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凌霜《快穿之偏执大佬的醋坛子又翻了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刚进凌霜房门沙发落座后,就看见于霜要拉了拉上衣,辛泽的脸瞬间爆红,立马拉住凌霜的手,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“帮我上药吧,背后我自己够不到。”没有羞耻心的凌霜趴在软软的沙发靠手上,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

书评专区

快穿之偏执大佬的醋坛子又翻了

快穿之偏执大佬的醋坛子又翻了》免费阅读

刚进凌霜房门沙发落座后,就看见于霜要拉了拉上衣,辛泽的脸瞬间爆红,立马拉住凌霜的手,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

“帮我上药吧,背后我自己够不到。”没有羞耻心的凌霜趴在软软的沙发靠手上,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。

“哦……哦。”辛泽木讷地点了点头,接过药膏后,原本发红发烫的脸,触及到凌霜身上的淤青后开始变得阴沉,他突然觉得自己太仁慈,对那些女混混下手太轻了。

药膏触及到肌肤上的冰凉让凌霜抖了抖,辛泽不由放轻了动作问,“很疼吗?”

“不疼,有点凉。”

皙白的肌肤称得淤青特别醒目,辛泽眉头紧锁着,下手轻柔,移动到腰时,凌霜倒吸了一口凉气,娇咳了两声,带泪回眸看向辛泽,“停停,疼——”

辛泽呼吸停歇了一瞬,原本心疼凌霜而阴沉的脸瞬间爆红到耳尖,将视线移开后,吐了一口浊气,“好的,我轻点。”

凌霜闷闷把脸埋进沙发靠枕里,想当年,自己被魔器断臂、穿肚的时候自己都没吭声,就这点小伤就疼得“哇哇”叫,太丢人了。

在回去睡觉时,辛泽在凌霜要关门之前回了头,喃喃了一句,“晚安。”

凌霜一愣,也礼貌性地回了句,“晚安。”

回房间睡觉的辛泽在床上滚了滚,觉得自己有点不太正常,想睡觉又睡不着,每次平静下来,又都想象到凌霜身上的伤,“当时,她是有多绝望……”

忽而又记忆起,在拐角处撞到凌霜时,她拉住了自己的衣角,眼泪含着泪,哀求自己“救我,救救我。”

而自己又是这么回应的呢?

淡漠又疏离,“你觉得我是在帮你?真是自作多情。”

女孩那退半步和疏离感的眼神印在了辛泽的梦里,以至于辛泽醒来后都委屈自责。

发现自己睡过头后,下楼去问了佣人一些问题,得知凌霜已经出门了,辛泽自己都没发现自己——因为不能和凌霜一起共进早餐而感到很失落,“她最近几天都在做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于霜小姐都是早上七八点出门,在下午五六点回来。”

辛泽吃饭的手都顿了顿,他知道于霜有轻微自闭症,能让她一天到晚出门的理由是什么?

有什么脱离预想的事儿让辛泽心情不妙,连带着那些赶着上门巴结辛泽的,但又怂包的人都不由得回避辛泽。

当然也有不怂的,看见辛泽阴着脸插兜在学校湖边树旁的长椅上坐着发呆时,往前凑,“辛哥,想什么呢你?”

不由得撇了一眼相貌平平,但是笑容很阳光的男生,“你谁?”

男生不由得表情夸张,眼神带有忧郁,“不是吧,辛哥,前天你不是还托我买了支药膏?”

那男生一想到送的药膏礼包里还放着一份自己的名片,还有项目投资计划书,见辛泽这样的态度,就感到有些无望了。

“你是,苏……”想到药膏,辛泽的脸色稍稍缓和了,想起了什么,回忆了一下。

“苏麟,麒麟的麟!”苏麟咧嘴自我介绍。

“嗯。”辛泽沉默了很久很久,苏麟怕打扰到少年思考,就没有说话,静静等待着辛泽再开金口。

微风伴着青草花香拂面而来,但却也抚不平少年的苦恼与忧虑,苏麟站得腿都麻了,稍微动了动,感叹着——不愧是c大传奇人物,全国高考第一考进c大并且还这么帅,连思考的模样都如造物主的精心雕琢的旷世神作。

发现苏麟还没离开,而脑子里困惑的问题好像仅靠自己根本解不开,声音清冷却迷茫,“你说……梦到女生是什么情况?”

“啊?”苏麟一听到这,就懵了——不是吧,辛哥是为情所困?就辛泽这身家,这容貌,还用得着担心这个?

“那你梦到和这个女生怎么了?”苏麟余光紧盯着辛泽的脸色问。

“梦到……被讨厌了。”辛泽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就很不耐,他这几天都有梦见女生,梦醒就忘了,但由于昨天睡得浅,他便记得清清楚楚——在梦中出现的女生,是于霜。

“不会吧,像您这样有钱有颜的人,还担心会被讨厌?”苏麟觉得自己挖到大瓜了,“我觉得辛哥你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个好吧……”

辛泽一蹙眉,很是不悦,又是一个只会溜须拍马的。

看脸色知道自己没说到点子上,苏麟讪讪摸了摸鼻子,“那女生是谁啊?”

“于霜。”辛泽提到对方名字,阴沉的语气也缓和温柔了些许。

“你估计是喜欢上人家了。”作为吃瓜第一线的苏麟心里翻腾,果然富贵险中求,那些个怂包见到辛泽不开心就不敢靠近了,自己若是为辛泽排忧解难,那项目他应该会多看两眼吧?

“喜欢她……?”辛泽恍然,抿唇问,“那然后呢?”

然后?苏麟差点没笑出声,没想到辛泽这么单纯,一点儿感情经历都没有?

“然后……你就去追她呀,不过她是你的未婚妻吧,不迟早是你的?”

这话辛泽倒是爱听,但是这是娃娃亲,也没订婚,回眸瞥了一眼苏麟,带有探究意味,“你怎么知道她是我未婚妻?”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苏麟傻了,然后愣愣地说道,“辛夫人在外都是这样称的。”

辛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觉得当年母亲这个决定挺对的。

“上次的药膏还有吗,我再买两支。”辛泽耳尖发红,想到帮凌霜擦药的时候了。

他站起身,插兜拿出手机,手机界面都打开到支付界面了,苏麟立马摆手,“我送给你吧,”立马掏出手机,“我加你联系方式,送到上次的地点?”

加到辛泽联系方式后,苏麟特地观察了辛泽一整天的心情,看到他肉眼可见地不再忧郁了,不禁咋舌,“为情所困的男人。”

当然这种八卦,苏麟除了自己女朋友,没敢和别人说。

苏麟女朋友伍舞知道苏家的公司有些资金周转问题,为了拉投资的苏麟给不少“兄弟”塞了计划书,结果没人回应他。

伍舞这才知道,原来男生也有塑料兄弟情。

苏家是c市排名前五的制药有限公司,因为许久没有更新药品,世面上有的感冒药,止痛药什么的,别的公司也相应地研发出了更强效、低副作用又便宜的,这简直是掐住了苏家喉咙,让苏氏制药集团有限公司股票一年间不断跌幅。

为了支持科研人员的研究,苏氏可不敢打“价格战”,目前的苏氏估计都在吃棺材本了。

为了帮男友,她连新衣服都不买了,拿卡里所有的钱买了苏家的股,知道苏麟想和辛泽交朋友,立马去查了于霜的资料,知道了人家请了一个月的假,还有抑郁症,立马在网上检索了“和抑郁症患者相处的注意事项。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凌霜《快穿之偏执大佬的醋坛子又翻了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