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(姚尘姜珊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白晶晶的葬礼上,朴宗递给姚尘五万块钱,眼睛闪烁着不敢正视他,嘴里讪讪地说:“五万块钱,老同学一场,为你解决一点小问题。”此刻,姚尘渴望把钱摔到朴宗的脸上,渴望报警把他抓起来判刑,更渴望拿起刀把这个可恶

书评专区

南云山的矢部优子:我非常喜欢这本书

一生平安:越来越精彩,越深刻感人了。赞一个。👍

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

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》第3章 父子三人住进宾馆免费阅读

白晶晶的葬礼上,朴宗递给姚尘五万块钱,眼睛闪烁着不敢正视他,嘴里讪讪地说:“五万块钱,老同学一场,为你解决一点小问题。”

此刻,姚尘渴望把钱摔到朴宗的脸上,渴望报警把他抓起来判刑,更渴望拿起刀把这个可恶的家伙千刀万剐。

但是,他没有那样做,在冲动的时候,他想到了晶晶最后的遗书,想到孩子将来做人的尊严。他死死咬着嘴唇,鲜血洇出来,染红了牙齿。

姚尘伸出舌头,舔舐猩红腥咸的血,咽回了肚里。伴随着鲜血咽下的,还有一颗复仇的种子。

安葬完白晶晶,姚尘来到朴宗家,把五扎百元大钞分五次砸在朴宗的脸上,低声骂道:“朴宗,你这个畜生,你给我记住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朴宗胆怯而又尴尬,讪笑着说:“姚尘,你这是干什么,又不关我事。我完全是看在老同学份上,想给你一点帮助……”

姚尘打断他的话“帮你妈逼,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难看,不,我要让你生不如死!”

“切,就凭你?”看着姚尘走出门,朴宗关上门前一刻,在牙缝里怯怯地说。仿佛话不是说给姚尘听,而是给自己找面子壮胆。

姚尘紧紧搂着一双儿女,嘴角扯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苦笑。十年过去了,自己的生活依然一地鸡毛,朴宗依然春风得意,现在,人家已经是钟立区农村商业银行支行长。

而自己,只能看着仇人逍遥。

入夜以后,街上的行人愈发稀少,偶尔有一两个人从街边走过,转过脸来,隔窗瞅一眼雅阁轿车里的这父子三人。

姚尘从往事中回过神,低头看着自己两个没有妈的孩子,渐渐地对吴灿生出了恨意。

后妈,这一感情复杂的称谓,里面夹杂着多少世态炎凉?多少心酸无奈?多少委屈、白眼,虐待和伤害?有多少亲情,就是断裂在了后妈的手里。

在姚尘的意识里,从没有认为吴灿是后妈,他已经模糊了吴灿与亲娘的界限。以前,姚尘从没有想到过,吴灿有一天会虐待姚远和子凝。他的眼里,过去的一家人亲情满满,天伦无间,尤其是生了小儿子姚望之后。

吴灿过去对他孩子的好,是假象?还是自己的一厢情愿?

在车里坐久了,子凝渐渐有了倦意。

这时候,姚尘心里是希望吴灿能打一个电话过来,让他带俩孩子回家睡觉的。然而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吴灿的电话始终没有响起。

她的电话,就是他带俩孩子回家的台阶。她不给他台阶,他就下不来台,没法回家。

初夏的夜,还是有几分寒意。姚尘对女儿说:“子凝,我们回家睡觉吧。”

子凝从半睡半醒中抬起脑袋,倔强地说:“我不。我和哥是被她赶出来的,以后我永远都不要进那个家门。”

听了女儿的话,姚尘心里又难过起来,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白晶晶。想起白晶晶,他的心就揪着痛,同时憎恨朴宗和吴灿。

他恨朴宗害了晶晶,毁了他的家庭,恨吴灿虐待了自己的儿女。

姚尘抬头望着车窗外的街道,原先灯火通明的路灯隔一盏灭一盏,街上的行人和车辆更加稀少,半天才能出现一个。

“子凝,姚远,我带你们去开宾馆吧。

姚远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姚尘,沉默着不言语。子凝眼里闪出了亮亮的光,“爸爸,好呀好呀。我宁愿住宾馆,也不回家了。”

姚尘打开车门,坐回驾驶座,点火启动,向附近宏业路上的一家汉庭快捷酒店驶去。

在停车场停好车,领着俩孩子来到酒店前台,登记了一间标准间。

房间在三楼,两个孩子也没有带换洗衣服,分别洗了澡,在两张床上躺下了。

姚远一直沉默着不多话。女儿子凝看姚尘一眼,说:“爸,你回家吧。”

姚尘坐在沙发里,看着两个孩子娇小的身体躺在床上,盖着洁白的薄被子,心潮翻涌,无法平静。

姚尘总感到这两个孩子没有娘疼,很孤单,很可怜,想到孩子可怜,他就想哭。

姚尘决定留下来陪着孩子,尽管姚远已经虚龄十八、子凝虚龄十五了,严格上讲他们还是孩子。他怎么能忍心把他们丢在宾馆里呢,何况他们还是被自己的老婆撵出来的。

姚尘坐到房间一只沙发里,把疲倦的身体靠在沙发靠背上,今夜,他要在这里陪着自己的孩子,看着他们入睡。

见俩孩子睡着了,姚尘站起来,把床头灯关闭,然后重新回到沙发里,把身体放一个舒适的姿势,闭上眼睛。

在姚尘闭上眼睛时,脑子里出现了吴灿的身影。

姚尘心里突然出现了离婚的念头,这个想法把他吓了一跳。难道……要跟她离婚吗?不离婚吗?子凝和姚远就这样受委屈?

想到离婚,不但是吴灿,姚尘还想到了吴灿跟他生的孩子——自己的小儿子姚望。离婚以后,姚望怎么办?

不离婚,姚远和子凝怎么办?

在今晚之前,姚尘从没有过要和吴灿离婚的念头。但是今晚,在住进宾馆,看着两个孩子睡着以后,这个念头突然蹦了出来。

姚尘爷仨在车里坐了两个多小时,对他而言,与其说是安慰孩子,不如说他在等吴灿,确切说是等吴灿的电话。他潜意识里是等着吴灿的一个道歉,退而言之,他等她哪怕一个解释,一个安慰。作为丈夫,他需要吴灿给他一个台阶。而作为父亲,他希望妻子能给他两个孩子一声召唤,召唤他们回家。

然而,漫长的夜晚,姚尘什么都没有等到,他心里很泄气,很恼怒,也很失望。所以坐在沙发里,突然就蹦出了离婚的念头。

离婚叫他纠结。他的两个孩子已经没有了妈妈,失去了母爱,离婚就会让自己三个孩子失去母爱,或者说姚望失去父亲。

就在姚尘脑子里胡思乱想之际,吴灿终于给他打电话了。

姚尘看着屏幕,电话持续响着,他很矛盾,究竟接还是不接?接了跟她说什么?

电话整整响过了呼叫周期,自动挂断,两秒钟之后,手机又一次响起来。姚尘点开接听按钮,电话里传来吴灿的声音:“你们在哪里?回家睡觉吧。”

电话里的吴灿声音很平静,没有夹带任何感情。没有感情的语言是冷淡的,没有温度的。

姚尘同样没有任何感情说:“今晚,不回去了。”

电话里,吴灿沉默了有十秒钟,“你回来,我有话给你说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想当面跟你说,你回家,听我跟你解释。”

“俩孩子睡了。”说过这句话,姚尘把电话挂了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(姚尘姜珊)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