡看着不喜庆。您有什么喜欢的宠物吗?帮您换一个。”

便宜老公能换一个吗?

又是古装,又是大公鸡,这恐怕结的是阴婚吧……

苏佑佳悬着的心一直吊着。

没有办法,只能咬牙,保持冷静,现在冲动便是以卵击石。

“小狗,小猫,小兔子都可以……”

纠结一会儿,苏佑佳横下心追问:“陆家大少爷身体怎么了?”

陆俊森似乎长松一口气,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大哥自小体弱,一步三喘。到如今适婚年纪,祖父心疼大哥,决定帮大哥讨个媳妇儿。

嫂子,您别担心。我大哥虽然体弱,但才思敏捷,学富五车,温柔体贴。对嫂子钦慕已久。”

大祖宗在上,我这是不得已而为之,陆俊森在心里默默求情。

一分钟后,一只毛茸茸的活物塞进苏佑佳怀里。

有点重量,是狗吗?

……这是什么?

低头。

一只灰色巨型安哥拉兔,乖巧地抖抖耳朵。

嗯,小——兔子,真小。

“嫂子,除了我俩和一只鸡,主楼唯一的活物,就是我儿子的宠物兔。”他也并不想用儿子的宠物来做阴间法术。

她撸了撸兔子的屁屁。人在屋檐下,至少给了我选择。

见苏佑佳没有异议,陆久卿往兔子前额注入一丝阴气。

体感温度猛然下降,大厅内的两人都一个激灵。

“陆二少爷?您是开冷气了吗?”

“惶恐惶恐,叫我俊森吧……”他看向陆知,挤眉弄眼,唇语道:这是怎么了?

上辈子的陆家家主在都城呼风唤雨,一手遮天,自己才是需要惶恐的人吧。

接二连三的变化,到底是因为什么,真的只是因为蝴蝶效应吗?

陆知单独传音给陆俊森:“没事,准备拜堂成亲。记得用我和你说的唱词。”

陆俊森不敢发出声响,点头表示自己记得。

“嫂子,拜堂时辰到。期间可能会有些不舒服,请一定要忍住。”

说罢,拿出口袋里的耳塞,严密地给自己戴上。

“等等!”苏佑佳后悔。

陆家太诡异了,和上辈子印象里的商业世家完全不同。

重生的一刻,打破她的唯物主义价值观,和梦中与自己缠绵的那个男人有关系吗?

戴上耳塞的陆俊森没有听见请求。

苏佑佳仿佛被下了定身咒,肩膀承载千斤重,被无数双手压制。

天上的月亮像也被蒙上了盖头,泛着血红色的光亮。

陆久卿虚站在新郎的位置,目光晦涩难懂。

一声凄厉的鬼唢呐,划破寂静。

陆俊森清朗的声音开始唱词:

“一拜天地:天合地开 花谢月盈。”

苏佑佳被肩上的手推着鞠躬。阴风大作,烛火摇曳,裙摆飞扬。

嘴巴像被胶水黏住,意识像漂浮在水中,沉沉浮浮。

陆久卿右手拿着红绸,另一端虚缠在新娘手臂上,庄重地跟着弯下腰。

“二拜高堂:亲缘线断 百鬼为子。”

百鬼齐哭,业火丛生,百川汇一。

留在喜堂的鬼怪开始哭嚎,为鬼王献上祝福。

陆俊森被短暂的开了灵,哭声仿佛是从脑内响起,险些双腿发软倒地,白戴了耳塞。

一双手轻柔地手覆盖在她耳上。

她好似听见细微的哭声。鼻子边的空气似乎越来越稀薄,逐渐呼吸急促,浑身发颤,眼皮越来越重。

“夫妻对拜:一世良缘 生死不灭”

陆久卿虚无的眼中闪过七百年来隐藏的愧疚。

虚晃的鬼体,周身鬼气如同脱缰的野马,脱离河道的洪水,一发不可收拾。

百鬼禁声。

这一刻,陈年的压抑终于得到释放。

双双起身,一切归于平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予柔,予柔!”恍惚中听见有人在她耳边喊。

夫妻对拜后意识逐渐模糊,苏佑佳疲惫地睁开双眸。

像在水面漂浮了很久,终于躺在了实地。

红纱暖帐,龙凤喜被。是洞房。

糟糕!喜帕不在头上。

她起身翻找,抖开枕头和被子,又卷成一团丢下床。都没有。

“你在找什么?”男人温柔的嗓音轻抚她的耳根。

“喜帕。”苏佑佳下意识回答。

不是陆俊森的声音。

她猛然回首,隐约看见有一人坐于轮椅,黑暗中推着轮子吃力前进。

惨白的手指,骨节分明,是双男人的手。

她跌坐床上。

挣脱黑暗之时,男人幻化出短发,大红喜袍加身。

苏佑佳皱皱鼻子,似乎闻到时隐时现的古墨冷香。

轮椅上的男人,意外地散出干净利落的冷冽感,像在雪山中徒步万里,迷失了方向的书生。

当他越来越近,一双骄傲轻佻的桃花眼缀满了冰渣,刀削的眉毛,高挺的鼻梁,紧抿的双唇。

即使腿脚不便,丝毫不影响正气凛凛的压迫。

苏佑佳失措地抓紧喜服,身体微微后倾,屏住轻浅的呼吸声。

“夫人,初次见面。我名唤陆久卿,字司谨。”声音如同春日的阳光,抚摸融冰的溪流,穿过沟壑,山谷,直达灵魂。

“你……”苏佑佳双眸迷离,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,内心有难以言说的渴望在挣扎。

机敏水灵的猫儿眼,呆愣片刻,反差得可爱。

他嘴角挑出一丝浅笑,目光灼灼,眼里的冰渣化成朵朵桃花,视线撩动苏佑佳全身。

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。

“夫人双瞳剪水,肤若凝脂,若是笑起来,必定是柳眉弯弯待春风。”

陆久卿的目光代替双手抚摸过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。

找到你了,予柔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完整版《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》在哪里看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