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有唯《快穿:法治在线时刻》温以浣小说免费阅读

绑匪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了一根粗粗的鞭子,向着温以浣走来,“我想想啊,这鞭子要是打在你身上的话,你细皮嫩肉的能经受得了吗?”他这话虽然是对温以浣说的,但主要是对着还没有挂电话的穆珩泽说的。温以浣之前没有

书评专区

快穿:法治在线时刻

快穿:法治在线时刻》免费阅读

绑匪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了一根粗粗的鞭子,向着温以浣走来,“我想想啊,这鞭子要是打在你身上的话,你细皮嫩肉的能经受得了吗?”

他这话虽然是对温以浣说的,但主要是对着还没有挂电话的穆珩泽说的。

温以浣之前没有仔细看,这下她打量着四周,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架子上全是刑具,有些刑具她不认识,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罢了。

这是想对她用上满清十大酷刑吗?

一声破风而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打量,同时她感觉得身体一阵剧痛,她低下头来,发现衣服破了一长道口子,皮肤出现了一道血痕,简直是惨不忍睹。

可见其是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妈的,不讲武德。

跟在绑匪后面中的有几个人对视后,正想发动偷袭。

温以浣哇的吐出来一大口热气腾腾的血,正好喷在了绑匪的脸上。

而绑匪正要发怒,温以浣又一口热气腾腾的血喷在了他的脸上。

空气中顿时一片寂静,一大片乌鸦飞过。

罪魁祸首温以浣在吐出来两口血后,歪下了头,晕了过去。

绑匪丢了手里的鞭子,抹了一把脸上的血,然后拍了拍温以浣的脸,见其没有再醒。

他不禁皱眉,他还没有把她怎么样呢,就只是打了一鞭而已。

有这么娇弱吗?

绑匪用手机拍了一张温以浣的照片发了过去,附带一句话:“哎呀,下手重了些,不过如果她死了也没什么事。”

而收到后的穆珩泽看着手机里温以浣闭着眼睛,身上是被打出血的凄惨模样。

穆珩泽眼里满是冷冽和心疼,楚家是吗?

他挂了电话,让司机继续往竞标的方向驶去。

仓库里,绑匪见其电话被挂,再看一眼温以浣,这下他的视线停留在了温以浣的脖子上。

鬼使神差的,他伸出手拎出了温以浣脖子上挂着的东西,只见红绳上挂着一个做工精致的碧绿色玉佩,在观察中,他翻过了后面,只见上面雕刻着三个字。

“楚浣浣。”绑匪念着这三个字,挺熟悉的,他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,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,他突然知道是在哪里听到了。

郁林市第一人民医院。

温以浣醒了过来,头顶上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,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,她看到自己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,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一套蓝白相间的衣服。

她立刻就知道了这里是医院,她打量着周围,病房里只有她这一张床,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,安静极了。

这个时候,从外面进来了几个人。

温以浣坐在床上盯着他们走过来。

“浣浣,我是你亲生母亲。”楚母坐下床边,伸出手要摸她的脸。

温以浣躲避了一下,她看着眼前这个打扮得像贵妇的女人,之前她在温母家里找到了那一个玉佩,看着上面的字,她就知道不简单。

根据剧情里,提到原主是被温母捡来养的,本书作者也没有提到原主的亲生父母是谁,所以在原主车祸而死后,本书作者不知什么原因就断更了。

本书作者挖坑不填坑, 写狗血剧情一绝,祝她早日穿书。

“我没有母亲,我母亲在我小时候已经死了。”温以浣疑惑的看向楚母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冒充她?”

楚母眼含泪,解释道:“都是妈妈不好,让你小时候被人贩子拐跑了,让你受了这么多的苦,你身上带着的玉佩是妈妈找人给你雕刻的。”

温以浣闻言拿出了带在脖子上的玉佩,看着上面的字:“那我是叫楚浣浣吗?”

“对,那是妈妈想了好久才给你取的名字。”楚母从包里拿出了一张表:“你看,你和你爸爸的DNA的比例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多。”

温以浣接过那张表,看着上面的证明,“原来你真的是我的妈妈,原来我还有妈妈啊。”

楚母看着温以浣因为受伤了被纱布包扎着的身体,很是心疼,“都是妈妈的错,让你受伤了,不过以后妈妈绝对不会让人再欺负你的。”

“妈,那些绑架我的人呢?”温以浣轻声道。

楚母见她叫了自己,心里满是欢喜,“那些人妈妈帮你教训了,打了他们每人五十鞭。等你好了后,妈妈带你回家。”

温以浣欣慰的点点头,不枉她吐完了那个血包。

接下来的几天里,温以浣住在这个高级病房里,除了楚母经常来探望之外,就没有人来了,她在医院里休养了几天后,就出院了。

踏进楚家的那一刻,小说剧情里果然说的不错,楚家的资本真的挺厚的,温以浣坐着的汽车大概半个小时这样才到住的别墅里。

温以浣在楚母的带领下进了她七十平方米的新房间。

粉色一片,对,不掺杂别的颜色的房间。

“喜欢吗?妈妈给你布置了很多生活用品,不够的话给妈妈说。”楚母看着神色很平静的温以浣道。

温以浣点点头。

楚母又对她说了一些话后就离开了。

房间里,温以浣躺在床上,她又想到了一个新线索,原主小时候是被人贩子拐卖的话,那就多出了一些杀害她的嫌疑人。

记得小说剧情里交代过,长大后的原主碰到过之前拐卖她的人贩子,而人贩子似乎通过某些事情认出了原主。

不过,原主在遭遇车祸的时候,人贩子是在监狱里的。这杀害原主的时间又对不上了。

温以浣又想到了一个人,原主的养母,小说里没有交代过温母是在怎样的情况下遇到原主的,那温母有嫌疑吗?原主会不会是被买来的?又是因为什么情况下温母会杀害原主?

还有穆珩泽会不会是爱而不得,黑化后杀害原主。

之前跟原主谈恋爱的陆逊廷会不会是厌倦了原主,然后分手不成,是他雇人杀害原主?

陆逊廷的未婚妻是一个善妒的女人,是不是她要扫除陆逊廷身边的莺莺燕燕,杀了最得陆逊廷宠爱的原主?

又会不会是陆母,为了儿子能娶门当户对的林柒依,见与原主说不通,就下狠手杀害原主?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有唯《快穿:法治在线时刻》温以浣小说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