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传奇刺客俏总裁(张承阳徐芷馨)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徐芷馨知道自己用了有失德行的手段是不对,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凭什么好好的约会被突如奇来的麻烦给搅了局?如果不给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些教训的话,怎么对的起保护自己的方申浩。“我已经在这个冰冷的房间里被关了

书评专区

传奇刺客俏总裁

传奇刺客俏总裁》免费阅读

徐芷馨知道自己用了有失德行的手段是不对,可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凭什么好好的约会被突如奇来的麻烦给搅了局?

如果不给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些教训的话,怎么对的起保护自己的方申浩。

“我已经在这个冰冷的房间里被关了两三天了,从进来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过,我要如何淡然处之的和你说话?”

望着眼前的女人,张承阳忽然愤懑出声:“没有吃喝的人情、冰冷刺骨的屋子、被人责打的人性,这就是你们的逼迫手段吗?”

笑声很奇妙,突然的放声大笑下,逐渐的笑成了浑身颤动,听起来很瘆人。

张承阳的笑声让女人有些悸动,呆呆的站在那里胸口起伏不断,像似被人捂住了口鼻,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张承阳在这里没吃没喝的已度过了三天,倒不是他坚持不了,只不过他要尽快出去完成调查。

然而,当他看见陈忠与徐芷馨官商勾结之后,就再不抱什么希望了,面对这么一个强势恶毒的女人,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。

俗话说,人心难测,海水难量。

饶是张承阳见惯了生死场面和人性的阴暗,依旧做不到100%的判断出一个人的内心。

果然,预想与猜测终究是事实。

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徐芷馨美眸一转,沉声问道:“表达你很无辜?很可怜?需要别人的同情?还是什么?”

一连几个问号,问的张承阳哑口无言,一时无法应对。

“能冷静一点吗?”张承阳想要制止住这种针锋相对的场面,可迎来的却是女子的一记白眼。

“有些后果你必须得承担!我从头到尾也没看出你有半分悔过之意。”徐芷馨的言语根本就不留情面。

本想平复心情,可一开口说话又变的激动起来。

就那样的狠狠盯着张承阳,她想要从对方的表情或嘴里看到或听到真诚的歉意。

“那有谁为我这三天非人的待遇来做弥补?”见女人依旧不依不饶,张承阳也有些无奈。

四目相交,他只觉得眼前的女人原本美丽的脸上却多了一些厌恶。

“这是你自找的,或者说是你时运不济。”女人再次回怼了一句实话。

“对,你说的对。”张承阳悻悻的笑着,心中充满悲凉,开口回道:“在只手遮天的权势中,再大的悔过似乎在你眼里都会显得很渺小。”

他摇头苦笑着,渐渐垂目,神情落寞的不想再去看女人的那张脸。

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落迫的样子,徐芷馨的内心一下就舒展了许多,觉得特别的解气。

“看到你现在的样子,我就觉得身心畅快。”女人再次反讽着,极力挖苦着眼前的男人。

这句话说的像似分了手的男女,心中总是盼望着对方过的不如意。

“变态!”张承阳小声嘀咕道,没想到女人有着虐人的毛病。

“你说谁变态呢?”徐芷馨愤怒的瞪着张承阳,鼻息里似喷出火来。

张承阳瞄了一眼女人,并没有回答她的这句话,只是随意的叹息一声。

“唉!谁的一生没有磕磕绊绊,顽石污水、狗屎烂泥都有可能让我摔个跟头。”张承阳再次抬起头,对视着眼前这个即厌恶的女人,一抹微讽随之而现。

伤害不大的言词,含有着极强的侮辱性。

本来他很想与徐芷馨心平气和的商量,但一碰面,任谁也不想先失了气场。

“你个无耻浑蛋!居然敢骂我。”徐芷馨顿时气足当场,暴跳如雷的仿佛失去了理智,怒指着对方的鼻子威胁道:“你信不信我找人打断你的腿?”

“我信,能让我狼狈成这个样子,我凭什么不信!”张承阳淡然一笑的回道,满脸平静。可是这番表情看在女人的眼里,心中的恼怒又更甚了。

三言两语的对话中,女人根本没有占得上风。

本想打击报复一下对方,催毁对方的心理防线,却没承想被对方给反击了。

见男人坐在那里笑而不语的平静模样,她就感觉蓄力已久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,顿时心生挫败。

从来没有这般的失态过,像是泼妇骂街,完全失了女强人该有的姿态与素养。

见到男人冲着自己怏怏一笑,徐芷馨就觉得恶心,那抹嘲讽使得她眉头一紧,良久才又展颜,一股女强人的气息骤然再升,怎么也不能弱了气势!

