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最新的章节怎么看?

等了陆久卿一晚,还是没有回来。是遇到危险?还是,反水,出卖了自己?苏佑佳躺在柔软的新床上翻来覆去。直到陆宅外的路灯熄灭,天蒙蒙亮,才熬不住,闭眼睡去。第一缕阳光照进陆家大宅。陆久卿闪现,虚影伫立在苏佑

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

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》免费阅读

等了陆久卿一晚,还是没有回来。

是遇到危险?还是,反水,出卖了自己?

苏佑佳躺在柔软的新床上翻来覆去。

直到陆宅外的路灯熄灭,天蒙蒙亮,才熬不住,闭眼睡去。

第一缕阳光照进陆家大宅。

陆久卿闪现,虚影伫立在苏佑佳床边。

怎么又皱眉了呢,陆久卿轻缓地叹气。

九岁第一次在阳间见到小小的你,强制定下亲事。

原以为生活在富足的霍家一定无忧无虑,所以才答应你的母亲,十八岁之前不会出现。

早知如此,我该强行带你离开。便不会有后面那么多麻烦事了。

让你辛苦了,予柔。

“嚓嚓嚓”的摩擦声在窗外响起。

“出来!”陆久卿轻声呵斥。

窗外漂浮着一顶抖出重影的白色高帽,纸糊一般苍白的脸显现,嘴巴用朱砂潦草的一笔勾成。

“鬼王大人,阎王让小的通知,请您速速回地府一趟,有重要的东西给您。”

陆知找我?为何要让白无常通知?

抬手准备放下床幔,遮住晒进屋内的阳光。

后知后觉地发现,现代的床,竟连床柱都没有。

陆久卿踱步走向窗边,阳光穿过他近乎透明的鬼体,严厉训斥:“来人间画脸需仔细些,不要潦草了事。有损地府官员形象。”

白无常点头哈腰称是,血红色的嘴巴因为紧张更加扭曲,不敢腹诽。

陆久卿拉上窗帘,消失在房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好浓的纸钱和香烛味道。

苏佑佳挣扎,身上绑着的麻绳近乎嵌入肉里。

头顶是潮湿,长满苔藓的石壁,这里是山洞?

“道长,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!”一个微微含胸的男人,戴着鸭舌帽,站在洞口,洞外白雪茫茫。

秦焱?这里是……上辈子的山洞!

难道我没有重生,都是梦吗?

“我说了要生龙活虎的!……仪式只有在活的时候才有效果,……半死不活的样子。难道你还要养她十天半个月…….?”

另一个男声断断续续传入苏佑佳的耳中。

他是谁?我怎么不记得在山洞里有第三个人。

好冷啊……我不能死……救救我陆久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大少奶奶,醒醒…大少奶奶?”

“救我!!!”苏佑佳双眼圆睁,猛地从床上坐起,大口地喘息,冷汗浸透了床单。

手掌心留下一排指甲印,指甲缝里似乎还残留黄色的纸屑。

苏佑佳脸色煞白,一副劫后余生的神色,吓坏了半蹲在床边的小丫头。

小丫头扎着双马尾,十二三岁的年纪,慌忙抓住苏佑佳紧握的拳头,轻声安慰道:“大少奶奶,您做噩梦了。”

不是噩梦。

秦焱不是单纯的想要杀死我,究竟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

为什么要联合那个男人绑架我,那个男人是谁,他们有什么目的?

毫无头绪,脑中的碎片凑不齐完整的画面。

苏佑佳的心跳渐渐平缓,转头看向小丫头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叫张丫。大家都叫我小丫头,是陆宅大管家的孙女。爷爷敲房门,您没有回答。担心您出事,让我来房间看看您。”

小丫头皮肤黝黑,说话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口大白牙。

姓张,又是大管家的孙女。

“你是张叔的孙女?”

小丫头一边服侍苏佑佳穿衣服,一边回答:“是的。我是家生子,从小在陆宅长大。二少爷让我以后都跟在您身边,帮您打点在了陆宅的一切。”

不就是监视我的一举一动……

小丫头突然“呀”得大叫一声,用手轻拍脑袋。

“大少奶奶,大少爷说今天回门,让您先去。午饭前,他会来霍家与您汇合。”

糟糕,忘了还要回娘家这件事情。

陆久卿自从新婚之夜后就消失,不过,回门的日子却记得清楚。

她搭乘陆久卿为她准备的专车,前往霍家。

途中,苏佑佳的心情很复杂。

她恨死了霍家的一切,但是,霍家又是她和妈妈,十八年来共同生活的地方。

病愈后,妈妈像变了一个人,不让她在外面交朋友。会悄悄躲起来哭,偶尔会在夜晚抱着准备入睡的她说对不起。

临死前甚至要她起誓,这辈子都不要联系西南属地的苏家——妈妈的娘家。

她不明白为什么,依然答应了。

关于西南苏家,她知道的也不多。

霍家人认为,西南苏家是山沟子里的乡巴佬,瞧不起,又是有些忌惮。

在妈妈的口中,西南苏家更是一个禁忌。

车子稳稳地停在准确的地址。

熟悉的门牌号,苏佑佳不得不承认,见过陆宅,霍家的别墅显得像小孩过家家的玩具。

“哎哟哟,陆家的大少奶奶来了!这一身怎么着都得要小两万吧,”

