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贾瑞王熙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穿越:这个红楼很危险》最新章节

宁荣街,贾代儒家。花厅之中摆放着一口棺材,祭台上摆着黑漆木制牌位,写着‘贾瑞之灵’。贾瑞父母早亡,打小跟着爷爷贾代儒过生活,今年不过18岁的年纪。去年的时候,因色迷了心窍,便想去勾搭荣国府贾琏的老婆王

书评专区

穿越:这个红楼很危险

穿越:这个红楼很危险》免费阅读

宁荣街,贾代儒家。

花厅之中摆放着一口棺材,祭台上摆着黑漆木制牌位,写着‘贾瑞之灵’。

贾瑞父母早亡,打小跟着爷爷贾代儒过生活,今年不过18岁的年纪。

去年的时候,因色迷了心窍,便想去勾搭荣国府贾琏的老婆王熙凤。

王熙凤最是个人美心黑的,恨贾瑞丧了人伦,居然想着偷嫂子。

便接连设了两回局整治贾瑞,第一次假意骗他到穿堂里吹了一夜的冷风,第二次又命贾蓉去拿了把柄。

逼着写了五十两的欠条。

又被贾蓉淋了满嘴的屎啊尿啊,又因是寒冬腊月,接连受了这两次的整治,贾瑞便也一病不起。

前两日又来了一个化斋的跛脚道人,邋里邋遢的,说是能治冤业之症,贾瑞听了,忙请了来看。

道人言道:“你这病非药可医,我有个宝贝给你,你天天看时,此命可保矣!”

这宝贝是一面镜子,两面皆可照人,镜把上刻着风月宝鉴几个大字。

临走时道人又对贾瑞嘱咐道:“千万不可照正面,只能照背面,三日之后你病便好了,到时我来取。”

贾瑞依言而行照了背面,却见镜中之人竟是一个骷髅头,好不骇人。

又转了正面来照,却十分得意,镜中显出一女子,身段娥罗多姿,眉目风骚有情,正是日思夜想不可得的王熙凤。

那镜中王熙凤也是个风骚体贴的,把贾瑞带至一处妙地,宝帐红床,便也解了贾瑞相思之苦。

不料才乐了两日,贾瑞病情也跟着江河日下,到了今早便一命呜呼去了。

丫鬟来报给贾代儒,老人家中年丧子,老来丧孙,虽是万念俱灰,也强撑着操办丧事。

招呼着丫鬟婆子布置了灵堂,又请了和尚来做法事。

因着贾瑞还没娶妻,自也没有后,只命了日常服侍的丫鬟红儿穿了孝服在灵前哭丧。

贾代儒年事已高,只坐在一旁灵前垂泪。

不多时宁荣街的贾氏族人,贾瑞生前好友,都来吊唁。

金荣在族学里便和贾瑞交好,两人平日里也是经常一起吃喝嫖赌,今早得了贾瑞去世的消息,便也在家里偷摸了些银钱来奠祭。

买了些香蜡纸烛,又知贾瑞生前最是爱女色的,便扎了两个女纸人。

在灵前哭天抹泪的道:“瑞哥啊,你走的好早,兄弟我和你朋友一场,想着你在阴曹地府好生孤苦,便给你寻了两个模样风骚的烧了去,大哥就是做了鬼也是能快活的。”

旁边贾代儒听了金荣的言语,真是又气又羞,也知他平日里便不是个好东西。

虽然想着拿拐杖打了出去!

只是家中有丧,人家也是诚心而来,碍着亲戚都在,不好把丧事搅了。

只在一边生着闷气!

金荣哭了一场,便起身去送了一两银子的礼,然后才去找相熟的人交际。

金荣之后,又来一人,生的膀大腰圆,却是荣国府,王夫人的亲妹妹,现借居在梨香园的薛姨妈之子,薛蟠。

他和贾瑞到也有几分交情,因薛家是皇商,十分豪富,平日里在族学贾瑞对他也是十分逢迎,三瓜两枣的也常赏给贾瑞。

今天来,倒也不是因为交情深厚,只是薛姨妈念着他在贾家族学读书,算是贾代儒的学生,便派他来送二十两银子做礼。

他见了贾代儒先行了一礼,道:“还请太爷节哀。”

灵前磕头,他却自持身份比贾瑞贵重不愿去做的。

这边贾代儒正要答谢,张婆子拿着跛脚道人留下的风月宝鉴来说道:“太爷,这镜子怎么处置。”

这两日贾瑞日日抱着这风月宝鉴,竟是迷了似的,说些混话,两日光景便丟了性命。

贾代儒早就视之为邪祟,破口骂道:“是何妖物,若不早毁此物,遗害于世不小。”

当下便命张婆子把镜子烧了去。

那镜子乃是通灵之物,听了贾代儒之言便哭道:“谁叫你们瞧正面了!你们自己以假为真,何苦来烧我。”

只是场中之人都是肉身凡胎,都未曾听到镜子所言。

那张婆子得了吩咐,便将镜子丟入烧纸的盆中。

就在这时,那日送镜子来的跛脚道人忽的从外面跑来,嘴中喊道:“谁毁‘风月鉴’,吾来救也!”

刚至堂中,忽地“轰隆”一声惊雷大响,震的众人皆是心惊胆颤。

道人也停了步,抬头望天,只见刚才还骄阳当空的天色,此时已是乌黑一片。

只剩电闪雷鸣,那隐现于天空之中的闪电,竟有几分像张牙舞爪的巨龙。

贾代儒家前来吊唁的宾客更是被这天地异变唬得面无人色,齐齐往花厅挤去。

“怪也,怪也。”

跛脚道人目中神采奕奕,看向花厅中的黑漆棺材,口中念念有词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,好一段风流冤债。也罢!也罢!我去也。”

说完右手隔空一招,那‘风月宝鉴’便自动飞到其手中。

将手中宝镜收好,跛脚道人便出府而去。

他来去极快,府中之人竟然都未察觉。

约莫片刻,黑云散去,也不见雷电之声色,宾客们又才陆续出了花厅。

“鬼啊”

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,发声之人正是薛蟠。

此时他两股已经抖如筛糠,牙关打颤,手指着的地方正是贾瑞大体沉睡的黑漆棺材。

正要出花厅的宾客们,向着他所指方向望去,皆被吓得魂惊体颤,口中惊呼道:“鬼啊”,“诈尸了。”

一溜烟的往门外跑去。

此时那棺材盖不知何时已被掀开,一身寿衣的贾瑞正坐在棺材当中,双眼呆滞,口中却是蹦出来一句话:“贾兄放心,我必为你了结了心愿。”

薛蟠见这已死之人,竟然吐出了话,脑中轰隆乱鸣,三魂七魄皆飞,两脚一软,便昏了过去。

堂中之人也是跑了个干净,只剩了个贾代儒。

老人家却是不惊反喜,杵着拐杖靠了过来,手顺着贾瑞的胸膛往上摸,眼中热泪滚滚而落,正要开口喊一声“瑞儿。”

便听贾瑞喊道:“爷爷,孙儿累你伤心了!”

老人家听了贾瑞的话,激动的嚎哭起来:“天爷诶,真真是可怜我贾代儒孤苦,又将瑞儿还了来。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贾瑞王熙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穿越:这个红楼很危险》最新章节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