“只会惩口舌之快,你现是个阶下囚,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不得好过。”徐芷馨横眉冷对的威胁着对方,气场全开是女强人随时可以信手拈来的技能。

“我明白,所以我认栽。”言语突然软了下来,张承阳看到女人暴走的样子后突然话风骤转。

他知道多说无益,想着要如何去妥协。

这种心理学上的“对立冲突”与“峰值示弱”,使得女人的心陡然起伏。

“哈……哈哈……”

极具转换下的交流使得女人不由的发笑,这种突然的态度变化让人有些接受不了,前一秒还在信誓旦旦,后一秒便成了听天由命,人怎么可以如此善变?

不可思议!

“很好笑吗?”

张承阳再次仰头看着顶灯淡然发笑,希望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丝光明,稍倾过后悻悻道:“除了跳进你们早就设好的陷阱里,我好像所有的辩驳、借口与挣扎都苍白无力。所以我妥协,对不起,给你所带来的麻烦与对你朋友的伤害,我深感抱歉!”

不经意间的低落声从张承阳的口中传出,倏忽的变化激荡在了徐芷馨的心头,一种莫名的感觉卒然在她的心中浮沉。

他没想到眼前的男人会就此认命。

看着他发出无奈的笑声,徐芷馨没有感到一丝胜利的喜悦,反而心中升起了隐隐的失落感。

这种感觉很虚无,却又真实存在。

她并没有将这个男人给整倒而获得极大的快感,反而有一瞬间多了一抹同情,却是一恍而过。

摇了摇头,徐芷馨告诉自己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不能有丝毫的同情心,否则那就是对方申浩的不公。

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,她在脑海中告诫着自己,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。

商人的骨子里,决不允许!

想着前两天的事情和方申浩的伤情,她慢慢的恢复了平静,一股冷傲气息再次燃升。

“即便你道了歉,赔偿的事也没得商量!”徐芷馨仰着下巴,傲气骤燃。

“劳烦你这种明星级的人物亲自跑一趟,我心中着实是过意不去的。”这一刻,张承阳真的低下了头,颔首折服,低声微语道:“我不会赖账,只是短时间内我很难筹齐这么多钱,只希望你给我点时间。”

这种话风上的转变,使得徐芷馨微微一怔,在感到诧异的情况下,又觉得对方很可笑。

靠在椅背上的张承阳思绪惆怅,没想到踏入到新的社会是这般的狼狈。

徐芷馨捏了捏额头,看着脸上浮现一抹失落的男人,心中也开始有了一些动容。

“我也不是恶人,赔偿中的10万元误工费我替我朋友做主给你减免了,但其它该赔偿的费用则一分也不能免除,因为那些是真实性交付给医院的。可是即便如此,我又如何相信你这种人呢?”徐芷馨问,眼神中透着质疑。

听见对方减免后依旧需要赔偿40万,张承阳的心里又开始自嘲起来,即使是这样,依然没有这笔钱去赔付。

看着女人坚定的脸,他知道已经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,只有低头沉思,心里不禁的有些失落。他知道事情已经板上钉钉,再一次坐直了身体。

“我可以给你打个欠条,并且写个保证书,找警局里的人帮我们做个见证。如果我跑了或者赖账,你尽可让警察来抓我,你看这样行吗?”张承阳开口道,声音也失了刚才那般的强硬。

“欠条?保证书?哈哈 ……”徐芷馨不由的掩嘴大笑,忽地转过头盯着张承阳,道:“我经营公司这么多年,手里有坏账、烂账、欠条和保证书不计其数,你认为我会信这些?”

她在管理企业这么多年来,曾合作过许多公司,其中就有一些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破产的人,很多欠款都是收不回来的,她不信眼前这个连一件像样衣服都没有的人,不会因为压力而选择人间蒸发。

“那要怎样你才肯相信?”张承阳问。

“我不想为难你,除非拿出什么值钱或重要的东西来做抵押,否则你刚才的那些话都只是废话。”徐芷馨知道,欠条这种东西不能太相信,只有抵押值钱的东西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“抵押……”张承阳嘀咕着,脑中想着要拿什么来做抵押。

这么多年,他的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,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的随身物中有哪样东西是值四十万的。

想着的同时,眼光不由的看了徐芷馨一眼,当看到她针织帽上的那个金色的LOGO时,蓦然一顿,旋即脑中想到了什么?

难不成要将它们抵押出去?

