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(崔一霉崔一倒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“十六岁的少女正值韶华之龄,最美的年龄段,遇见能照清楚自己每一寸一毫的琉璃镜,脸上的窃喜藏都藏不住。镜子前的于冰清咽了口唾沫,原本因为逃荒失落的心情忽的转好,心中的郁结也消散开了少许。看来我今天要捡大

书评专区

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

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》免费阅读

十六岁的少女正值韶华之龄,最美的年龄段,遇见能照清楚自己每一寸一毫的琉璃镜,脸上的窃喜藏都藏不住。

镜子前的于冰清咽了口唾沫,原本因为逃荒失落的心情忽的转好,心中的郁结也消散开了少许。

看来我今天要捡大漏了。

效果同想象中一般无二,崔一倒合上粉底盒沉声说。

“我这个胭脂盒是家里的镇族之宝,如今家没了,人又颠沛流离,所谓穷家富路值万贯,我家里没有什么万贯不万贯的,有的只是少许精致藏品。大姑娘,我觉得同你投缘,这东西,两只毛驴便可。”

“什么!”

黄员外重重的拍了拍手,他捂着心口一颤一颤。

“小兄弟,你疯了不成?这种成色的琉璃镜无论何时都能卖出天价,两只毛驴的价,小兄弟,你这是送人啊?

我和你谈了这么久,口水也浪费了不少,你得卖些东西给我啊?不能因为人家是姑娘你就厚此薄彼。”

他夺步上前把崔一倒一把拉了过去,抓在崔一倒身上的双手宛如铁锁,这面镜子虽然小可却能清晰地照清楚人的每一毫皮肤。

这种稀罕物拿去京城卖,随便都是百两白银起步价,就这还是有价无市,若是把消息放出去,搞个竞价拍卖什么的,世家大姑娘搞不好都会为其一掷千金。

心中闪过再拉扯一下价钱的念头,只是一瞬,崔一倒便自己掐大腿疼的瞬间清醒。

“大老爷,我货郎一道看重‘缘分’,如果那盏灯是您买的话我同样会再卖给您这个胭脂盒。”

他朝着天空拱手继续补充:“祖师爷在上,我小小货郎岂敢因为三四铜板便践踏行业规矩。要是坏了规矩,那可是会遭天谴的。”

言辞犀利,振振有词,一副我是规矩人不受任何贿赂的精神模样。

换个角度思考,再拉扯价钱很不明智,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,就是在于冰清面前把自己的形象给拔高,肩比珠穆朗玛峰。

只有这样,等充电宝没电后,于冰清才不至于满世界通缉他……

现在卖于冰清一点好,以后万一遇见就能把自己给摘干净。

毕竟那玩意儿是件稀罕物,贡品,俺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突然不亮……

此刻的黄员外后悔致极,他捶胸顿足,心口窝火,视线落在扰他交易的丫鬟身上,他忽的上前几步恶狠狠的瞪了丫鬟一眼,丫鬟被这怒目圆瞪吓的捂着胸口连连后退,惊慌失措。

他食指着于冰清,义愤填膺道:“我观你这姑娘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,一举一动都张弛有度,可你竟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壕夺我差一哆嗦的交易,商贾之举,羞已,羞已。”

黄员外越说越气愤,被崔一倒感动到的于冰清自然也不是吃素的,她冷哼一声,用着犀利的语气回应。

“人家货郎高风亮节,不贪钱财,你却谋人利差,谋人利差就算了,你还畏手畏脚迟迟不敢出手拍板,前前后后有不下三次机会你都没有出声,现在却来我这里咄咄逼人,真当本姑娘是吃素的不成?”

各自后台有各路神仙,她也不是吃素的,还不知道要在这条南下的道路上迂回多久,心里不痛快自然要说出来。

现在要是连一个小小的员外都能爬到她头上撒野,那她这个镇北侯家的大姑娘岂不是白当的。

“你?”

被揭老底,黄员外气的词穷,他胸口一起一伏,脸红脖子粗地指着于冰清你、你、你……一旁的小厮冬荣连忙上前搀扶着他,帮他顺后背。

“老爷您消消气,您消消气……莫要和娘们儿一般见识。”

闹哄哄的场面引得附近不少人家掀帘围观,都是举着火把隔岸观火,先前卖充电宝那会还没有这般热闹,现在吵了起来才多了许多观众。

可见大多数人对于现有物资交易还是比较保守。像这种不要钱的热闹自然会好奇一观。

落了下风的黄员外感觉有人在笑话他,他气的牙关紧咬,在这件事情上他是不占理的那个,甚至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儿无理取闹,可已然吵了起来,他可不想脸上无光然后灰溜溜的跑回马车。

“两头毛驴是吧?”

黄员外猛地转身向着崔一倒急切的说:“小兄弟,我是和你最早谈生意的那个,我出两头黄牛,你看怎样?”

