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白娆《快穿:病娇反派宠坏小撩精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白娆醒来时。已经从练气期初期进阶为筑基期末期。她好像爱上了这种感觉。修练真香。小黑龙在一旁守着她,看见她醒了马上嚷嚷:“阿娘,阿爹不好啦!”“你会说话?啊烬怎么不好了?”“阿爹变给我的,快去看看阿爹吧

书评专区

快穿:病娇反派宠坏小撩精

快穿:病娇反派宠坏小撩精》免费阅读

白娆醒来时。

已经从练气期初期进阶为筑基期末期。

她好像爱上了这种感觉。

修练真香。

小黑龙在一旁守着她,看见她醒了马上嚷嚷:“阿娘,阿爹不好啦!”

“你会说话?啊烬怎么不好了?”

“阿爹变给我的,快去看看阿爹吧!”

明明封印被打残了,司烬变出障眼法,伪装自己还被锁链捆着的画面。

顶头上司变阿爹,小黑龙的心情犹如过山车。

她主动来到司烬跟前。

司烬邪肆招摇的皮囊美得夸张,脸色却惨白如鬼。

可能是又在尝试突破封印。

她现在应该焦急地捏着裙角。

没错,她就这样上前问道:“啊烬,你怎这副模样,是不是很难受?”

好冷的身子,如雪原寒冰。

她怕这冷气将自己冻感冒了,将衣衫留出几件,盖住司烬身上。

一具软甜的身子抱紧了司烬,内力发动,丝丝温度拥护他。

她的身体好像认主,一抱上司烬,脑海就忍不住翻涌。

有一道声音在低语:吻他……

这样她就能拥有更高的修为。

因为她毕竟是合欢宗的人,就算无心学习也耳濡目染,弟子每日都念心法,她不参与也听了几千遍不止。

每个人都会对同修的人产生这种心情,尤其是第一个。

不行,冲动是魔鬼!她不是这种人!

她心里这样想着,身体很诚实,手按住司烬的脸。

隔着手指,轻轻一吻。

啊啊啊!自己的嘴怎么贴上去了!

可是……真的好满足啊呜呜呜。

难道司烬给她下迷魂药了?

脑海低语不停,她感觉自己要走火入魔。

司烬帮她这么多,虽然是坏蛋魔尊,可没伤她害她,不能趁人之危。

尤其这人还是魔尊!

她毅然决然地咬住自己。

直至鲜血渗出来都还在忍。

“娆娆,别咬自己了,咬……我。”冷冽又霸道的沉声唤她。

司烬将下巴抵在她的肩上,不知何时醒了。

“不……不行。”

她可以忍住的啊!

魔尊别说荤话搞破防好不好!

“我知道你不舒服,你想怎样对我,我都允你……”司烬咬着红惨了的小耳朵。

“不要!”她踉跄地从禁制逃走。

脑海中那道声音可惜地哭泣,劝她回去。

真是恼人。

司烬舔了舔嘴唇,脸色恢复如常,哪还有之前的苍白。

他挑逗玩味地哼笑道:“现在就跑这么快,以后岂不是……”

小黑龙赶紧逃离案发现场,跟上白娆。

她用冷水洗脸,脑海里的声音顿时消失,摸了摸自己的心。

呼……还在跳,而且尤为激烈。

仿佛火焰燎原,将那一星半点的苗头烧得更旺。

“啊……好奇怪的感觉耶。”

小黑龙:“阿娘……你不喜欢阿爹了吗?”

她低低回道:“我只是看他不舒服,不想折腾他。”

小黑龙的内心响起锣鼓喧天的炮仗声。

这句回答四舍五入等于她喜欢魔尊!

没错,一定是!

它决定狠狠地助攻一把!

小黑龙嘤嘤嘤地撒娇:“我想要阿爹,阿娘去找阿爹好不好?”

她应下了。

回去时,司烬并不抬头看她,眼神晦暗如夜。

她低头偷瞧司烬,见司烬睫毛颤抖,以为他还难受。

“啊烬,你还是不舒服吗?”

司烬幽怨道:“知道还不快过来。”

她忍不住发笑。

“魔尊大人不是从来不近女色吗?原来是骗人的哦。”

“此刻我是你的啊烬,不是什么狗屁魔尊。”

司烬狠起来连自己都骂。

她憋笑憋得肚子痛,还想再逗逗他。

“啊烬好会哦,能不能教教我?”

“教你什么?”

她收回表情转过身。

清澈的眼底带笑。

容颜勾起纯媚笑靥,脚踝旁的裙边摇曳百媚千娇。

一步步走向司烬。

她只到司烬的肩膀,高大的阴影笼罩,体型差绝配。

空气间弥漫着缱绻的味道。

指腹撑腰,侧滑而上,从心口,到司烬的喉结。

“教我……这个啊。”

她按住司烬的后脑勺,一口咬住纯白的耳垂。

上边有一层绒毛,沾着盈亮的水汽。

“哼,咬我这么多次,我还你一次不过分吧。”

点到为止,她立刻拉开距离。

调皮的笑音漫开。

司烬觉得,好像再多还几次,甚至几百次都甘之如饴。

勇子忍不住冒头:【呜呜呜,求求你们原地结成道侣吧。】

她看司烬脸色好多了,便问:“你什么时候能挣脱铁链?”

“等急了?放心,我现在也能满足你。”

满足个鬼哦。

小黑龙麻木的微笑,假装看不懂。

“出去以后,啊烬要做什么?”

“杀人。”

哦豁。

她能苟到现在真是玄幻奇迹。

司烬的嘴角漾着一抹妖媚的笑,眼神要夺舍般紧随她。

“怕了?”