想到这,他微微的摇头。

那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获得的荣誉,某种意义上来讲比生命还重要。

可是,不抵押这个,又能抵押什么呢?

从部队里获得的那些荣誉,很多都在被除名的那天给收回了,只留几样东西,其中就有这两枚象征他身份的特殊徽章。

一枚代表着华夏军方特殊部门的神秘组织荣耀,另一枚代表着国际黑暗势力的殿堂,是十年来所付出的青春与回忆。

脑中回忆着自己的过往,逐渐的将眉头紧皱,最后脸上浮现一抹犹豫之色。

“我有一枚纯金徽章,是我以前做生意时,一位拳击老板拿来抵债的,徽章是他当年获得的冠军奖章,听说能换一台奥迪A4。”他不想与其它人提及以前的事,只能照着档案上的资料编织了这个谎言。

“可以,拿来瞧瞧。”徐芷馨点头道。

很快,就有人将张承阳的包袱拿了进来,并为他打开了手铐。

他在包袱里翻找了一会,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带有机关密码的小木盒,将其打开,从上面的格层中拿出了一枚九菱形的金色徽章,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炫彩夺目的光芒,一眼看上去让人爱不释手。

将徽章丢到桌上,迅速的关上了木盒塞进了包里。

徐芷馨拿起桌子上的那枚徽章看了看上面的图案,不由的黛眉微蹙。

第一次见到这么怪的纯金徽章,一面雕刻着尖刀匕首的图案,外围刻着一句英文“UberSoldier”。而另一面雕刻的是一张没有五观的人脸轮廓,同样也环绕着一句英文“Nothingness”。

徽章作工精良,手指感触着上面的凹凸纹路,大梦初之,便能感受到匠心的灵魂。可是上面的图案却有些让人畏惧的,虽然雕刻的栩栩如生,但总觉得人脸轮廓的下面隐藏着一张狰狞的面孔。

呼了口气,徐芷馨将徽章在手中掂了掂,露出了一副还算满意的笑容。

这是代表国际刺客榜殿堂级的徽章,之所以敢拿它来交换,是因为全世界知道它的人不多,想来不会被轻易的暴露出去。

“嗯!还不错。”掂量着手中徽章的重量,徐芷馨撇着嘴淡淡的说道:“给我写个欠条吧,我们定个期限,半年没问题吧?”

“半年?能再多点时间吗?”张承阳犹豫其中,话语低眉,。

“不行。”女人摇摇头,语气很坚定道:“做事要讲究原则,我手上最长的账期就是半年。”

看着女人坚毅的神情,张承阳显得稍许失落,可又没别的办法,于是柔和的问道:“能分期还款吗?”

徐芷馨瞪了他一眼,抿了抿唇想了一下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徐芷馨瞥眼玩味一笑,忽地又甩过头望向张承阳:“不过我要和你算利息,就按欠款金额的日率利万分之六点五来算,直到还清为止。”

“你是真的想逼死人,这和高利贷有何区别?”张承阳怏怏问道。

“这符合法律,你没得选择!”明显不耐烦的徐芷馨,眼中透着恶毒,横眉怒目的模样掩盖了本已貌美的俏脸。

万分之六点五的日率利,虽然没有到违法的程度,但是算下来每月光利息就要还上几千块。

是的,张承阳毫无选择,在被资本与权力操控下,反抗便意味着罪加一等。

他现在身上没有钱,被部队除名,一切原有的待遇都被打回了雏形。

只有出去才能有机会赚钱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总不能从这里逃出去吧?

“好,我写!”有气无力的声音中夹杂着坚定,满面暗沉的张承阳在提笔时目光中透着一种不甘与被迫。

提起纸笔沙沙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,并咬破了手指在这张巨额欠条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。

加上父亲遗留下来的欠款,他现在已欠下了三百多万了。仿佛是虱子多了不痒,满身都是无可奈何。

徐芷馨看到男人咬破手指的这一幕也是眉头紧皱,身体不由的一颤。她没想到男人会这样做,心中莫名的产生了些许惊恐,从来没见过这么耿直的人。

心想着是不是自己不尽人情的原因,遭到了眼前这个男人的求胜之心?

“请务必保管你手中的东西,待我将欠款还清,你一定要将它还给我。”紧盯着徐芷馨的美眸,张承阳的态度坚硬无比。

“不要用你那种不满的眼神盯着我,我压根不稀罕你这个破玩意。”徐芷馨狠咬银牙,赌气成分明显加重,撇过脸甩身离去,留下一句话:“记得每月按时还款,别做老赖!”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传奇刺客俏总裁(张承阳徐芷馨)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