黄员外的眼神中有期许有恳切,更多的是急切,崔一倒当然不可能吃这一套,他再次向天拱手。

“翻山越岭,承蒙祖师爷眷顾不迟。大老爷,猫有猫道鼠有鼠道,我货郎自然也有一道,逆天之举不可违,莫说是两头牛,就算是两匹马,这东西也只能卖给这位大姑娘。”

这效果比想象中的还要好不少,买卖东西简单,买卖情谊才难。方才要是一过来就开始干巴巴的卖东西,现在自然屁事没有,当然,于冰清的那丝佩服之情自然也会没有。

左右逢源很难,讨好一边就很简单。

不想等于冰清出言讥讽,黄员外朝着崔一倒微微拱了拱手,随即快步回了马车,他对崔一倒仍是不咸不淡,厌烦之意均在于冰清一伙人身上。

没想到世间真有如此守规矩之人,在利益面前都能立场坚定守住本心,看来是我小人之心了!

今天开了眼的于冰清朝崔一倒微微弯膝表示尊敬,一侧的吴青峰则是朝崔一倒肯定的点了点头,江湖血性男儿该是如此。

这个时间点的崔一倒快要饿到前胸贴后背了,但他不能漏怯,人设已经立起,就差观众潸然泪下的那一哆嗦,需得挺起脊梁再坚持一小会儿。

“两只毛驴换你的镜子,我终究是占了大便宜,这种交易传出去对我的名声也不好听,你再要点其他用得到的东西吧!”

这一哆嗦终于来了,崔一倒如释重负,他左右看了看,视线最终落在了对他翻白眼的崔一霉身上,他抿了抿嘴,正色道。

“一下子多了三只牲口,我那边还没有准备这么多牲口吃的口粮……”

“就这?”

要知道,牲口吃的东西主人家准备的自然会好一些,毕竟里面有特殊药材和草干。

可如今是五月春季啊!漫山遍野都是青草,牲口的口粮张口就来,这不比主人家准备的强一万倍。

于冰清微微蹙眉,她这下彻底服气了,这种不贪心的精神实在是太难得,她不佩服都不行。

“当然不是。\”崔一倒差点给吓背过去,他还有话没说完呢。就算再高风亮节的人也不能光吃饭不吃油和盐吧,他忽感这个京城大妞傻乎乎的,过于憨直。

“我还想要一些锅碗瓢盆,油和盐,这些东西随便给点就好。”

于冰清眉头蹙了蹙,她不解的打量着崔一倒,本以为崔一倒会狮子大开口,现在看来,是她又小肚鸡肠了。

……

拉着两大车的东西往回走,没错,因为东西有些多,壕气的于冰清便又送了一辆板车,先前的牛车是有带车厢的,现在又有一双毛驴拉的板车。

崔一霉牵着黄牛一路都没有搭理崔一倒,她太伤心了,粉底被亲哥硬生生抠掉,抠的那会儿她只觉得钻心疼。

打又打不过,出不了气的她特别需要静静和缓缓。

“霉啊,你稍微开看点,咱现在米面粮油车都有了,等以后安稳下来,哥烧窑子给你烧一面特大号的镜子,你要是实在想要雅诗兰黛那款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研究,买块上好的和田玉给你做,成吗?”崔一倒劝慰道。

崔一霉侧过脑袋望着毛驴,被于冰清那伙人养的精神抖擞的毛驴斜眼瞅了崔一霉一眼,鼻孔动了动,一脸不屑。

这副嘴脸在崔一霉眼中,特欠揍。

嘛嘛丫!虎落平原被犬欺,如今就连一头毛驴都敢鄙视我,孰可忍孰不可忍。她朝着毛驴重重的冷哼了一声。

毛驴见状,鄙视的“嘟”了一下嘴,挑衅意味很明显。

崔一霉忍不了,她站在原地双手叉腰又冷哼了一声以示还击,这人驴互动给崔一倒整不会了,驴嘴本就难堪大雅,否则也不会有驴头不对马脸这一词汇,他快步上前把崔一霉给单手提溜了起来。

“姑奶奶,雅诗兰黛的粉底盒我以后一定会赔你一个差不多的,你就放一百个心!甭朝人家发火,它又不会说话。”

崔一梅侧过脑袋不语,脸色臊红臊红,刚才气昏了头居然朝一头驴赌气。这……实在是太没出息啦。

毛驴望着走在前面的兄妹两人驴嘴撅的老高,眼神蔑视一切。

“大傻叉!”

……

把牲口安顿好后,崔家四人围在火堆前商议南下路线。

火堆上面架着的大铁锅呼呼冒着热气,崔爸和林妈很是欣慰,一个充电宝和一块镜子就换到这么多东西,这简直太能忽悠了……

崔一倒看着崔爸从包里面拿出来的全国地图脸露凝重,家里属他最懂地图,可一千年后的地图和现在的地界出处还是很大的,细细看去,少有道路贯通。

望着指南针,他忽的开口:“不能照搬这个路图线走,按照指南针的方向一路南下,只要避开那几条比较大的山脉和河流,距离青泥洼最近的那条路我们大约需要走四十天至五十天。”

说的很保守,他不敢夸大其词,更不敢信誓旦旦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(崔一霉崔一倒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