她坚定的摇摇头。

内心深处的尖叫鸡喊破天,魔尊大人又双叒要玩游戏了!

“你怎么不劝我不要杀人?”

“你开心你随意。”

司烬发出一声暧昧婉转的“噢~”

原来她只希望自己高兴,别无所求。

难道……她心悦自己吗?所以才那么为自己着想。

一定是的。

她脸上的笑快绷不住了,这个回答的意思是反正她打不过,那可不是您高兴随意吗。

可司烬明显误会了什么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法自拔,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。

“你让我不杀谁,我就不杀谁。”

“哈?”

她迷惑的小脸挂满问号,跟不上司烬清奇的思路。

司烬蓦地勾起唇角,“受宠若惊了?”

白娆:……我受宠了?我受惊了还差不多!

“谢字也不用说了。”

白娆:……我说话了吗?

今晚她觉得司烬不太正常。

虽然本来就挺不正常的。

【噢,忘了告诉你,现在是他的心魔发作时间。】

【每到这时,定要死伤大片,血流成河,才能平息他的那一点点不愉快。】

【哈哈,现在才说,你是要我被撕成鱿鱼丝吗!】

勇子直接下线咯~

“我怎么会摊上这么个统……”

她正帮司烬捋头发,现在感觉手里拿着的不是头发,而是自己的绳命。

司烬突然发难,语气狠嗜道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她咬着下唇苦巴巴地开始想遗言,没错了,今天是自己的祭日。

“是我阿娘的祭日,也是死鬼畜生被我杀死的日子。”

“那畜生敢杀阿娘,我就杀他。”

司烬嘴里的死鬼畜生是阿爹。

一提到那畜生,司烬心中就愉快得很,那年漫天飞血,是他让畜生流的。

从此,周围的人都视十岁的司烬为魔,居然敢拭父,也将杀母的名头死死按在他的头上。

既然人人都如此想,他就成魔给所有人看。

那些议论他的,议论阿娘的,都被他杀死了。

每年心魔发作时。

血越多,越艳,他越高兴。

“世间只有你一人知道此事,因为其他知道的人都死了。”

“你听完了有什么感想?现在是不是想跑?”

司烬疯魔大笑,双眼如血月般不见眼白。

他一把捞过她的手,放在自己纤白的脖子上。

“答好了,你就掐死我。”

“若答不好……”司烬的手指在她的脖子动脉处轻碾。

呜呼~

好刺激的玩法。

莫慌,她已经习惯司烬各种作妖了。

正偏着脑袋想。

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,自以为能对别人指手画脚的人确实该死。

还有打女人的男人!不光打还杀!这种臭男人死一千遍都不过瘾!

要是没有这群臭泥烂虾,世界不知该多美妙~

她将手移上俊美的面容,拇指按压薄唇,似安抚又似迷恋。

“好厉害啊十岁杀人,我十岁还在捏泥人。”

大手将她一揽入怀,暴戾阴郁的气息铺天盖地锁住她的双唇。

随后她感到肩头一痛,热如鲜血的气息打在颈侧。

司烬眼底的魔气退散,高大的身躯将她锁死怀中。

她喘不过气来,魔尊大人能不能轻点啊呜呜呜……

深呼吸间,玫瑰花般微醺的唇有些合不上,气息是撩人心弦的甜蜜。

好像这抹红更合司烬的心意。

“真娇气……”

怎么会有一个女人,可纯可撩。

只是被咬得娇唤一声,都能将司烬的心揉得粉碎。

不出意外。

她的肩膀又多了几处红印。

流!氓!

她带着小黑龙四处转悠,熟悉熟悉环境。

抬头眺望天空,还是一片黑,连星星都看不见,只能根据记忆分辨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。

“小黑龙有翅膀,长大后可以带我飞出去看星星啦。”

小黑龙立刻用本本记下,红笔加双下划线重点知识!

【今天也是白娆母亲的祭日。】

【唔……那我替她,不对,那我尽尽孝心吧。】

她在仙界备受宠爱,不知道无父无母的痛苦。

虽然是各取所需,但就当是谢过原主借她这幅身躯吧。

“我们来做手工吧。”她轻呼一口紫云,变出一摞印有金花的红纸。

有修为就是爽歪歪~

小黑龙觉得,抱魔尊大腿,不如抱她的大腿!

现在她做什么,小黑龙就做什么,一副“母慈子孝”的相亲相爱模样。

一朵朵纸莲花栩栩如生落地,她还在纸面写了心愿:平安健康。

小黑龙真佩服她的佛系,想要的东西绝不松手,不想要的东西碰也不碰。

“天空的亿万星辰中,一定有司烬阿娘的灵魂。”

“就当这条河是天河,莲花灯会随着天河流向天空,她就可以收到啦~”

还有白娆母亲的那份。

几十盏莲花灯亮起星河璀璨。

【代入感很强,我已经开始感动了。】

【放心,你要是死了,我给你烧一万朵。】

【……我谢谢你了。】

禁制这边的司烬趁她不在。

慵懒地散着衣襟,白发如银河流凉月披着,半躺在悬浮空中的魔毯等她回来。

一抹明媚的光亮从水面远处游来。

司烬撑起身子,吟了句:“现。”

脑海中飞过白娆的姣好面容,她正半跪池边,心灵手巧地编织莲花灯。

司烬心里头有股说不出的滋味,眼神闪烁,薄唇抿成一条线。

“娆娆,你别惹我,否则……我永生永世都不会放你走。”

手一颤。

那枚写着心愿的莲花灯纸飘落。

一只大手迅速抓回,当宝贝似的死死放进怀里,与心脏紧贴。

>>>点此下载app,继续免费阅读本书<<<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文学小说 » 白娆《快穿:病娇反派宠坏小撩精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