苏佑佳循声抬头,只见霍秀秀穿着皮裙,扭着水桶腰,浓重的都城本地口音,朝门里吆喝:“嫂子,你大女儿出息咯。”

祸不单行,没料到姑姑今天会来。

自己管不了做小三的女儿,还有心情来哥哥家里,咸吃萝卜淡操心。

苏佑佳抬头挺胸,目不斜视地越过霍秀秀,倒豆子一般:“姑姑,堂妹最近好吗?听说肚子更大了?加把劲,生个男孩说不定就转正了。”

这小赔钱货怎么嘴皮子变溜了!

霍秀秀一口气憋着,抬起手准备扇苏佑佳耳光,却先崩掉一颗胸前的扣子。

戴着一手宝石戒指的手尴尬地停在空中,不知道先捂着胸还是先扇她好。

“姑姑还是先捂着胸上的几两肉吧。都城谁不知道,霍秀秀的老公被绿帽子气死,自己却一边立贞节牌坊,一边养鸭子。

上梁不正下梁歪,也怪不了堂姐,勾搭大她两轮的老色批。”

苏佑佳嗤笑,眯着眼,双手交叉放于胸前,大大咧咧地坐在艳俗的沙发上,气定神闲的等霍秀秀顺过气。

不一会儿。

高跟鞋噔噔噔地从楼梯走下,女人一身大红色真丝吊带裙,披着白色大方巾。

浓妆艳抹也遮不掉年龄的痕迹。

“小姑子,消消气。看她瞎扯了那么久,你见到陆家人来了?”

苏佑佳的继母看见客厅中并没有陆家人的陪同,气势瞬间高涨。

接着嘲笑道:“狐假虎威倒是学得有模有样。西南乡下来的村姑,以为嫁入霍家就成了凤凰。直到死都不知道他老公爱的是我。

小的呢,仗着虚有的陆家大少奶奶名头叫嚣,谁都没有真正见过陆家大少爷。说不定是给陆俊森做小的。”

姑嫂咯咯咯地笑作一团,眼中对她母亲的奚落,如钢针狠狠插入苏佑佳的十指。

怒气瞬间冲上苏佑佳的头顶,眼眶中红血丝暴起。

她忽地起身,嘴唇发抖,上下两排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,口腔内的血气直冲鼻子。

妈妈,你宽容和信任带给自己的只有伤害。

为了那个狼心狗肺的霍家男人远走他乡,值得吗?

苏佑佳的妈妈在她十八岁时,毫无预兆的因病离世。

没过头七,爸爸带着面前的女人,还有比她仅仅小两岁的继妹进门。

她的继妹和她,同父异母。

大厅的温度瞬间下降几度,大门没有声响的自动打开。

“哦?年老色衰的霍家妾室…情妇也敢咒本少爷死?我的小娇妻,心尖宠刚嫁给我,你们就开始挑拨陆氏兄弟之间的感情。……老妇人,你在玩火!”低沉性感的男声响起。

三人齐齐转头。

一个男人逆光站在门口,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五以上。

一袭修身的米白色西装将完美的身材显露无遗,宽肩窄臀,大长腿,西装胸前的口袋隐约露出玉佩的穗子。

梳着乌黑光亮的大背头,精英范令人臣服。

男人大步流星走到苏佑佳身边,强势地搂住她的肩膀,不给她推拒的机会。

漂亮得让人咋舌的桃花眼,此时犹如寒风过境,如同看蝼蚁一般,轻蔑地直视对面的两个老女人。

“陆久卿???”眼珠子在苏佑佳的眼眶里蹦迪。

他怎么站起来?!!!

这是真的腿?

苏佑佳忍不住上下其手。热的,紧绷有力的肌肉感,是真的……

陆久卿眉头微微隆起,眼中的柔情如同大海一般,深不见底,用薄情的唇瓣一开一合诉说最动情的话:“该死,我好像一刻也离不开你了。不要动,再动不保证会发生什么。”

忽然停顿,陆俊森皱眉。

随后,陆久卿眼神闪过一片清明,贴在她耳边继续动情地补充:“女人。”

苏佑佳身体僵硬得和丧尸一般,手脚无助的试图摆动,呆呆地张开嘴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鬼界号外!前方娇艳夫人出关了!最新的章节怎么看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